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27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高宝军散文特辑/普兰街市

点击率:4131
发布时间:2016.11.03

普兰街市坐落在喜马拉雅山的峡谷中。头顶上是湛蓝的天空,脚底下是碧绿的河水,两边的雪山大得怕人,四周的景色美得醉心。水是孔雀河,藏语叫马甲藏布,著名国际河流恒河的源头;山有两座,背后是阿里第一高山纳木那尼峰,面前是中尼两国的分水岭长寿山。四周是河道上冲刷出的平台地,田野里长满了抽穗的青稞、拔节的油菜。

街不大,贯通南北两条路,纵横东西五条巷,站在前街能看到后街的尽头,走在这巷能听到那巷的市声。街上没有高楼大厦,有的只是清一色的藏式商铺。红色牌匾,方形窗棂,青砖白墙,飞檐画栋,一派古色古香。商铺密密麻麻,一家挨着一家,繁华而不显拥挤。街上很安静,没有城管交警的身影,没有占道经营的现象,也没有乱停乱泊的行为,更没有大呼小叫的市声。店铺没安防盗门,窗上没装防盗网,门都是大敞着的,但从没有丢失过东西。商品都摆在铺子里,来人自己看自己选,要买的就拿给你,不要也不会拉拉扯扯,拽着你的袖子不放手。

铺子里的货很丰富,来自好几个国家。尼泊尔手工制的木碗、铝壶、铁锅、铜铃、毛毯、皮草、银镯子、金手链,印度产的红糖、香烟、香料、茶叶、辣椒、药材、调料,伊朗的藏红花,尼泊尔的菩提籽,克什米尔的红珊瑚,拉萨的玛卡,那曲的虫草,新疆的水果,藏南的各种奇石,尽是些奇珍异宝、缺物稀品。一些大市场上不流通的东西,这里也有。商品的价格都便宜,东西都实用,货真价实。这里的商家以诚实为本、虚假为耻,他们不会让任何人砸他们的牌子,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行规——宁可不挣钱,必须讲诚信。只要有一个卖假货的,大家就会马上把他驱赶出去。经营户的生意都不错,其中数卖土特产的和卖日用品的生意最好。

比这些货物更杂的,是街上的人。当中有来神山圣湖朝圣的香客信徒,有旅游观光的国内外游客,有身着戎装的边防战士,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商人;有的是蓝眼睛高鼻梁,有的是黑皮肤瘦小个儿,有的是白皮肤黄头发,当然还是数黑头发黄皮肤的人最多。这些人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肤色和语言大不相同,但融入这里却高度地统一——因为和谐与虔诚就写在他们脸上。人们在这街市上,脚步都放得很慢,声音都压得很低,一个个都显得和蔼可亲,好像生怕惊动和吵闹了这城镇似的。店铺的台阶边上,总能看到几个斜靠着的没牙老头和闲人,眼睛看似半睁着,哈喇子流了很长,一声汽车喇叭响起,打一个失惊,睁开眼睛瞅一下,然后很快又合上了。

集市外的街道旁是一排排挺拔的普兰柳。这柳奇特,树干像南方竹,叶子则似北方柳,说灌木吧,它长得高且粗,说乔木它又是丛生的。因为是普兰县独有,故名普兰柳。这柳也扛硬,在其他树种都生存不了的特殊环境下,它却生冷不忌,枝繁叶茂。每年春天,总把一树的鲜嫩献给街头,把第一缕春风引进县城,成了报春的使者,迎春的灵物;夏秋季节,那枝儿软软地摇,叶儿款款地荡,把路人的一身疲劳、满头热汗都荡得无影无踪;冬日到来,它又把挺拔的枝干立在雪地里,任寒风劲吹,凭冰雪侵蚀,在苦难中积蓄力量。

不管冬夏春秋,天气孬好,树底下总会聚着一些人,无论社会上有了什么新闻,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抑或人们要做出什么决定,树底下一定是发布新闻的第一现场。夏季最为热闹,男男女女都来了。女人们一边在柳树下的水渠边淘米拣菜、洗衣缠线,一边东一句西一句拉着张家长李家短,评论着这个女人骚那个男人坏,说着说着就笑成一团、闹成一片;有时说到谁的痛处了,滴几点眼泪,哭过了继续说继续笑。直到哪一天说出是非了,才能安生几天。男人们多喜欢和男人们谝,端一杯茶,叼一根烟,坐在树底下把前三朝后五代能给你讲得底儿朝天:美国的大选谁是赢家,国际的油价怎么涨跌,A市的股票是牛是熊……一件件如数家珍,一样样似曾亲历,直到老婆扯开嗓子叫骂开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树下。

日头照着街心不动的时候,饭馆、茶馆和水吧里的人就多了起来。藏族同胞生性豪爽,喜酒好热闹,到街上总爱喝几口小酒,品几杯甜茶。从中午开始,人就一拨接一拨地来的来,走的走。来的都高高兴兴,走的都斜斜歪歪。正在喝酒的则把一只小木碗抡圆了掼在一块小皮垫上(一种掷骰子赌酒的玩法),打得尘土和着毛絮乱飞。有人过来观看,认得的拉着坐一块儿喝,不认得的也递你一杯茶一杯酒,憨实的笑容里蕴含着无比的真诚。一个小餐馆的门口,几个人争着开钱,打架似的,把一个正噙着母亲奶头吃奶的小娃娃吓得张开嘴就号;一只卧在门口的狗受了惊吓,猛一冲爬起来,穿过街道向远处的巷子里逃去,跑出巷口才回头看了一眼。

开饭馆的多是些四川和陕西人,吃饭的也基本是来这里打工经商的老乡,显得格外的熟。见了面,先厮骂调笑一通,再开始吃饭,桌子闲了坐桌子前吃,没桌子了就站脚地吃,主人忙不过来了,他们也搭一把手,给客人倒茶端饭,给店主剥葱捣蒜,自家人一般。四川开饭馆的多是些女老板,人长得精瘦精瘦,但一个个深谙经商之道。她们干净利落,勤快大方,一见面就和你熟得不得了,大哥大叔叫个不停。如果见你是外地人,她们一边手脚麻利地给你做饭,一边给你讲述转神山是怎么个转法,朝圣湖要做什么准备,土特产哪一家货真价实,住酒店哪一家经济实惠,把你的钱赚了,给朋友把生意介绍了,还让你觉得十万分的满意。陕西开饭馆的多是些卖面食的大老爷们,开朗大气,谈笑风生,最大的爱好是海吹。几句话对路了,一边熟练地给你削面炝汤,一边就给你无边无际地侃周秦汉唐,末了,有钱了给两个,没钱了就交个朋友。来这里吃饭,总能见到几个蹲在门外台阶上吃面的人,这是开饭馆的人的陕西乡党,他们习惯蹲着吃而不习惯坐着吃。他们一碗面到嘴里能吃得山响,一个馍夹几筷子辣椒三两口塞进肚里,惹得其他吃饭人不由得回过头看他们的吃相。

最有意思的,当数前街头上的国际市场了。乍一听这名字,气势宏大,一种全球感马上涌上心头,而真正到市场一看,就发现这国际市场真有点对不住这名字了。地也就十来亩的面积,房是百十间的规模,且都是一层高的土木结构或砖混结构的平房,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普通农贸市场的标准。但不论规模大小、品位高低,商户们做的倒是些国际生意。每一年,在普兰做生意的几百户尼泊尔、印度商人,都把他们的土特产、手工艺品用马驮羊捎人工背的方式运到普兰,然后把在普兰购买的特产、百货运到他们的国家。虽然苦一些难一些,但这些在国际市场上做生意的人们,既把这个市场当成了家,也把这种营生当成了业。因为,一则靠普兰的尼泊尔和印度边境地区,条件都比较艰苦,边民都比较贫困,能做这样生意的人,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二则由于我们国家不收税,不缴费,对待外国商人有很多优惠政策,凡做生意的人都不同程度赚了钱。

在这个市场上,三个国家的生意人,能说几种语言,会做几个国家的饭菜,文化上更是保持了高度的融合和包容,有的人几乎没有了国界之分。由于成天在一块儿厮混,大家都特别熟,谁都知道谁的家底薄厚,谁都晓得谁的个人秘密,所以就处得非常和谐,没有抢生意使奸诈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谁能做得出这些事?谁家老人去世了,孩子生病了,或有什么七灾八难的,大伙共同帮凑,有悲同叹气,没有人袖手旁观;谁家娶媳妇了,嫁女儿了,添孙子了,有喜齐开心。青年男女们更是没有距离,成天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成跨国婚姻,谈跨国恋爱,早就习以为常。至于那些跨国的婚外情之类,人们也已见怪不怪,谈论时像说平常事一样。

下午的时候,街上的人逐渐少了,人们由城里慢慢地消失在各沟拐岔和街巷村落。太阳从西边的雪山口斜射过来,县城里半边是红的,半边是黑的,街市就更安静了。四山的鸟儿三三两两地飞回县城四周崖壁的山窟窿中,不进窝,蹲在洞口叽叽咕咕地叫,扑棱着翅膀用嘴啄痒痒。一只老鹰从远山破城堡的土墙上斜刺着冲下来,定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像挂在天上似的。对面山坡上,一只长角公岩羊攀上山巅,弯过脖子,竖起前腿,用长角去逗戏后面攀登上来的母羊。远处的贤柏林寺,绵长的钟声又响了起来,时而感到很远,时而又觉得在跟前。

傍晚,太阳落山,暮色四合,本该是街市安静的时候,却又一次掀起了高潮,人们一齐拥向广场跳锅庄舞。在这个歌舞之乡,锅庄舞没人不喜欢,没人不会跳。只要音乐一响,不管是城里的乡下的,当官的揽工的,年老的年幼的,都随着旋律忘情地舞起来。不炫耀舞姿,只为了开心,谁把谁踩了一脚或碰了一下,都不介意,相互对视着笑一下就过去了。有一个老太太腿脚不便了,看起来一瘸一拐,但仍然在尽情地跳,小孙子跟在屁股后捣乱,她回头笑着看一眼,又接着跳。小孙子不哭不闹,也跟在奶奶的身前身后绕圈圈,虽然跌倒了,很快又爬起来。

等到广场上的锅庄舞停了,普兰的街市也彻底安静了下来。暮霭模糊了远山,夜色笼罩了大地,只有孔雀河一路向南奔腾的水声一如既往,时有一两声野狗的号叫和孤雁的悲鸣从夜幕里传来,更衬出高原的宽广和夜幕的深邃。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