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69983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高宝军散文特辑/穹窿银城

点击率:3872
发布时间:2016.11.03

藏西札达县境内的穹窿银城,名气非常大,常听人提起。2015年秋季的一个周末,我相约几个朋友去了一趟。

听说路远,我们半夜里就从普兰出发,东方才露鱼肚白,就从噶尔县的门寺乡拐进象泉河峡谷。石峡在这里出奇地窄,两面峭壁刀立,壁上怪石狰狞,石上黑苔斑驳,向前看两边的崖壁实实地挤在一起,走跟前才发现一条窄路夹在石缝间努力地爬蜒,像扔在灌木丛中的羊肠子一样可怜。路边就是象泉河,河水翻着一波一波的白浪,发出哗啦哗啦的闷响,一股股凉风从车内直往窗外扯,像是要把人往河谷里拽去一样。就这样在河床里七弯八拐地颠簸了好一阵,天由黑变明,路由颠变平,两边夹壁渐远,地势由窄变宽,早晨的时候来到了一个叫曲龙的村子。

这曲龙村的地势也怪,对面是一排银色的土林,背后是一座雄伟的雪山,中间是一个大平台,平台四周横躺着一些不规则的巨石,村子就在巨石圈起来的空地上。村子不大,依公路为院落,三二十户成规模,土木结构的平房,清一色藏式风格,不是太整齐但很有特色。正值晨光露头的时间,太阳把第一束光芒射过来,村子里炊烟袅袅,河谷中经幡猎猎,整个村子显得雾腾腾的神秘。我们向一位身着藏袍的老人打问穹窿银城,老人手一扬指向河对面:“这不就是穹窿银城吗?曲龙就是穹窿,只是个发音的问题,穹窿城就是因曲龙村而得名。”这时我果然看到对面的土林中隐约有一些建筑物,由于和土林色彩相近,不注意很难看清。

顺着老人指点的方向,我们不到五分钟就来到了穹窿银城。从沟底往上仰视,城堡随山形而筑,依地势而建,雄伟地耸立在土林的山巅和平台之间。千万年来雨水冲刷形成的土林群,如身披银盔银甲的守城卫士,加上这些古象雄王国时期的建筑遗痕,更显得威武而厚重。远处看不经意,顺着城堡的土台阶住上走,更感觉到这里地势险峻得怕人。路很窄,城很高,走一阵就累得人气喘吁吁。本想着坐下来歇一歇,一看脚底下两边都是几十丈高的悬崖,就不由得腿肚子打颤,一个个弯曲下腰身,手抠着土坎一步步往上挪,汗水顺着头发梢子往下滴,鸡皮疙瘩沿着胳膊往周身扩,费了好大劲总算是攀登了上去。

关于穹窿银城,学界有两种说法:一种说这是穹窿银城的遗迹,就是当年古象雄王国的都城,寓意大鹏鸟居住的地方;另一种说穹窿银城的遗址在噶尔县的卡尔东山上,这里只是古象雄王国的一个部落头领镇守的城堡。不管哪一种说法正确,我不去考究,但这座城堡修建于三千多年前的古象雄时期,确是没有任何的争议。想当年,这个西藏本土古老佛教雍仲本教的发祥地,能建造这么一座规模宏大的城堡,足以说明它的地理位置之重要,经济文化之繁荣。

古城堡看上去有些破旧,破旧得几乎看不到它的原型和轮廓。各种建筑就横七竖八地错落在土林的各个角落,有的已经坍塌,有的只存残迹,虽然规模很大,气势不小,但看到的却很少,除了一些破砖碎瓦,再就是一孔孔洞窟。洞窟里,老鼠在墙壁上打洞,山雀在屋檐下筑巢,蜘蛛网密密地盘缠在顶上,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呛人的腐朽味。一只老鹰在不远处的断垣上孤零零地蹲着,以为是一块土疙瘩,等走得近了,才见它黄眼睛一忽闪,翅膀一扇便慢腾腾地飞走了。

站在城堡遗址上朝远处望去,银灰色的山峦连绵起伏,豁豁牙牙的山体不断向前延伸,绿汪汪的一河槽碧水欢奔着向下游流去。几个牧人骑着枣红色的骏马,赶着牛羊出了圈,顺着河畔的村道卷去,不一会儿便散布在各沟岔拐的山坳间,河谷中只留下一股股黄尘和一声声藏歌在半空中飘,飘着飘着就飘得不见了踪影,没有了声音。

城堡下面是一个乱石滩,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石头铺了一地,或光滑圆沉,或色彩炫丽,或纹理奇特,或俊美飘逸,好像走进了海底世界。札达的石头奇,我是知道的,但总以为要到专门一个什么地方去才能见到,没想到它遍地都是,而且漂亮到这般地步。我们几个便顺着河滩拣拾开了,大约不到一个小时,大家都拣到了很多,唯有我好像猴子扳包谷一样,拣起这个,放下那个,一路拣来换去,最后只落下两块小石头。我们把拣到的石头放水里一洗,这石头越发鲜亮奇妙了。粗一看,红的如火,白的似雪,绿的深沉,黄的剔透,蓝中带青,紫中含粉;细一看,上面竟有天然图画,有的似佛像群雕,有的像振翅雄鹰,有的如骏马奔腾……几个人都觉得自己拣到的少,刚歇息不久,又有人在周围开始拣了。只要有一个带头的,大家又拣了起来,不一会儿每人又抱来一大堆,往车子的后备箱里装。一个个笑逐颜开,像得了宝似的,只有司机想不通,一边收拾后备箱,一边低着声念叨:“这东西到处都是,不知道你们要它做什么?”

石头滩右侧的山崖根,是一排朱红色的佛塔。塔顶上的砖块残缺了很多,塔身的泥皮也脱落了不少,最边上的两个已经塌了半边,塔上的风马旗和白哈达已经成了看不出颜色的碎布条了,褴褴缕缕的,在风中一扯一扯地忽了,一会儿缠上塔尖,一会儿扑向塔底,显得孤寂而无聊。两个藏族老太太眯着眼睛在塔根底靠着,像是睡着了,但手中的转经筒却有节奏地转着,上面有乌鸦飞起,蹬落的小土疙瘩落在脚下,她们抬头看了看,慢慢地站起来,慢慢地直起腰,慢慢地走了。

离佛塔不远的草甸上,卧着一只狐狸,毛色棕红,尾梢轻摇,眼睛定定地盯着几米外的一个小洞。洞里钻出一只旱獭,毛色麻红,四蹄短小,身体粗硕,猫儿般大小,浑身滚圆滚圆地肥。它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这边看看,那边嗅嗅,最后出溜溜地朝前边扭去,原来那里有一块西瓜皮。就在它刚接近西瓜皮的当儿,狐狸一跃而起,闪电一般朝它扑去,扬起的黄尘将它们一齐淹没,黄尘中传来“吱吱”的叫声。正在我们惊叹狐狸的迅疾,为旱獭的命运担忧时,那旱獭冲出黄尘一闪身又钻回了洞里。狐狸追了过来,撅着屁股用两只爪子在洞口狠刨,气急败坏的样子。刨了半天也没见刨出个结果,便长拖尾巴,大张嘴巴,吐出红红的舌头,松腰散胯地朝远处去了,嘴角上吊着的哈拉子在强烈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这时候已是大中午了,太阳很毒,我们很累,就上车离开。城头上又有苍鹰的盘旋,洞窟中又传来野鸽的低吟,这座饱经沧桑的古城又恢复了它的宁静。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