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21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高宝军散文特辑/普兰的味道

点击率:3861
发布时间:2016.11.03

普兰有自己的味道,这是我的鼻子告诉我的。

在这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除了眼睛看耳朵听之外,只要用鼻子闻一闻,我同样能知道许多事情。

一股一股的鱼腥味灌进我的鼻子,我知道那是圣湖里下了雨,降雨是多少,持续有多长,当下是晴还是阴,我在鱼腥味里觅得到。一缕一缕的青草味飘进我的鼻腔,我清楚那是草原上起了风,风力够几级,风起哪座山,风速在增或是减,我会在青草味里找答案。一波接一波的泥土味直往我鼻子里钻,我知道那是孔雀河里涨了水,不用看,水位到了什么点,泥沙含量是多少,我会估摸得丝毫不差。一浪连一浪的庄稼味浸入我的鼻孔,我能准确地判断出赤德村的青稞在拔节,多油村的油菜在扬花,西德村的豌豆在扯蔓,或是吉让村的新菜正出园。

一袭奶膻味老远和着风卷来,我知道霍尔乡牧区要来人了。风过处,一辆三轮车满载着霍尔乡牧民从街头上驶来,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味,和先前我闻到的没有一丝区别。办公室小刘送我一纸袋风干牛肉,让我当干粮吃。打开袋子,我闻道这干牛肉有一股子水坝上的青草味,随口告诉他这是科迦村买的。他惊讶地问我怎么知道?我说你们乡下跑得少,科迦村的牧民身上有这种味,牛羊身上有这种味,每一个家户里也有这种味。

在地区的一家饭馆里,几个穿藏袍的胖女人把我挤在饭桌中间,她们身上散发出的味道把我挤得更严。我几年就是在这种气味中工作生活的。我问她们是普兰哪里人?她们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普兰人?”我指了指鼻子说:“它告诉我的。”其实,我身上也有这种气味,我自己闻不到,回到内地时亲戚朋友都闻得到,说我身上有股藏民味。这没有办法,一个人的气味里,肯定有他在一个地方吃的喝的和呼吸的空气,以及周边人或物传播给他的气味,你就是一天水里泡三次也洗不掉的。

在早晚的各种炊烟中,我能准确地从它们的味道中分辨出每一缕来自何方。蓝中泛青、青中带紫的炊烟,我知道那是从乡下庄户里飘来的。这味道里有秸秆的清寡,有牛粪的清香,和着酥油茶的甘甜,掺着牛羊奶的嫩鲜,看着是一种意境,闻着是一种舒恬。色浓艳而味浓烈的,我知道那是城镇里的炊烟。这味道里有煤炭的焦灼,有油气的苦涩,混着山南海北的饭香,裹着乱七八糟的气味,闻着感觉刺鼻,吸到肚里反胃。忽浓忽淡、时甜时咸的味道,那是城乡混合在一起的炊烟。它们像约好的一样,城里的向村外飘,村外的向城里窜,三飘两窜,就在一些避风的折湾子里碰到了一起,像情侣幽会一样缠缠绵绵。尽管它们搅在了一起,混成了一团,但我还是在这种混合味里能分得清哪一股是乡村味,哪一股是城镇味。

普兰的牛羊牲口叫声也有味道,只是别人可能闻不到。羊咩声是甜的。“咩”的一声一叫开,紧接着后面的“咩—咩—咩”就粘得像糖一样,丝丝蔓蔓地不能撕扯开来。狗咬声是咸的。“汪—汪”地一声接一声,直往人嗓子眼里钻,几声咬过之后,你的嗓子就干得像撒了盐一样,咸得张不开来。牛叫声是苦的。“哞”的一声叫出去之后,就苦涩得只有出声没有回气,无遮无挡地向远处飘去,听得人直能一口一口往肚里咽苦水。鸡叫声是酸的。“唔—唔—唔”一声鸣叫,直冲冲地冲出去,似乎能把天戳一个窟窿,又像谁把一勺子陈醋倒进了自己的耳朵,酸得人鼻子眼睛都流泪,浑身上下直哆嗦。

其实,在普兰,我还能闻到三轮车过街有一种煮饭焦糊味,女人骂孩子有一种爆炒麻辣味,和尚敲木鱼有一种慢火炖肉味,广场锅庄舞有一种烧烤孜然味……这些味,你要是也想闻得到,就多在普兰呆些时日。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