(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中国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1926729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西部散文选刊》正在征稿中
  • “库布其酒业杯”第九届中国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 云南双柏分会

中国西部散文网

>

美文欣赏

>

正文

空山鸟语

来源:中国西部散文网
作者:淡 墨
发布时间:2016.03.07

滇南,处子般寂静的山谷,等待脚印的山径己被荒草删去,树上的松塔结了又落,落了又结。岩石是未被抚摸过的雕塑,湖泊清澈得像少女还没有被爱情阅读过的眼睛。走进这红尘罕至的深山里,你把大都会的喧嚣甩得远远的。甩掉了蜂窝煤和物价疯涨的烦恼,但你没有甩掉寂寞。寂寞的小虫子把你视野中的紫雾丹霞、孤松藤萝掏得空空的。山谷里一切寂然,一切天籁,没有旅伴,没有六弦琴,你感觉这山谷很空。
好久好久,心绪才进入一种虚静的状态。
静。一切感觉都在静谧的山谷里休眠了,只有听觉十分清醒。感觉到有一朵音符自遥远的天际诞生,声音那么悠远,那么难以捕捉,又那么美好而真实,情绪被一种抒情的韵律所躁动了。那声音是来自一只画眉还是一只百灵的舌簧?没有多久,那声音便由弱而强,由远而近,渐渐地成为悦耳的鸣唱了。那音韵十分动听,浑圆如荷叶上的水珠,一颗颗滚进湖塘,悠长如清脆的叶笛。是大自然发自肺腑的抒情么?是情感的山溪在流淌么?听得出生命委婉而又动人的震颤。可那情感经过一段短暂的流泻之后又强而弱,由近而远,渐渐地纤细得如丝如缕,最终融进遥远的苍穹里去了。
心中余韵未尽,甜甜的,反复感觉那种韵味和情绪,明白一曲清丽的歌有翅羽的携带,而在宇宙间自由地作音乐的翱翔。
而后山谷又重归于寂静了。
瞬间,又听到了山谷里不安分的“唧唧喳喳”。跃动的音符充满了希望和寻找。是生命对食物的寻找,是幼雏对母爱的寻找,是异性对爱情的寻找……饥渴的,然而又是充满生机的声音。音符的运动短促而跳荡,每一音每一韵都跃动着青春与希望,一曲感人的生命之歌。
就在这跃动的寻找声中,爆发了一声长鸣,一声悠长的呼唤。那声音像是从金属的簧片上震颤出来的,厚重而清越,悠长而嘹亮,声音中包孕着生命难耐的躁动。这是一种唤醒冲动和活力的声音,唤醒种属的声音。回应来自四面八方,像情感突破了数不清的泉眼,各色各样的音符就像珍珠泉里的水泡一样,这多姿多彩的音符在这山谷里直往外冒。听得见翅羽扇动的声音,听得见翅羽在空中滑动时空气的呼啸,所有的音浪,所有的旋律都像山溪一样一齐向山谷里汇集。声浪就像开了锅的水一样在这山谷里沸腾起来了。那啼鸣有高亢如长号的,有欢快如唢呐的,清脆如碰响的银铃,抒情似松针上滴落的情韵。此起彼落的声浪在山谷里沸沸扬扬的。
这是一个百鸟汇集,百鸟争鸣的世界。生命情感在涨潮,各种音色的荟萃,各种旋律的交响。既而,那节奏越来越快,音阶越来越高,声浪越来越大,情感的堤坝垮了,一种无拘无束的渲泄,自由自在地流淌。各种音符汇集成音乐的大潮,有万马奔腾之势,像汹涌澎湃的海洋,大自然一曲雄壮的交响诗。各种节奏的交响,多音阶的和谐,各种声部、各种调门者在这交响里融合了。旋律丰富而不杂乱,高亢激昂中又有舒缓的浅吟低唱,悠扬,协调,宫商角徵羽优美的和谐。似乎是施特劳斯在这里摆弄这些音符。
此时,只觉得血液在脉管里膨胀,青春与活力在胸中鼓荡,一种冲动,一种刺激,很想马上去做点什么。
而这澎湃的音乐的大潮有如一堆篝火,经过一段时间的燃烧后,情感像燃烧的柴薪越烧越少,音韵的火焰越来越低,声音舒缓了,旋律落潮了,大自然一部交响乐落幕了。
过了一会儿,山谷依旧鸟声不断,此起彼伏,时起时落,音韵更加节奏化、旋律化。仔细品味,那零落的鸟声又慢慢地凝聚为集中的曲调,集中的氛围了。听得出来,那是爱的倾诉,灵魂的抒写。那声音是情侣之间的戚戚私语,性与性亲切的交谈,一种软软的爱抚,甜蜜的磨缠。是交颈而鸣的恋歌,是翅羽向翅羽亮出来的暗示和哑语,是喙和喙互相摩擦出来的绝唱。情潮以一种感人的旋律一浪又一浪地漾了过来,温馨而缠绵。这鸣唱是灵魂颤栗过,情感纠缠过,心流血过,是性与性相融合才诞生的情绪。因为是从灵腑里抽出来的情丝,所以才如此缠绵悱恻,扣人心弦。这情韵委婉似山溪,飘逸如流云,有一种揪心的美。
但就在这和谐中出现了不和谐,山谷里突然“嘎——”地传来一声凄惨的长鸣。这突如其来的嘶鸣,像一匹绫罗訇然撕裂,像一枚松果陡然跌进深潭,是情感强烈震撼的绝响。细心揣度这惊心动魄的一声,知是一只美丽的飞禽——大自然一支凄婉的歌就这样了结了。个体死亡,生命长调中一个消失了的音符。
紧接着便是活着的情侣一声紧接着一声的呼鸣。声音那样急促,那样悲戚,像要喊醒什么,像要找回什么,声嘶力竭的啼鸣撕裂你的肺腑。这只孤鸟很啼鸣了一阵子。而后,也许是啼叫得太累了,也许是哀鸣得披肝沥胆了,那声音便渐渐地纤弱了下来,终至于停息了。
静。山谷里一个悠长的休止符。
 “咕——嘎!”在久久的静寂之后,又是突然凄厉的一声,一声咯血的哀鸣。那声音有如从心中咯出来的一滴鲜血,鲜红鲜红的滴落在一绢洁白的手帕上,一声凄厉的啼鸣在山谷里浸开,浸开……
一支生命和爱情的挽歌画了一个句号。
世界似乎沉默了很久,很久。
氛围很有点窒息人的呼吸,心被牵扯得生疼。在这静寂中你依旧期待着,倾听着,终于,你终于又捕捉到“唧唧唧”的一阵生命的绝唱。想象这声音,知道有一只小雏啄破了蛋壳,一轮生命的太阳自静寂和幽暗中一跃而出。一个刚刚出世的小生命“唧,唧,唧……”地用一种稚嫩的声音开始歌唱生命和世界,那声音芽苞一般鲜嫩,朝露一样新鲜,笋尖一样刚刚冒出来的音符拱动得人心痒痒的。
爱的,生命的旋律又在山谷中复苏了。
                                                                                              (选自获奖散文集《淡墨散文精品选》)

Copyright © 2015 中国西部散文网 Power by www.cnxbsww.com
中国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彩云(书画艺术总监)1360477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