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70074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高宝军散文特辑/睡梦中的赤德村

点击率:4109
发布时间:2016.11.03

二○一六年夏季的一个小晌午前后,我来到普兰镇的赤德村。

村子静静地躺在喜马拉雅雪山下,静静地像是睡在梦中。一条通往村里的水泥路直端端地向前延伸,一到村里便分成七股八叉。路面被风吹得干干净净,见不到遗落的柴草和石子,看不到人的踪迹和牲口的蹄印,只有一股子似云如烟的白气在路面上冉冉升腾。路边的杂草显得蔫不拉唧,平面落满了尘土,仄面翻出了灰白。

一道清澈的水渠绕着村庄汩汩流淌,平缓处流成绸缎样,急陡处翻着白浪花。村子里冒出一簇一簇的当地柳树,每一簇树荫下就是一户人家。光线一匝一匝从东边往西边挪,温度一点一点从清凉向炎热升。树呆呆地愣在那里,叶儿不见动,梢儿不见摇,用身子为庄院遮出了一片荫凉。

树荫下大门紧闭,院落空空。几只麻雀悄悄地从房檐上飞起,无声地落在墙头,抬头向院子里瞅瞅,低头向院墙外望望,“叽叽喳喳”鸣叫了几声。一只花狸猫懒懒地卧在墙根,半睁着眼睛看了看麻雀,很快又闭上,显然是眼皮子沉重,直到麻雀又悄悄地飞回房檐,也没再往开睁一下。院外草垛旁的背阴处,几只麻色的鸡用爪子刨着湿土,翅膀扑沓在湿地上降温,一只芦花公鸡伸长脖子叫了一声,也急匆匆地卧在一抔湿土堆当中。

水渠边漏出的水积成一个坑池,几头猪泡在了里头,水搅得浑黄,泥踩得肮脏,冒着热气的粪便撒落在坑池边上。这些猪后半身浸在水里,前半身粘满黄泥,但嘴却不闲,这个拱拱那个的屁股,那个啃啃这个的脖颈,唏唏哼哼像是在议论它们的主人。

一户人家的院门前走过一头牛,一只狗便冲上去狂咬。显然,这头牛进入了狗的领地。双方僵持了一阵后,牛转身走了,狗尾巴摇了摇,一纵身跳上门口的土圪塄。树荫下的一块石头旁,一个老太太手里缠着毛线,头一点一点地打盹。听见狗咬声,一个激灵抬起头,看见是一头牛后,又继续打盹。

被狗咬声惊动的,还有地里干活的人们,庄稼地里探出几个人的脑袋,一齐向村里张望。望一眼,又一头扎进庄稼地里忙活。他们谁也不会操心村庄里来了贼,不会担心谁把他们的东西破坏,他们把村庄就交给了白天,相信白天不会辜负他们。

半人高的青稞地里,几头黑牦牛拖着尾巴吃草。以为它们掉了队或离了群,去赶,那牛便怒目而视,乍起两只角随时准备进攻。留心看,才发现它们只吃草没有吃青稞。嫩黄嫩黄的油菜地畔,几只小羊羔啃着青草,吃一气跑渠边低头喝几口水,既不进地里也不吃油菜。靠河边的菜园里,各种蔬菜秆儿青翠,叶儿鲜嫩,畦行中走过来几匹马,埋着头吃畦边的嫩草,谁也不把嘴伸向近在嘴边的菜地。它们明白哪个是自己能吃的,哪个是自己不能吃的,这是它们做马的原则。

对面石崖旁的山嘴上,一座古庙孤零零地耸立。朱红的庙门紧闭,灰暗的梁柱漆皮斑驳,一堵土墙在边上摇摇欲坠。屋顶上横七竖八地挂着些风马旗,顶着骄阳放光,迎着清风招展,“啪啪啪”响成一片。半崖上的泉水边,一个穿着红袈裟的老喇嘛正背着水桶,步履蹒跚地向着山巅攀登。

靠河边滩里,有一片紫花苜蓿,闻起来喷香,看上去赏目。一群蜜蜂在花尖上嬉戏,几只蝴蝶在枝头上翻飞,不知名的草虫声一波一波地从根部响起。一股清风从我的面颊上拂过,顿觉周身爽快。这时候,我又听到了田里的青稞拔节声,地里的菜花吐蕊声,地头的小鸟鸣叫声,空气的徐徐流动声。我害怕自己的呼吸搅乱了这天籁般的宁静,悄悄地调转身子,静静地走出村庄。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