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440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刘志文散文特辑/拜谒普希金

点击率:4383
发布时间:2016.12.23

在残酷的政权的重压之下 

我们正怀着焦急的心情 

在倾听祖国的召唤 

我们忍受着期待的折磨 

等候那神圣的自由时光……

相信吧:迷人的幸福的星辰就要上升,射出光芒

俄罗斯要从睡梦中苏醒 

在专制暴政的废墟上 

将会写上我们姓名的字样!

《致恰达耶夫》犹如一篇革命宣言书,反映了自由战士的心声,敲响了专制政权的丧钟。

因为诗歌,一个光辉的名字和形象被亿万人民 记住,崇拜。直到诗人过世近两个世纪,还有千千万 万的人们在传诵他的诗歌。他就是伟大的诗人普希金。

2013 年 10 月 5 日下午,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 我来到涅瓦大街边的一个公园,公园里有一尊高大 的雕像,“普希金!”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曾经想象过无数次的伟大诗人。一见到普希金,我就激动起来。 我怀着崇敬之心在普希金的铜像前停下脚步。

这时刚好有一抹夕阳斜照在普希金身上,感觉寒气中的普希金顿时温暖起来。 

早在中学就听说过普希金这个名字。后来在师范学校读过普希金的诗。今天,我终于在远隔千里的圣彼得堡站在普希金的雕像面前,一股暖流涌上来……我正仔细端详着这位一直用诗歌为真理自由呐 喊的勇士,一群鸽子飞过来停在了“诗人”的肩上。我 赶快拿出相机拍下了这幅生动的画面。诗人仿佛从 塑像中和蔼地向我走来,与我这个异国的粉丝握手, 向我讲述他的历史,朗诵他的诗歌。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 1799 年 6 月 出生在莫斯科一个古老的贵族家庭。他小时候被交 给农奴出身的奶妈照料,经常听奶妈讲民间故事和传说,从小就受到民间口头创作的熏陶。1811 年,他 在贵族子弟学校学习,受法国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影 响,和一些十二月党人接近。

早在皇村学校上学期间,普希金就结交了一些 反对沙皇暴政的年轻军官———未来的十二月党人, 看过他们印发的秘密宣传品,受到他们进步思想的 影响。

《致恰达耶夫》作于 1818 年,当时诗人年仅 19 岁。他以年轻人饱满的政治热情直抒胸怀,表达了自 己对祖国的热爱、对专制政权的憎恨,勇敢地号召人们起来推翻专制政权,争取人民自由、国家复兴,并不惜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

1820 年,普希金因为这首诗和其他几首歌颂自 由的诗,被沙皇放逐到南方。沙皇曾惊叹道:“应当把普希金流放到西伯利亚去,他弄得俄罗斯到处泛滥 着煽动性的诗句。”据说十二月党人起义失败后,被 流放到西伯利亚服苦役,身上还秘密佩戴刻有上述 诗句的徽章,以鼓舞士气,坚持斗争。

普希金虽然出身贵族,但始终站在人民一边,他 的诗歌始终为人民歌唱,在沙皇俄国专制暴政的淫 威下,从没低下过自己高傲的头颅,既不向帝王和宫 廷献媚,也不为书商高价收买。他的诗歌在培养俄罗 斯人民的高尚情操方面,在促进人民觉醒振奋精神 方面,更是无与伦比的典范。正因为这样,他在人民的心中筑起了一座永不磨灭的丰碑,这一丰碑比用 人工树立在冬宫广场的 47.5 米高的亚历山大纪念 石柱还要高,还要庄严雄伟。

普希金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写诗。他一生写了 800 多首抒情诗,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吝啬的骑 士》、《短剑》、《致大海》、《阿里昂》、《茨岗》、《强盗兄弟》、《高加索俘虏》、《瘟疫流行日的宴会》、《乡村》等让人过目不忘。

1831 年 2 月 18 日,普希金和莫斯科 19 岁的少女娜•尼•冈察洛娃结婚,随后迁居圣彼得堡,重入外 交部任职。沙皇不喜欢普希金。政府对他的迫害加剧 了,于是买通了一个法国军官,怂恿法国公使馆流氓 丹特士勾引调戏诗人貌美如花的妻子,引发了一场 不可避免的冲突。为了捍卫尊严,普希金于 1837 年2 月 8 日和丹特士决斗,两天后因负重伤含冤去世。

并不是所有的诗人都能博得人民的敬爱,也不 是所有的诗歌都能流传后世。普希金的诗歌之所以 能够流传下来,并得到人们的赏识,是因为他的许多 诗是冒着生命危险写就的。他歌颂自由,反对暴政; 同情人民疾苦,支持革命事业;通过歌唱爱情和大自 然,唤起人们善良的感情。普希金不但是一位伟大的 诗人,还是著名的文学家、小说家、俄国文学的创始 人。普希金的许多作品被俄国的艺术家编成了歌剧、 舞剧,有的还谱了曲,改编成了芭蕾舞。

作为帝王象征的沙皇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可人 民诗人普希金却受到一代又一代人们的崇敬。苏联 人民把他誉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

在俄罗斯究竟有多少座普希金纪念碑,恐怕没 有人能说得清。普希金纪念碑不仅见于与普希金相 关的场所,而且也遍布俄罗斯的每一座城市和每一 所学校。据说,矗立于世界各地露天的大型普希金纪 念碑就有近 200 座。在俄罗斯,普希金无疑是拥有纪念碑最多的俄罗斯人,也可能是世界上拥有纪念碑最多的一位诗人。 

我在俄罗斯莫斯科、圣彼得堡瞻仰了无数座普希金雕像。有高十几米的,有几米的。有泥塑的,铜塑 的,石雕的,石膏像,有坐着的,有站着的,有走着的, 有谈笑风生的,有朗诵的……形态各异,各种表情, 但都意气风发,充满自信。尽管栉风沐雨,饱经沧桑, 诗人睿智的目光里对未来依然充满着自信。尽管饱 受磨难,诗人还是那么坚强勇敢,在风雨中站直腰 杆,从不向反动势力屈服。举手投足间,诗人仿佛在 向全人类发表宣言:正义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不论肤色,不论种族,都要为反法西斯而勇敢战斗!为人类的和平而战!

据说,在众多的普希金纪念碑中,位于莫斯科市 中心普希金广场上的是最为著名的一座。这不仅是 俄罗斯的第一座普希金纪念碑,也是俄罗斯第一座 文学家纪念碑。屠格涅夫在纪念碑落成典礼上说: “希望这座矗立在古都中心的器宇轩昂的铜像光芒 四射,并向一代又一代未来的人宣告,我们有权自称 为伟大的民族,因为这个民族诞生出了这样一个人!……”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普希金第一个天才地再现 了俄罗斯人的灵魂,完美地体现出了俄罗斯民族独 具的呼应世界、宽容一切的能力,这样一位“全人”的 出现标志着俄罗斯民族及其文化和文明的成熟。

从那以后,普希金的纪念碑犹如一座座文学的灯塔在俄罗斯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 

有作家写道,在一个专制的国度,一位诗人能获得这样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似乎令人难以理解。但 俄罗斯人早已将文学视为国家名片,通过为普希金 树碑立传,发行邮票等方式展示表达自己的文化自 豪感和优越感。

高尔基曾说过“普希金好像在寒冷而又阴沉的 国度上空,燃起了一个新的太阳,而这个太阳的光线 立即使得这个国度变得肥沃和富饶起来”。果戈理 说:“他像一部辞书一样,包含着我们语言的全部宝 藏力量和灵活性。在他身上,俄罗斯的性格反映得那 样纯洁,那样美,就像在凸出的光学玻璃上反映出来 的风景一样。”

知道普希金的人很多,但知道普希金的诗体小 说《叶甫盖尼•奥涅金》的人不多,读过这部揭露和批 判贵族社会腐败和丑恶的小说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透过这部小说,我反复品味曾经被沙皇政府抹去如 今又复刻在普希金塑像上的这段文字:“我将被人民 喜爱,他们会长久记着我的诗歌激起的善良的感情, 记着在这个冷酷的时代歌颂自由,并为倒下的人呼 吁宽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今天(2014 年 2 月 10 日)是普希金诞辰 183 年 纪念日。一个多世纪以来,普希金经历了风风雨雨。 时至今日,在世界诗坛,普希金仍能首屈一指占有重要的位置。

普希金读过不少有关中国的书籍,对中国人民 怀有深厚的感情。1830 年 1 月,他曾请求沙皇当局, 允许他随同派往中国的使团访问中国,但遭到拒绝。

普希金在 20 世纪初才被介绍到中国来。中国翻译的第一部俄国文学作品就是普希金的代表作  《上尉的女儿》(中译书名为《俄国情史》)。

我敬仰穿长衫的李白、杜甫,同样敬仰这个金发碧眼毛胡子诗人普希金。 

我写不出普希金这样的诗篇,但我和普希金一样追求光明渴望和平。 

我和普希金不是一个国家,但我和他一样爱国。 

我和普希金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我们都坚强智慧。

我和普希金不是一个民族血统,但我们都有梦想。

38 岁,多么灿烂辉煌的时光!

假如沙皇政府不给他设陷阱,假如不与那畜生 决斗……那他将写出多少更加伟大的诗篇!我们不 禁为英年早逝的诗人惋惜!我们为他生活在那么一 个腐朽的年代同情!我们为他的不幸遭遇打抱不 平!

在即将离开公园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最初读到 的普希金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 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 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 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我想,普希金看到今日欣欣向荣的俄罗斯大地, 看到眼前涅瓦大街上笑容灿烂的俄罗斯人民,看到 肩上那一群来去自由的和平鸽,也该在天堂里笑着 瞑目了。

安息吧!普希金———您忠实的读者不远万里从中国来看你了。

离开俄罗斯之前,一路上我还看到很多普希金的雕像。看着一尊尊雕像,让我感到普希金仿佛没有 离开我们,他只是到另外一座城市去朗诵而已。抬头 远望,我仿佛又听到了他匆匆的脚步声和慷慨激扬 的呐喊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