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41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高宝军散文特辑/无人区

点击率:4200
发布时间:2016.11.03

行走在藏西高原的马攸木无人区,给人的感觉像走进了刚退潮的海滩。明明是海拔五千多米的地方,但卵石却多得出奇。大的如磨盘大,小的像拳头小,圆格臼臼形,光不溜溜面,一块挨一块地挤,石缝里偶尔还能觅得贝的壳、鱼的鳞等化石,怎么看怎么像个海底。

一些细矮细矮的针尖草,长在石泡子中间,稀稀拉拉地似有似无。站远了看,它是长草的,还有一点浅浅的绿,但走近了找,又不见几根。三两只鼠兔在石头林里穿梭,颜色和石头已融为一体,只有那影子一晃一晃地闪,才叫人看到了它的存在。一只隼在石头上蹲着,目光专注,翅膀微翘,一副随时准备发起进攻的样子。车子的突然到来,隼“呼”地一声窜起,半空中旋了几个圈儿,又落在了另一块石头上,眼神里流露出几分不悦意。

车子在这石头滩里绕来绕去,颠得人晕晕乎乎,半天时间过去了,就是出不去。人们都骂:这地方还是个地方?临近晌午时分,总算是出了乱石头滩,司机说:“到了雅鲁藏布江的源头。”说是到了源头,但真正到源头,我们又足足开车走了两三个小时。同行的确巴副县长告诉我们:“这一带统称杰玛央宗,是藏羚羊产羔区。每一年到了藏羚羊产羔期,成千上万的藏羚羊就会从羌塘草原迁徙到这里,产完羔后再返回去。”我仔细端祥,这地方天很高,云很白,空气里干净得似乎没有一点杂质,而且地势也开阔,还真是一个藏羚羊繁殖的好地方。

在高原上行驶让人很着急,但越期待早点到达越觉得到达得慢。总以为目标就在前面,但翻过一座平冈不到,又翻过一座平冈还不到,几个平冈翻过去,人便走得没有了一点兴趣。我们也不再期待,一个个昏昏欲睡,车子在转弯处颠了一下,我沉重地抬眼皮瞅一眼窗外,却看到了意外的新奇。藏羚羊长腿长角,三二百一大群,四五十一小股,由于棕红的毛色和遍地的卵石茅草颜色相近,远处看不到,等车子驶近了,它们就前腿紧绷,后腿直蹬,腰身拱成一张弓,一纵身便是丈余远,云彩一样飘向了远方,身后掀着一股淡淡的黄尘。藏野驴比家养驴个头大,毛丝粗,毛色灰中泛红。它们不太怕人,成群成群地在草地上游荡,或吃草撒欢,或平躺着打滚儿,见车子驶来,向远处跑几步继续吃草撒欢打滚儿。野牦牛都是些小群体,个头高,力气大,多为黑色,生性倔犟但最怕人,远远地看见车子便跑开了,有一次因距离太近跑不及了,一只公野牦牛竟掉头向车子撞来,吓得司机连忙扭转方向往回逃。几个人受了惊吓,都说常听有牦牛顶翻车子的事,今天还真给我们遇上了,好在车子还没有被顶翻。

杰玛央宗是喜马拉雅山系,地平坦开阔,山连绵雄伟。远处的山脉一列列成排,近处的奇峰一尊尊险峻,山色像火烧过的石头一样焦灼,山形如猛兽群舞一般张扬,刀背子一样的山脊齐扎扎地戳在人的眼前,逼得人呼吸都感到憋气。豁豁牙牙的山口上,盖一层皑皑的白雪,幽深的沟壑间,铺一川厚厚的白冰,雪白得干净纯粹,冰白得晶莹剔透,看一眼就让人觉得浑身发冷。山根底是一些碎石和泥石流滑出的印子,四条冰川的河流便顺着冰缝和石头的间隙往下流,由细到粗,由浊到清,大约流了十来公里的路程后,汇集成一个叫股如交措的湖泊,流满了就冲出一个豁口往出溢,这便是雅鲁藏布江的源头马泉河了。

马泉河水势平缓,但流量很大,绿汪汪地在长满青草的石子滩里流淌,时而像一条蟒蛇在蜿蜒,时而似一条玉带在飞舞,阳光下的碧波如同撒一层碎银般耀眼。河畔上蹲一些野鸭子,很专注地在草丛中啄虫子吃,见了人便扑楞着翅膀飞到了河对岸。清澈的河水里,几只尖刀子状的黑脊梁鱼逆流而上,摇头摆尾,投一块石子进去,便“嗖”地滑向远处,水面上连个波纹都不起。

顺着马泉河往回走,我们路过马攸木黄金矿区。这里是一片戈壁草滩,车子行走在上面,像一只大海里的小船,只能慢慢悠悠地飘,颠颠簸簸地荡。正是下午的时候,太阳蔫溜溜地挂在西天,没有多少光芒,照得整个戈壁滩懒洋洋的,十里八里见不上个人影,动物也很少,只有一两只狐狸或野兔闪现,但一眨眼就不知了去向。路边的沟壑山坳间,时常能见到一些采挖后的痕迹,坑坑洼洼地不平。它是马攸木金矿古采区,这里的地下埋藏着一层厚厚的黄金,直至今日仍有很多盗采者冒着生命危险进行非法采金。

出矿区不远便有了人烟,草地上有羊子和牦牛吃草,山坳间能见到一两顶蓝色或白色的帐篷,淡淡的青烟便从篷顶上直端端升起,一派安静恬淡的景象。刚走出这个有牛羊也有帐篷的地方,阳光下的紫气中隐约发现前边有一座古城堡,城墙厚重,城楼高耸,几处断壁残垣显得格外的清晰,边上似乎还有几座破旧的古庙……等走近了看,这地方仍是一片戈壁草滩,那古城堡又隐隐约约在远处的紫气中出现,直走了大半天,最终也没见到个古城堡。问及同行人,都说能看到,原因说不清,这时大家才明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海市蜃楼。

往回再行进一程,戈壁滩上的草低了,地皮上的色白了,白花花的盐碱,似深秋里的浓霜,如严冬里的薄雪,斑斑驳驳地铺一层向远处延伸。站在高处往低看,这地方就像一个沉洋芋粉的盆子,那“淀粉”是从四处漫流到盆底的,痕迹十分清楚,颜色有点模糊; 换一个角度往远看,这地方又像一个盐湖,茅草如湖水,白絮似盐波,风一吹白浪便一涌一涌地往前推。人行其间,如在浪中,一些白絮团儿就在眼前飞舞,轻轻的,柔柔的,耀得人满脑子发晕。盐碱地上的草也清一色的白,远看雪白,近看灰白,细看惨白,软塌塌地伏在地皮上,没有了一点生气和活力。问同行人草为何名?答曰地皮草,何门何科,就没个人知道。正在议论,远处的白草却动了起来,定睛一眼,原来是几只白屁股藏原羚舔碱尘,见有人车到来,便竖起耳朵一动不动地看人,猛地撂开四蹄,像幽灵一样消失在灰茫茫的原野上。

一个山崾岘口的路边,一只白色的野狼咬死了两只绵羊,正在大口大口地嚼咽羊肉。见有车子到来,野狼缩了缩身子,挺了挺脖子,长嘴巴呲咧了几下一看不管用,叼起一只羊子的尸体转身就跑。跑了几步,见车子比它跑得还快,便放弃了这顿到口的美食,冲上山圪梁,边跑边回头看,眼里射出一股蓝幽幽的光,一幅不甘心的样子。

快出无人区的时候,戈壁滩上的草茂盛了许多,石头也多了一些,还出现了一些灌木。这灌木叫荆棘尔,枝儿灰褐,叶儿黑红,矮矮地爬在地皮上,虽然只有一二尺高的个头,但根系却出奇地发达。每一丛下边,都盘虬着一大堆乱根,每堆乱根都固定着一个沙丘,这沙丘从地面突出来,一个挨一个纵向排开,遥遥地延伸到草原的尽头。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阳光从侧面一照,向阳处明得发亮,背阴处黑得深邃,更让人觉得这无人区神秘莫测。几只鸟儿一会儿跃上枝头,一会儿落到地上, “叽叽啾啾”叫个不停,给这里添加了些许生机。见鸟儿长得俊样,我撵着去看,鸟儿便扑楞着翅膀飞走了,草丛中落下一两根灰白的羽毛。看看无趣,我便踽踽地在乱石头丛中往回返,忽然 “轰”地一声闷响,一群呱呱鸡从脚下轰然飞起,吓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暗骂这畜生出现得竟是这般的突然。这滑稽相,逗得司机洛桑在不远处笑得跌倒了又爬起,爬起来又跌倒。

直到天黑透的时候,我们的车子才驶出无人区,一轮瘦括号状的月牙浅浅地挂在雪山口,夜幕中的无人区有一种死一般的静寂。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