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598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哭泣的烟蒂(李彦军)

点击率:4324
发布时间:2016.11.03

屋里烟气缭绕,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呛人烟味。缕缕烟气从我模糊的眼前掠过,透过飘散迷绕的烟雾,我看到父亲曾经那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早已布满榆树皮般粗糙皱裂的老茧子,仿佛无限沧桑留下的斑驳印痕;曾经那满头乌黑的青丝,如今已是银发丝丝,掩盖不住岁月风霜的无情侵蚀;曾经那伟岸坚挺的脊背,开始变得无法挺直,不能承受生活压力的沉重负荷……

时至今日,我仍然清晰记得那个炎热夏天里发生的事情,感觉就像昨天刚刚经历一样。立夏之后,一天比一天热,酷热的阳光像是要把大地烤干撕裂,蝉儿不知疲倦地鸣叫着,田里晒得早已翻卷了叶子的玉米勉强支撑着耷拉的枝杆,一浪接一浪的闷热气息几乎使人窒息。随着芒种悄然而至,一年一度的高考也如约来临,十二个春秋的寒窗苦读,在黑色六月凝聚的光阴中即将画上一个短暂的句号。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庄稼户里出生的孩子,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卯足了劲拼命地努力学习,这次考试我准备的很充分,可以说是胜券在握。递交了最后一科的试卷,紧绷的神经突然就松弛下来,昔日的紧张完全没有了。我迈着轻快步伐,坦然走出考场,那一刻就如同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的战役缓缓落下帷幕,感觉自己距离跨入梦想中的象牙塔越来越近。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而贫穷的小村庄,在我小的时候,母亲因病长期卧床在家,可怜的父亲一个人艰辛地支撑着整个家庭。在这十几年并不轻松的生活中,硬是父亲一手把我和妹妹拉扯大。为了供我们读书,他除了在地里辛勤劳动,还在农闲时间打点零工。现实是残酷和不幸的,家里柴米油盐需要钱,母亲看病吃药需要钱,我和妹妹上学需要钱,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全压在父亲身上。父亲从不把这些压力在我们面前透露一点,一直是自己在默默地承受一切。他缓解压力的方式就是抽支烟,时间久了,慢慢养成了抽烟的习惯。他抽的烟都是一些廉价烟,在他抽烟的时候,我总能闻到一股刺鼻辣嗓的呛人味。由于长期抽烟,他的右手手指和指甲都被熏黄了,仿佛是岁月沧桑默默刻在他身上的烙印。

生活就是这样的真实,不管多残酷我们都得去面对。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填写报考志愿后,我不敢有丝毫懈怠,急急忙忙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直奔市郊一个建筑工地开始做零活。

刚刚告别黑色压抑的日子,无奈的生活迫使我不得不顶着烈日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工地上的生活是艰辛的,也是充满激情的。漫漫泥沙覆盖着地面,尘土在空气中肆意飞扬,各种机器的声音喧嚣聒噪,拌和机的搅拌声、装载机的轰鸣声、运输机的鸣笛声……紧锣密鼓似的一阵盖过一阵,工地上到处呈现出一派忙忙碌碌的景象。

赤球似的太阳投下的毒辣的白光,像麦芒尖一样罩住了我。地面上的燥热从鞋底导入,炙烤着我滚烫的脚底板,我使尽浑身力气推着灰斗车,车里堆着像小山一般高的沙子、砖块。在搬运途中,轰鸣的运输汽车时常会从我身边驶过,一股股尘土夹杂着烟气扑面而来,根本来不及躲避,让我苦不堪言。每天除了两次吃饭时间能略微休息,从早晨到晚上始终是高强度的操磨,一刻也停歇不得。有的时候,工头也会另外分派些活计给我,比如錾削墙面。我站在脚手架上,一手拿着铁锤,一手拿着錾子,仔细錾削水泥墙面上那些凸起的部分,嘡嘡嘡的敲击声均匀有力连续不绝,墙体上一片片凸起的部分被我削平了,可生活中的不平却让我无能为力。我的身躯颤颤巍巍站在脚手架上,既要挥动沉重的铁锤,又要准确击打錾子,那时候我真替自己担心,担心自己会不小心摔下来。

工地生活虽然是艰苦的,但它锻炼了我的意志;虽然很是烦躁,却使我更加懂得珍惜生活。在建筑工地打零工的日子里,阳光用灼热的大手整日炙烤着我,每天都累得筋疲力尽,特别是无法入眠的闷热夜晚,还需要去承受蚊虫的侵扰和疼痛的叮咬。难熬的闷热和艰辛的劳作,把日月行走的步伐拉得越来越慢,熬一天好似度过一年。每当痛苦煎熬、烦躁难耐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凤凰涅槃的故事,想起它们浴火重生的情景,那种随之而来的坦然,瞬间便在我脑海中充溢,赋予我泰然处之和坚持不懈的勇气,让我看到了生命中的美与希望。传说中,凤凰是人世间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它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痛苦和恩怨情仇,投身于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幸福。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磨砺,它们才能得以重生。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在烈火中浴火新生,它的羽毛更加丰盈,它的声音更加清脆,它的体质更加雄健,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凤凰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获得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我想,人或许也应该是如此这般,只有经历了苦难的磨练与人格的淬火,才会活的坚强、执著,也才会对人生更加热爱、对生活更加珍惜。

那段扳着指头数日子的工地时光过得真快。不知不觉间,已到立秋时节,天气依旧很炎热。建筑工程在紧张繁忙的节奏中竣工了,我结算工资后,回到家里一边帮衬父亲营务庄稼,一边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

在全家人焦急的等待中,那张命根子一样的录取通知书终于送到了村里。我站在村头的土路旁,手里紧紧攥着鲜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茫然向远方眺望,田野的尽头,间或错落地拔起几株高高的树木,地平线上,一抹黛色的山脊在夕阳中突兀着,显得迷离而深沉,让人恍如梦境。夕阳最后一抹如血般的光芒斜斜地播撒在静静流淌的清水河上,微风轻轻吹过落日余晖笼罩下的水面,往复不断的涟漪慢慢扩散开来,就像人间世情一般变幻莫测。我久久地站在那里,看着绿树掩映的村庄,看着一座院落和门前晃动的黄牛的影子——我的家。看到了熟悉的家,我就会有一种沉重的感觉。我该何去何从?我到底该如何抉择呢?面对现实和理想,我内心是矛盾的。一方面,沉重的家庭负担压得父亲喘不过气来,他在土地上用力气拼命劳作,省吃俭用供我和妹妹读书,每当看到他由于劳累过度而弯曲的脊梁,痛楚和悲伤就会在内心深处折磨着我,总想着放弃学业替父亲分担忧愁;另一方面,我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终于考上了大学,应该继续向前走,相信未来的生活会更加美好。风若有若无地吹着,我的心儿却飘摇不定……

秋老虎肆意的蒸腾着已经干涸的地面,院子里临近窗户的那株梧桐树依然挺拔的站立在那儿,一片片翡翠般的绿叶在风中抖动着,像成千上万只绿色蝴蝶在翩翩起舞。树下蹲着一只毛皮黑得发亮的大狗,不停地抖动着那冒着热气的长长舌头,试图最大限度地驱散体内的热量。房前屋后晾晒着刚刚收割的谷子、糜子等成熟农作物,那点微薄的收成根本没法改变家里惨淡的光景。寒酸的境况是不幸的,这确实是很不幸——尤其对父亲来说。父亲在内心深处也是矛盾的,他盼望我考不上大学,要是我考不上的话,我的失学就是因为我自己的不争气而造成的,这样可以适当缓解家里的窘境;他期望我考上大学,走出这个贫穷的小村庄,过上幸福生活。当然,土生土长的父亲是不会对我表达他内心想法的,但我早已读懂了他的心思。这一点儿也不能埋怨和责怪我的父亲,残酷的现实生活就是如此。

西沉的太阳已经被远处的山脊遮住,远天流霞似火,烧得天空宛如一个醉汉的脸。眼看着开学报到的日子越来越近,然而八千多元学费才仅凑够了一半。夜幕降临时分,父亲扛着锄头从田里回来。他在屋角里挂去了锄头,便踱步来到牛圈,用长满老茧的手摸了摸低着头悠闲吃草的牛儿,顺手往食槽里添了些青草。他又围着屋前空地转了一圈,推开门走进屋里,端起搪瓷碗里我早就盛好的饭,圪蹴在灶台旁不出声响地吃着。父亲推门进来时,我们一家三口正各自忙着,我和妹妹坐在破旧的沙发上读着书,母亲坐在炕头借着昏黄的灯光一针一针仔细地给我绣着鞋垫。饭后,父亲脱了鞋坐在炕沿上,手伸进衣服口袋,摸索着掏出一支“猴王”牌香烟,点燃后自顾自地抽着,一言不发。这时,一家三口的目光都集中到父亲的身上。

父亲似乎犹豫了一下,翕动了良久的嘴唇终于缓缓发出声来:“娃能考上大学,这是好事情。这么多年我们一家人都捱过来了,这学一定要继续念下去……”

我呆坐着没有说话,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喉咙间像哽着一粒枣核似得,出气都感到苦难。看着父亲灰白的头发,微驼的脊背,我知道父亲心里的痛楚,那是一种无可奈何的生活之痛。此时,我若是说话,首先则会发出心里压抑已久的哭声。

父亲又点燃了一支烟,继续说:“明天我去你舅舅家再借点钱,实在不行,只能卖牛了。”

“啊?卖牛?那明年春天用什么耕地?”我惊讶而焦急地问道。

父亲没有再说话,默默地抽着烟。抽完了一支,复又点燃一支。

良久,父亲使劲儿地掐灭了几乎燃尽的烟头,以他从未见过的严肃神情说:“只要我和你妈还有一口气,决不让你们一个人辍学,你们要好好念书。”

妈妈坐在炕边,正用衣襟蒙着整个脸,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我眼里蒙上一层泪光,喉头和胸膛都在起伏,像被水淹了。

夜,如此静悄悄,墙缝里的蟋蟀都已进入梦乡了。愕然发现,那支点燃的烟还在父亲手中微微颤抖着弱弱的晕圈。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只有手指紧紧捏掐的烟头还在陪伴着父亲,为什么它依然在燃烧?或许父亲想让它陪伴自己度过这漫漫长夜,永远不要熄灭。

无情的岁月,如同父亲指间燃烧的香烟;指间缠绕的烟圈,好似父亲对乡间土地深深的依恋。父亲原本是想用点燃的香烟淡忘生活的艰辛,让内心的酸楚在烟头的残光里一点一点慢慢离去,然而随风飘远的烟圈久久弥漫在空气中,缓缓地飘散开来,欲罢不能。

屋里昏黄的灯光依旧亮着。铺满青砖的地面上,杂乱无章地躺着些几乎燃烧殆尽的烟头。烟头的温度在地上慢慢变凉,慢慢燃尽它仅有的生命。烟圈在屋内缠绕着、扩散着,一丝丝、一缕缕在空气中弥漫。缭绕的烟气把现实和亲情紧密相连,昨日的艰辛一幕幕清晰地出现在我面前,点点星星,零零碎碎,都是曾经过往,都是真情流露,缓缓流淌进我的心田,恍惚间,却又化成缕缕青烟。屋内烟雾弥漫,我静静地看着满地烟头一点点燃尽,泪水已经湿润了我的双眼。

乡村的夜是深蓝色的,天空有星光在闪烁。我独自起身,走出屋子,一个人踱步在无声无息的黑色里,脚下被这夜的甘露打湿了,感觉到了丝丝的清凉。夜是那么宁静,静的叫人感到孤单寂寥。在这个格外宁静的夜晚,我久久无法入睡,最后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身处大学校园,校园里环境优美整洁,雄伟壮观的教学楼,整齐林立的宿舍楼,高端大气的图书楼,薄薄的雾气如轻纱笼罩着校园。校园里随处都是人,各色各样的青年男女。我怀着好奇激动的心情,愉悦地唱着跳着,沿着一条幽香四溢的林荫小道欢快地走着,在宽阔的操场上自由自在驰骋……清晨醒来,我发现泪水已打湿了枕头。

次日,天蒙蒙亮的时候,父亲就起身出门了。直到月朗星稀,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进门后脱掉那双沾满泥土的底子被磨得快要穿透的胶鞋,耷拉着腿坐在炕沿边,一口气喝完我递过去的一杯凉水。然后从怀里掏出几沓面值不等的钞票,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叹着气说:“唉,今天出去就借了这点钱,估计还差两千多元。”又过了两天,父亲到集市上卖掉了家里那头唯一的耕牛,这才勉强凑够了我大学第一年的学费。

初升的太阳,在远处的高山后,透露着蓬勃的朝气。迎着朝阳,我怀揣着那张鲜红的录取通知书,踏上了去省城的求学之路。我望着绿色笼罩了的旷野,望着小村庄参差不齐的村舍,望着那座熟悉的院落,望着父亲指间袅袅飘绕的烟气……我任凭泪水在脸上尽情地流,心里一下子涌起了一股无限依恋的感情。尽管我渴望离开这偏僻贫穷的小村庄,到更广阔的天地去生活;但我觉得对这片生我养我的黄土地,内心里仍然是深深的热爱。我大踏步地走动着,走向省城,走向学校,走向未来。泪水很快蒙住了我的眼睛,远处涌动的山脊逐渐模糊了,此时此刻,我更愿化作一缕缕缭绕的烟气,像藤蔓一样缠绕在父亲那熏黄的手指间,逐渐融入父亲的身体里,在父亲灵魂深处撑起一片绿荫。


选自乌审文艺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