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489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刘志文散文特辑/雪

点击率:3748
发布时间:2016.12.29

雪花,漫天飞舞,善良多情,柔情绵绵,拨弄着多 少人的情弦,努力要把世间的一切悲欢离合掩埋,要 遮盖世间一切肮脏和丑陋,纵然自己粉身碎骨赴汤 蹈火……

“啊!快看!下雪了!下雪了!……”早起的妻推 开窗户就兴奋地呼喊着。我在床上半信半疑睁开双 眼一看,窗外全是白色的世界———近处的树、远处的 山都像是上天给披了一套白色的衣裙。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燕山雪 花大如席,飞起玉龙千百万”。当你面对下了一夜满 天满地的雪时,无论背诵哪一句现成的诗词都难抒 心中的那份激情。在大自然造化面前,大家的语言都 显得很无力。

长这么大就只见过两场大雪:记得第一场大雪是在我 9 岁那年,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我们一家 8口人就挤在一栋被厨房火烟熏得发黑的 3  间楼房里。那时家里很穷,冬天也就在那么一块用草竹编的 席子上盖一床薄棉被。那晚,在几阵寒风过后,空中 飘起了朵朵洁白的雪花。我和哥哥先是用碗去接雪 花,雪虽下得越来越大,但老是接不满,雪一到碗里 就不见了。后来母亲把我们拉进屋去睡,从大木柜底 翻出一床半新半旧的棉毯给我们盖上。儿时一上床 就能很快呼呼入睡,不像现在闭着眼睛还想着白天 许许多多的事情,可那晚,我依稀记得上床一个多小 时都睡不着,我们一直在盼着下一场大雪,至少,第 二天把我们放在院中的碗下满。母亲在催我们早点 睡,我们还以尿尿为由又起来看了一下摆在院中的 碗,这次碗底好像积了一点点雪。我们在期盼中睡了 过去。常听大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晚我梦到 在大雪中奔跑,打雪仗,堆雪人……

第二天一早,我们睡得还很香,母亲提高嗓门叫 我们 下雪了!”,一听到“雪”字,我们从床上蹦了起 来,又叫又吼。那时天刚亮一会儿,全家人都被我们 兄弟俩吵醒。晚上放在院中的小碗被雪埋得不见了 踪影。我们在院中急着用手去抠,可雪很厚,又没抠 准位置,就是抠不到。那时,每人一个碗,家中连多余 的一个碗都没有,有时不小心摔坏个碗都免不了要挨大人一顿骂。后来是父亲用挖干田的三叉轻轻地 从雪里扒出来的。碗找到了,我们就在院子里又跳又 蹦。

我们出门的时候,村里好多人都还睡着。只有我 家的烟囱里冒着一股青烟。我们在村中马路上比赛 谁踩的脚印多。踩着踩着,村里各家的烟囱也接二连 三冒起了烟,村里的小孩和大人几乎都出来在雪地 里玩了。玩了一会儿,大人们都上村后的松林里寻找 山鸡野兔,我们跟在后面,但雪太厚,大人们把我们 又撵了回来。不知是谁的提议,所有和我差不多大的 小孩以村中马路为界,分成路上一组,路下一组,打 起了雪仗。那时的我们,好胜心都特强,为了打赢对 方,连平时因为大人们争点宅基地争点水而互不往 来互不讲话的小孩,那一刻只要分在一组,也就忘记 了往日的那些恩恩怨怨。也就是通过这场雪,平时见 面都不说话的邻里小孩和好如初了。这也许就是今 天我们推崇的团队精神吧。

一下雪,所有的山川原野全被厚厚的雪盖住了, 气温骤然下降,小鸟被冻得哆哆嗦嗦,觅不到食。就 连筑在树上的许多鸟窝都被大雪埋了。平时叽叽喳 喳的小鸟忍饥挨饿,冻僵了小脚,沾湿了羽毛,它们 在阵阵刺骨的寒风中备受煎熬,这时的小鸟就像断 了筋一样,飞不了多远。我们一追,它就使劲往前飞, 但飞不了多远又停在了前面。我们又追,它又飞起 来,但又很快掉在地上,我们再追,它就再也飞不起 来了,只需这样几个回合,我们就逮住了它。后来,我 们用包抄的办法,不用两分钟,小鸟就乖乖地被我们 擒获。当时,那些小鸟(麻雀)专门吃我们的粮食,我 们做了一个又一个稻草人在田边,可都吓不住它们, 我们特别地恨那些小鸟。所以,我们的书包里、脖颈 上都随时武装着弹弓,专门就是对付那些馋嘴的小 鸟的。回到家,我们兄弟俩在院中挖开一块雪,然后 拿出一个晒粮的大簸箕,用一根尺把长的小木棒顶 住簸箕,然后撒一把麦子在簸箕下,木棒上拴一根长 长的绳子,然后手拿绳子躲在屋里,树上小鸟们忍不 住饿,先是胆大一点的飞下来一只,然后就两只、三 只……都跳下树钻进了我们的陷阱。等簸箕下的鸟 儿越来越多时,我猛一拉绳子,大簸箕就把里面的鸟 儿严严实实地罩住了……

快到中午,到松林狩猎的大人们都提着一只只 猎物回来了,有的还活着。这一天可能是村子里的大 人小孩最高兴最快乐最幸福的一天。因为这一天,大 人们不需出工干活了,孩子们在雪地上也有说不完的快乐。

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云层慢慢散开,太阳时隐 时现。这时,家家户户都有野兔山鸡的香味飘了出 来,烤小鸟的香味更让人垂涎。

我正依窗望着外面的雪野回想儿时的往事,妻 已在催我送孩子上学了。刚出门,车整个就被雪覆满 了。一辆雪车,洁白干净又漂亮。我舍不得破坏这大 自然的杰作,轻轻地打开车门,然后轻轻地在前挡风 玻璃上抠了碗口粗一个能看见路面的洞,就把车开 了出去。一路上,所有的车都差不多和我的一样白。

自我记事起,这可能是第二场大雪。刚参加工作 那几年也下过两场雪,但不大,玩得也不过瘾,记忆 也就没那么深刻。在丽江,也只有到几十公里外的玉 龙雪山才能看到雪,平时在城里虽然能看到雪但很 难摸到雪。这场雪是丽江近百年来最大的一场雪,而 且范围很广,连邻近几个地州都下了。

中午下了班,雪还在下。吃过午饭,我提议到雪 地上去看看。结果话还未说完,大家就欢呼起来。吃 过午饭,我们单位的十几个同事坐车出城一直往玉 龙雪山脚下的白沙赶去。

车到东巴谷,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冰雕雪 砌的世界。树成了雪树,它们披着银色的长袍,千姿 百态地站立在路边。雪把寂静的山林装点成一个银 装素裹的白雪世界。

在快到甘海子的路边一片雪地上,我们几乎跟 小孩子一样兴奋,我们先是在雪地里打雪仗,打着打 着就把对方抓起来按倒在雪地上,然后其他人用雪 把他盖住,就连跟去给我们拍照的 60 岁的老职工也不放过,老段被年轻人按倒在雪地,埋得只剩一个头露出来。我们在雪地里跳马,负重跑步比赛,重温儿时“老鹰捉小鸡”等游戏…… 

小时候常听大人讲:下雪天在雪地里打几个滚,来年运气特别好,什么好事准能碰上。这当然只是一 种说法,但我还是像搔痒的骡子在雪野里尽情地翻 滚着。还不过瘾,我就从高坡一直滚到坡下,身后溅 起一串串雪花,我尽情地沐浴在洁白的雪花中,享受 这白色精灵的抚摸。等我站起身来时,全身沾满了 雪,发间也夹着雪片,外衣湿了大半。在高海拔山野, 就连下一点小雨也感觉特别冷,可那一刻没有一丝 寒意,相反激动使我全身发热。

雪又下起来了,大片大片,纷纷扬扬,从从容容。

酒是雪地里最好的东西,平时喝酒是你推我让劝半天,可今天不用劝就抢着喝。大家喝一口酒再吃一嘴雪,吃一嘴雪再喝一口酒,4 瓶白酒不一会儿就 你一口我一口喝光了。玩累了我们就在雪地上静静 地仰卧着。

山谷很静,静得简直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心事 在茫茫的雪野里起伏着。在那些六角形的美丽花瓣 中,蕴含着我多少回梦中飘雪的期盼和儿时的幻想, 思绪沿着那一排排足印延伸到密林深处童话般的世 界。我哈着热气径直向雪野深处走去,在洁白的雪地 上踩出一排清晰的脚印,走出一条歪斜的小路。

正当我停步四处观望时,一只乌鸦“哇—哇—” 地哀嚎着从头顶掠过。我心头不由一震:“那些鸟儿 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我的双眼四处搜寻着,可不 见鸟的一丝影子。“这么冷的天,人们可以加衣,可以 躲进密不透风的屋内围着暖和的火炉,边吃香喷喷 的饭菜边闲聊。可这些鸟儿呢?”我不由为鸟儿的处 境担忧起来,心情也由此渐渐沉重起来。

平时听惯了鸟语,特别是在烦闷的时候,习惯一 个人走进树林深处静听鸟儿的对话,和鸟儿一道分 享快乐的我,今天听到的不是鸟儿的欢唱,而是鸟儿 凄惨的哀鸣,不由心快地飞回树林,又飞回到我身 边。可我的希望终究破灭了———因为此时,天上的雪 下得更大。

在雪地里我感觉自己还很年轻,但不可回避的 事实告诉我,自己确确实实已经到了中年。当我发现 自己眼角越来越深越来越多的鱼尾纹,才知道自己 是用了怎样的代价换取对现实的每一个认识和经 验。我怀着心事,与雪同行。我在雪野里若痴若呆地 想着一桩桩往事和一幕幕酸甜苦辣的经历。不知不 觉我已走得太远,走进了雪野深处。当我从浮想联翩 中恍过神来想要往回走的时候,刚踩出的那一片脚 印已被雪片填平。我想,人生之路也能像雪野里的小 路一样,能不断地修改不断地选择该多好!如真能那 样,我宁愿不惜一切代价再流几百桶血汗回到起点 重走我的人生之路。

漫天飞舞的雪花无声地向我诉说着她的情怀。 雪花,漫天飞舞,善良多情,柔情绵绵,拨弄着多少人 的心弦,努力要把世间的一切悲欢离合掩埋,要遮盖 世间一切的肮脏把丑世界装扮得如此清纯———清纯 得像十七八岁的少女,让人们舍不得踏上半步。然 而,与此同时,我又深深地为它短暂的停留而遗憾。 有人说它是用华丽的外衣掩盖世间的假,又将原形 毕露,曝光于人民敏锐的眼下。如此说来,大雪,我既 要赞美你又要痛斥你———赞美你的纯洁,痛斥你的虚伪。

啊!雪花,你不用为邪恶遮遮掩掩而被人埋怨、 诅咒臭骂、被人踩在脚下随意践踏,其实大地母亲是 你最好的归宿,你最终醒悟,化成了水回到了母亲的 怀抱,滋润人间的万物。

在茫茫雪野,面对芸芸众生,心中感慨万千。在 这世间,有的人为别人的不幸而兴奋;有的人为了心 中那一团不灭的欲火一次次走向深渊;有的人为一 个穷人的义举不解;有的人为自己的阴谋得逞而沾 沾自喜;有的人为自己一时的无知而自责;有的人为 了升官而绞尽脑汁;有的人在前进的道路上总被小 人搅得心烦意乱;有的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冒险…… 在到处跳动着狂躁,到处弥漫着浮华的今天,到处布 满陷阱的地方,在善恶交织的社会,在新旧冲撞的时 代,面对白雪这面银镜,我看到了自己沧桑的面孔、 无奈的笑脸、无尽的失望和负重的心思。面对白雪这 面银镜,我想无论怎样的奸诈,内心布满了阴暗的 人,肯定也会为之一振;无论平时多么傲慢目空一切 的人,无论平时怎样虚伪狠毒之人,在白雪这面银镜 面前,也会自觉地垂下头来……在物欲横流、人情淡 漠的今天,我想人类更需要雪的无私奉献精神和理 性的昭示。

仰卧雪野,雪给了我启迪和智慧;仰卧雪野,我学会了冷静地思考。 

我在沉思中,忽听到有人说我们还是堆个雪人吧。

我掬起一捧雪,用这芬芳纯洁的雪粉擦了一把 沾满世俗尘埃和沧桑的脸,收起纷乱的思绪回到了 堆雪人的队伍中。

“堆谁?”我问。 

“最好是少女!”大家异口同声。

看来大家都喜欢少女,喜欢少女的美、少女的纯,少女的真,还有少女的善良。

我们滚雪球的滚雪球,堆雪的堆雪,拔松毛的拔松毛,不一会儿,一个少女雏形就做成了。

有人拿起小刀轻轻地凿雕。 

有人用松子给少女“安上”了一对明亮有神的眼睛。

有人给少女“削”了一个柳枝般苗条的腰身。 

有人给少女“戴”上了耳环。 

有人给少女“雕”了一副甜甜的笑脸。还有那微笑时的酒窝。

有人给少女“镶”了一只纤纤的鼻子,还有一张樱桃般的小嘴。

不愧是搞设计的,做设计的几个小伙子还红着脸给少女“安”了一对丰满高挺的乳房。

不到一刻钟,在茫茫雪地里就树起了一尊我们 用百分百的激情和智慧再加上对少女的深刻理解雕 制出的取名为“金沙”的美少女。

“这是我们的偶像呐!”男的忘情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不时修补着局部每一处细小的凸凹。

“这是我们的化身啊!”女的在一旁用挑剔的目光不时虚瞄几眼。

一路上,像我们一样贪玩的游人堆了许许多多夸张的维纳斯雕像,引得过往行人哈哈大笑行注目 礼。在我们看到的所有的雪人中,应该数我们的最有 韵味,因为她不仅有形还有神,形神合一。如今,虽然 她已消融随风而去,但她的微笑永远定格在了我们 的脑海里,仿佛是梦中情人若隐若现。

当我们从白雪皑皑的郊外回来,街边的店铺门 前也多了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圣诞老人。电视里 瑞雪兆丰年的希望和祝福说了一遍又一遍。但愿明 年老家有个好收成。

晚饭后,我带儿子在屋后踏雪。一阵刺骨的寒风 把一个可怜的鸟窝刮得左摇右晃。我说这些鸟儿也 挺可怜的,连睡觉的地方都没了。“街上那些要饭的 人才可怜呢!”儿子不经意的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 我,是啊!夜晚,这些小鸟和乞丐露宿街头一样可怜, 它(他)们将瑟瑟缩缩地颤抖着身子,打着寒噤,忧郁 地注视着漫天飞雪,期待漫漫长夜快快过去,迎来一 个充满希望和温暖的黎明。可是,它(他)们的愿望在 这纷飞的雪花里能实现吗?

第二天早上,推开窗,雪依然在下。

选自《快乐旅行》散文集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