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07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此心安处是吾乡(宋小铭)

点击率:3887
发布时间:2016.11.03

好像只是隔了一夜的时间,门前的桂花树就开花了。点点橘黄,掩映在碧绿的枝叶间,像是小姑娘羞涩的心事,热烈而芬芳。我情不自禁地走近桂花树,闭上眼睛,贪婪地嗅着这满树桂花的芳香,丝丝缕缕,沁入心脾。

微风轻拂,花枝摇曳,有点点花瓣飘落。此时,香气更甚,感觉到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迎接着这醉人的花香。“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望着眼前的这株桂花树,枝繁叶茂,橘红色的花朵,密密麻麻,一簇连着一簇,在阳光下闪着橘红色的光,如点点燃烧的火焰。

记忆中老屋的院子里也有这样一株桂花树。树干高大挺拔,枝叶茂盛,终年葱绿,像一把绿色的大伞。每到中秋节前后,便有金黄色的花朵缀满枝叶。桂花的花朵极小,如米粒般,呈金黄色,香气却是浓郁扑鼻。一朵桂花的花期不长,也就三五天,但一树桂花,却能持续半个月。等到花开满枝桠,母亲会找来一张白色的塑料布,仔细地铺在桂花树下,然后用一根长长的细竹杆,轻轻地敲打在树枝,受到振动后的桂花纷纷下落,如同下了一场桂花雨,塑料布上瞬间便积满了一层金灿灿的桂花,芬香四溢。母亲将收集来的桂花,仔细剔除花梗、树叶等杂物,然后用盐水浸泡半小时,晾干,放入透明的玻璃罐中,制成了桂花茶。

母亲的桂花茶刚刚做好,我就迫不急待要品赏。新鲜的桂花茶香气馥郁浓烈,如果再加上一两匙蜂蜜,味道更为淳正,甘甜,清冽的芳香在口中经久不散,回味悠长。后来,老屋拆迁,桂花树也面临着迁移的危险。但树形过大,当时又没有挖掘机等大型设备,迁移这样一株有着数十年树龄,三丈多高的桂花树,是个很大的技术难题。新落成的院子太小,无法安置它,和父母思虑再三,决定还是将桂花树留在原处。

每年桂花盛开的时候,母亲依然喜欢提着竹篮,将采摘的桂花制成桂花茶。无论我身在何方,总能品赏到母亲亲手制作的桂花茶,品味着那一缕缕带着母爱温情的桂花茶,心中的滋味亦甜亦涩。甜的是父母亲身体尚好,能劳能作;涩的是远离故土,不能常常伺奉于父母左右。

二○一二年,老屋那块地被征收,桂花树又面临着被砍伐或移置的命运。母亲自是不舍,却也无可奈何。虽然有人出高价购树,但这桂花树就像是我们家庭成员中的一部分,岂能用金钱来衡量?可是再也找不出一块合适的空闲地,来安置这棵高大美丽的桂花树?母亲终日忧心重重,担心在规定期限内不能妥善处理桂花树,而难逃被砍伐的恶运。

好在后来,有一远房亲戚家门庭甚大,同意收留此树。桂花树移植过去,母亲每隔一段时间,都借故去看看。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更何况是这样一株老树,重栽后的成活率极低。迁树的时候,我特地查阅了相关资料,又请教了不少林木专家,亲自回家指挥着亲戚们移树。

为了不伤及树根,我们让挖掘机挖得很深,尽量不损伤主根,并保留了很多的原土。树移植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缄默着,枝叶枯黄。那年秋天,只开了极少几朵花,原来树跟人一样,也是留恋故土的,新环境固然好,其适应过程也是漫长而难熬的。我们都很担心,那桂花树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心里有些难过,就好像失去了一件珍贵的东西。

第二年谷雨过后,惊喜地发现这株桂花树初绽新芽。这次的移植,对于这株老桂花树来说,无疑是元气大伤。经过一年的沉寂,它才慢慢地复苏,生长真是个漫长的过程。这一年的秋天,桂花树也只是象征性地开着一些花朵。在迁移前,剪去了它大部分的枝叶,早没有“叶密千层绿,花开万点黄”的盛景,但也有着“临风飘翠锦,映日乱非烟”之后的幽香,一丝一缕,渐入情怀。

如此过了两三年,桂花树在新主人的精心照顾下,也渐渐勃发出生机。端午节去了亲戚家,看到院中的桂花树,枝叶已繁茂。看到它,犹如见到久违的老朋友。轻抚树干,灰褐色的树皮,斑斑点点,犹如时光留下的沧桑。当年移栽时留下的伤口,早也结痂,并从旁边绽出新枝,在阳光下,仿佛被涂上了一层绿色的油彩,熠熠闪亮。亲戚笑着说,这树总算活过来了,不然你妈会心疼死的。看今年的长势,秋后的桂花一定灿烂。到时候你可要再回来,我也给你做桂花茶。一旁的母亲也笑了,说:“等桂花开了,我也过来,我们一起做桂花茶。”

午后的阳光,明媚而温暖。亲戚家在桂花树下放置了古桌古凳,我们围坐在一起,吃着粽子,笑声染白了清浅时光。或许是成长,或许是时代,特别是一些老人都离世之后,很多亲戚之间的往来就变得越来越少了。父亲和母亲来自两个大家族,记得小时候,逢年过节,家里甚是热闹,七大姑八大姨,无论多远都会聚到一起。

那时候,爷爷和外公尚健在。我们先在外公家,然后回爷爷家。两处都是热闹非凡,大人们喝酒聊天,小孩们追逐玩耍。那是我们童年中最快乐的幸福时光。可是这些时光,不知从何时起,慢慢地消失了。亲戚之间开始变得陌生,即使在节假里偶然遇到家族里的某位长者或者他们的孩子,见面之后,除了几句客套话,似乎再也找不到共同的语言和那种由衷的亲切。

而父母跟这家亲戚,可能因为这株桂花树的原因,这些年来,多有走动。虽然是远房亲戚,关系反而更近。或许我们每个人的出生,就像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一旦遇到合适的风,就会随风飘荡到未知的空间里游荡,然后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停留下来,发芽,生根……

下班回来,发现桂花树上有很多枝条被折断,留下一个个触目的伤口。地面上也多了一层桂花,似是遗落在地的碎金。第二天,桂花开得更盛,香气更为浓郁,地面的落花较昨天更多。母亲不在这里,不然看见了一定会心疼这些桂花,可以做出多少桂花茶来。

“一夜桂花何处落,月中空有轴帘声”。我再次望着眼前的桂花树,枝繁叶稠,在阳光下开满了花。桂花较之其他花树,似乎过于安静和谦慎,没有桃李那般明媚,张扬,而是细碎,繁密,族拥在枝叶间,安然而娴静,却是满庭的暗香袭人。不由地想到母亲的一生,也如同这桂花树,从娘家到婆家,一辈子都默默无闻,却把最美丽的芳香奉献给我们。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样喜欢桂花树,喜欢桂花茶的清香。原来这一切,都是母亲最无私的馈赠啊!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