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59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野草篇两则(江剑鸣)

点击率:4388
发布时间:2016.11.03

丝茅草


丝茅草的丝字,是有来历的。把丝茅草叶子对折压平,再平拉,拉断后,就会发现压在下边那半截断叶的创口,有白色的丝绒,像杜仲皮那样的丝绒,这是其他的野草没有的现象。

观音寺四周的荒山坡上和我家自留地地盖上,多有此物,经常铲除,都不能根绝,真是草贱命强啊。

开春时候,稍微下点细雨,它就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从黄泥巴里钻出个头来,深红色,尖尖的,有点像麦颖,但那半寸深的茅草尖尖比麦颖尖锐坚硬,草鞋踩上去,能够锥透鞋底,甚至锥伤脚板。而后,慢慢长出来嫩叶来。嫩叶初像麦苗,之后像水稻秧苗,但叶片一直朝上长,不弯曲,不倒伏。叶子呈青绿色,叶边呈微红色,叶面有纹槽,叶柄呈暗红色,每只叶子独立,只在根部分蘖,不在干上分支发芽。丝茅草一般长一两尺高,最茂盛的高可达一米,少数太长的叶片稍微弯曲,更多的叶子笔直朝上,显得特有精神的样子。仲夏时节,每茎草都孕育出一个草胎,肥鼓鼓的,几天后,从草心生长出来,开始拔节,像水稻拔节一样,但没有水稻有气势。香签棍大的暗红色花梗茎上端寸多长的花朵,开出淡白色草花,白色的毛绒状,在叶子顶上举着,像是它们的旗帜,又像是长满白毛的蜡烛,狗尾巴状的微微弯——所有的都朝一个方向。

秋风刮过,它开始变黄,先是淡黄,后是深黄,叶子开始弯曲。打上几场霜,叶子就开始大量倒伏,颜色全部变成惨白。砍柴或者扯猪草累了,我躺在丝茅草丛里晒太阳是一种很美的享受。那时候还不懂得晒内心晒思想,只是晒晒身体。虽然肚子饥饿,但身上暖和些,心里也就满足了。

于人类的生活,丝茅草似乎没啥用处。割来喂牛,牛都不喜欢吃。羊子对它更是不屑一顾的。孩子们扯猪草,更加不会与它沾边。生产队要组织社员割草垫圈,猪圈或者牛圈,为庄稼积肥,大家只割蒿草,青蒿,黄蒿,艾蒿,或者扯熟草。都不割丝茅草,说那种草沤不烂,不肥地。可丝茅草连这些用场也派不上呀,悲乎!

丝茅草如此不被人待见,在本来就低下卑微的野草族群里,其身份居然如此另类,其地位居然如此低下,实在出我意料啊!但我个人还是不讨厌丝茅草。春上,我们跟周大爷去观音寺后面玉米地边扯猪草,累了时,坐在地边玩玩。当然,无法与如今的孩子比玩具和玩法了。我学着他玩丝茅草射箭,聊以打发那些孤独寂寞的日子。我们掐来丝茅草叶子,从中间撕两个不断离的口子,用指头在中间快速划过,丝茅草中间的叶茎就嗖地一下像箭一般飞了出去,飞几米远。我们寻找嫩实的茅草苔,拔出来,剥离开,把嫩芯放在嘴里咀嚼,略有点毛绒的感觉,也有点清香,有点微甜。有时我们也用镰刀尖啄出丝茅草根来。粗壮的丝茅草根,像则耳根那么粗。遇着嫩实的,就在裤腿上擦去泥土,放进嘴里咀嚼,比草苔有味,甘甜,像嚼甘蔗。周大爷拔出丝茅草花的梗柄,拔一大把,编织成一个花环帽子,戴在他家林娃子头上,挺洋盘的。

拔丝茅草的时候,我的手被叶边割破了,直流血。周大爷说,叶边那齿齿叫做锯子齿,快得很——我们把锋利叫做快,割你这种嫩肉肉有个稳当。他还说,鲁班当年发明锯子,就是被丝茅草割了手指才发明的。我马上想到了我家墙壁上挂的那把木工锯子。哦,大自然给人类这样的启发,如同苹果之于牛顿,是无意和有心的一念之距啊!锯子的发明,推动了人类的工业革命。如此说来,丝茅草也算这种革命的功臣呢!

后来读到《诗经》,发现《诗经》里多次提到茅草这种古老的植物。如静女等待的小伙子放牧归来,小伙子便有“自牧归荑,洵美且异”的吟诵。那“荑”,便是嫩茅草,相当于采摘的花朵野果一类,作为礼品赠送给心上人的,异常珍贵啊!在《召南》里边,还有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的描写,可见茅草在上古的诗经时代还是一种至雅之物,象征美好爱情。这么卑微的野草,居然象征爱情!

哦,当时的大自然和社会没有被污染,爱情更没有被污染,真挚,纯洁,淳朴——不论我们今天爱情充满铜臭的人们多么瞧不起这卑微的丝茅草啊!


野棉花


上小学的路两旁,野棉花春夏秋冬都陪伴我来回往返,像我的小伙伴一样。

春天,野棉花的嫩叶卷曲着拱出泥土,抖抖身子,舒展开第一片青紫色的叶子,有小巴掌那么大,三个桃形的椭圆叶尖,还略略带一点毛绒。夏天,在几只叶梗簇拥着的根部,生长出一两枝花苔,筷子粗,慢慢长高,高到半米以上甚至一米。花苔上端分两三个叉,每个叉枝约两寸长,顶端结一个花蕾,米粒大,青色,慢慢长到黄豆大,拇指头大,李子般大,像算盘珠那样扁平,颜色也就慢慢变成青里透白。我们小孩子喜欢摘下这种果子状的花蕾打仗,互相往头上掷,看谁掷得准。那东西打在头上,还很疼。初秋,花蕾绽放,像荷花一样的粉红色花瓣,次第绽开。每朵五个花瓣,如同一朵袖珍荷花,又像一个佛教图画里的观音的微型莲台。花瓣的粉红色,点缀在荒凉萧索色彩单调的小山路上,略带些暧昧,也带些热情,在日渐寒冷的秋风里,给人温暖的感觉。花骨朵萼盘上面,花瓣围绕的中央,是一盘黄色的花蕊,又像是一朵微型的向日葵朵盘。一只只蝴蝶在花朵上翩翩舞蹈,流连忘返,一只只蜜蜂在花蕊里爬来爬去,周身裹满厚厚一层黄色的花粉,懒洋洋地飞走。虽然是野花野草,照样能够招蜂引蝶,看来爱美之心,及至昆虫。初秋,一场大风或者一场细雨,花瓣纷纷掉落,那些粉红色立刻枯黄,变黑,腐烂在泥土里。若干年后学到一句描写落梅的诗,说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我以为用着此时的野棉花身上,也很贴切,只是野棉花没有梅花那样的清香气味。花瓣掉尽,结出棉花桃子,由青紫色慢慢变成黑黄色。待天气放晴,秋阳如虎,棉桃便沐着日光的暴晒,吸纳阳光的温暖,越长越大,大到李子一般。野棉花叶柄被风折断,耷拉到地上,叶子早在秋风里卷曲,枯黄,灰黑,慢慢掉落,腐烂了。再有寒风刮过,棉桃就呲地一声,裂开一条口子,哗啦,野棉花从里面爆挤出来,白花花地绽开酒杯大的一团。那新绽出的棉花,白白净净。被晒干了的棉花,随着秋风向着远处飘散,轻轻地飘散而去。偶有几株没有被吹散尽的茎杆,高高地擎着日渐变枯变黑的花枝,在秋霜冬雪里摇曳着,坚韧地摇曳着,似乎是在尽情地挥洒生命,又似乎在百般无奈地抗议寒冷世界。

大人们常常采摘一些干净的野棉花收拾着,冬天烧火烧馍的时候,糅进玉米面里边。后来我才明白,玉米面粘合性差,做馍馍时把面粉揣不到一起。人们利用野棉花的纤维拉扯,烧出的火烧馍才不致开裂。这同时说明,野棉花可以吃,不毒人。于是,我放学回来的路上,就采撷一大捧交给大人。但那时候我家很少烧火烧馍,因为常常是连稀饭填充肚皮都成问题,哪里能有玉米面烧馍吃那样的奢侈享受哦!

记得我学医时,草药书上说,野棉花具有去除风火,解毒,治疗牙痛的功能,还可以消化积食。我终于没有学成救死扶伤的医生,倒是最后一种消化积食的功效,我亲眼所见。我们把那叫做“打饮食”。我孩子当年在外婆家,逢着特别喜欢的食物,吃了个没饱局。饮食隔在肚子中间没法消化,上吐下泻。外婆家住在高山,也没法立即上医院。孩子外婆去房子背后地盖边扯回来一把野棉花,再加上些茴香藿香的叶子茎杆之类,洗尽,熬一罐子,滤出水来,香喷喷的,再放一点糖,凉温,让孩子几口喝下去。过一个时辰,孩子的病就好了,欢快地去与其他孩子玩去了。这野棉花还真是有疗效。在中国这个古老的传统的农业社会里,缺医少药,于是,土方子也管用。我想,这也该是成就李时珍和本草纲目之伟大的历史基础吧。

同叫棉花,但据考证,野棉花与家棉花没有亲戚关系。即使有,恐怕也出了“五服”。除高贵与低微之别,就凭着野棉花是多年生植物,家棉花每年要浸种播植这一点,就足够证明。所以,我更理解,北方许多地方,不叫它野棉花,而把它叫做打破碗碗花——尽管我还不知道起打破碗碗花这名字的原因。


选自《草地文学》2014第1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