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587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怀念我的母亲(刘生梅)

点击率:4269
发布时间:2016.11.03

魂断最是春来日,一齐弹泪过清明。三年来,每到清明时节,我的感情就经历着一次次的撕扯。总想动笔写下对母亲点点滴滴的回忆,以酬心中含泪的夙愿;却总是提起笔又默默地放下,任是饱蘸多少厚重的笔墨,也无法排遣我对母亲浓浓的思念。

敬爱的母亲于2013年12月19日病逝,至今,已整整过了三个清明。在母亲走后的这些日子里,看着曾带有母亲体温气息的衣物用品,怀想母亲81个春秋走过的路及她老人家生命轨迹中留下的点点滴滴和音容笑貌,无尽的哀思与怀念总是时时萦绕在儿女们的心头。

母亲的一生充满了苦难和艰辛。幼年家贫,作为家中老大和长女的她过早地肩负起了生活的重担。在和父亲组成家庭后,又是在从陕西到内蒙的辗转困顿和一穷二白中起家,并辛勤抚育5个子女长大成人。期间的辛苦操劳可想而知。就是到了晚年,母亲仍尽量地帮忙看护每个孙子外孙甚至重外孙,才刚刚享受到生活的美好、幸福和轻松没几年,却又追随着父亲撒手而去,这叫我们做儿女的怎不深深的痛心?

母亲的一生伴随着勤劳与俭朴。苦难生活的磨练,塑造了她老人家勤劳俭朴的品格。记得我们上学时,母亲每天一大早就起来给尚小的孩子洗漱梳头、准备早饭,不管是寒冬酷暑还是阴晴雨雪,从不曾耽误过。母亲勤劳了一辈子,到晚年体弱多病,却以惊人的坚强和坚韧,耐心细致地陪伴服侍父亲走完最后的人生岁月;而在父亲离世的这两年里,母亲依然坚持生活自理,尽量不麻烦子女们。就在她病重半昏迷醒来的时候,嘴里念叨的仍是忙着给疼爱的孙儿煮饭烧水。母亲也俭朴了一辈子,晚年子女们生活逐年见好,这个一件那个一套给母亲买来喜欢的衣服,可许多都被母亲打包的整整齐齐,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穿上几次;倒是很多袜子与内衣上都留下她一针一线细密的针脚和补丁......

母亲的一生满载着善良和无私。她牵挂关注着每一个儿女甚至孙子外孙的身体生活、衣食住行,为晚辈们的成长成功欢欣喜悦,为子女偶有的差池或逆境寝食难安。因为母亲的厚爱仁慈,耐心包容,在母亲走后的这些日子里,我们兄弟姐妹更加地亲近和谐——只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让她老人家的遗愿树成子女们心中高高飘扬的旗帜——永远相亲相爱,和睦相处。

母亲的一生洋溢着乐观与激情。母亲积极乐观,热爱生活。直至80岁高龄,仍然爱听评书,去赶集看大戏,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的颓废与消沉。一辈子热情好客的母亲与亲戚、儿女们谈论家长里短,感叹社会的美好和谐,共同体验生活的幸福与温馨。她为人厚道,干净整洁。无论住在哪里,总是将自己的屋子和衣服被褥收拾得干净利索;无论哪个亲戚邻居对她好一点,哪怕只是陪她聊聊天或剪剪头发,她都要时常念叨着找机会回报人家。就在她病重卧床不起的日子里,只要稍微稳定一些,就会和我们讲起每个子女小时候的趣事而谈笑风生,都要叮嘱我们永远牢记别人的好,仿佛忘记了自己的病痛;而我们,也觉得如此热爱生活、大脑思维清晰的她绝不会就此倒下。可谁知,她却毫无征兆地匆匆离去,带着对美好生活无限的眷恋,带着对儿女们无言的牵挂,留下所有的爱,所有的温暖,安详地、静静地走了。

母亲正直善良、做人做事的原则态度,宠辱不惊、福祸安之的涵养气度,平淡随和、春风润物的博大胸怀,将长久的影响着我们及我们的孩子。如今,敬爱的母亲虽然已离我们远去,但在我们的身后,永远有一双慈爱的眼睛注视着我们的一言一行,放心吧,我们绝不会让您失望:现在、未来、永远……

又是一个伤情的清明节,我用拙笔写下对母亲的所思所想,可总觉得怎么也写不够母爱的博大与厚重。母亲是我们生命的保护神、人生的第一师,母亲给了我们生命和希望。她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享上儿女的多少福,特别是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我却因忙于单位的工作而不在身边!我常想,母亲一定是在等着我的,母亲也一定是实在无力再等待我了!

我知道,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真正生我们气的人,唯一肯永远耐心地等着我们的人。也就是仗着这份爱,我才敢让她等了那么久。可是,我真的有那么忙吗?

现在,每当看到和母亲年龄相仿、身体又很硬朗的老人,总想走上前去,问问老人家高寿,瞬间,心底便弥漫上无边的哀痛,为什么独独我的母亲却不在了?

今天,听到有人叫“妈妈”,我仍然会驻足伫立,回味着我也曾这样叫“妈妈”的时光,忍咽下那份已然不能的悲凉。

在商店里看见适合母亲穿的衣服,还会情不自禁地张望很久,涌起想买一件的冲动。

每每感觉儿子的一点小出息或一份孝心,一刹那间还会想:要是告诉母亲,她一定高兴的不得了。但转瞬意识到:这份喜悦、满足,已无人可以和我分享,心里的那份凄凉无法形容。

我常常真切地感到,母亲就在我的身边走来走去,好像我一回头就能看见她慈爱的目光;可我每每伸出手去,却触摸不到真实的她老人家。

我也觉得随时就会听见母亲低低地叫我一声乳名,可旋即知道,这个称呼已随着父母的离世永远地从世界上消失了。谁还能再暖暖地亲亲地叫一声我的乳名呢?

我甚至还不能从心里接受,自己已经是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了,从今往后,谁还能把我当做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而时时牵挂呵护呢?谁还能迁就包容我的娇蛮任性和无理取闹呢?

谁还能心无杂念地对我倾尽爱的所有,跟我一起念叨那些五味杂陈的往事呢……

经历过这些人生最大的伤痛,我还有什么奢求吗?我等不及和母亲来世的缘分,它也不能解脱我想念母亲的苦情。我只求母亲多给我托些梦,让我在梦里再对她说一次,妈妈,请您原谅我!

纵使我写尽所有的文字,我能写尽自己对母亲那份报答不尽、也永远无法报答的爱吗?

我能写尽对她的歉疚吗?

我能写尽对她的思念吗?

念及此,女儿只有长歌当哭,遥祝母亲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切安好!女儿也一定会让父母创造的这个家,永远充满着爱的温度。

——作于2016年清明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