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458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虔敬你—— — 石板街(吴晓明)

点击率:3892
发布时间:2016.12.29

长江和黄河,在历经了亿万年的激情涤荡与温柔绞缠中,终于冲刷出 长江入口北岸的这块土地,它就是曾经滋养出厚重无极的、具有 5000  年 历史青墩文化的海安。

说来也巧,海安县的县城就称为海安镇。孩提年代,县城不大,它犹如 小女纤细的小手,而那条不足六华里长的石板街便是掌纹,是镇内唯一的 街道,东西走向,自然、清晰、脉络分明。

这条石板街,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是古镇街道的典型遗筑。它建于清朝康熙六年(1667 年),用长 64 厘米、宽 46 厘米、厚 16 厘米的苏州黄麻石(花岗岩),横向平铺,用 27 厘米宽,同样厚度、长短不等之条石,纵铺左 右,整个工程历经七载告成。三百多年的岁月沧桑,虽说已逐渐打磨了石 板街当年初建时的雕痕,但大部分石板依旧保存完整,光滑如鉴,从石板上留下坑坑洼洼的印迹可以推测,有过值得怀念的岁月,有过绚丽、辉煌的日子。


儿时我来过石板街,那是怀着一种亲切、轻松、 自在和好奇的心态,且让我事先无需准备,不用进行 身心调整和预演,连之前所有的想象和预测都可以 抛之九霄云外的第一次亲身体验———古街的人文与 风情。

石板街是条“一”字形长街。由东、中、西衔接融 洽、遥相呼应的三段大街组成,每一段的端口既为进 口又是出口。向南 200 米处是一条内城河,与石板街平行,是居民们生活用水的来源。无论从设计、形胜还是历史、文化角度上来看,这条石板古街都具有特色。

错落有致的古民居,沿古街南北两侧依次排开, 具有清朝的建筑风格,古朴与庄严兼容并包,和谐共 生,在视线里呈现一种历史的深沉。屋檐相对,窗与 窗相望。屋的前墙是木质结构,那鱼鳞似的小青瓦, 整齐划一的合盖在木骨上,两头弯曲,波浪形的凹 槽。同时也能看出,经风霜洗礼过而褪色木墙、木制 门廊窗棂,不知刷过多少遍油漆,底漆的颜色变得模 糊而不清。然而,仔细打量,就会惊喜地发现,多数房 子的屋檐上雕有精美别致的图案,有花草、鸟儿、鱼 类,还有小龙、大龙……这些百年老宅,隔距很近,几 乎是房子连着房子,侧壁靠着侧壁。墙壁上的青砖虽 显粗糙而古朴,但没有一丝被岁月的剥蚀而使砖渣 脱落……假如你是首次慕名前来的游客,那种悠悠 古韵的感觉会让你流连忘返;那种古朴而浑厚的情 景会把你带入梦幻般的境界,使疲惫的心身在映满 艺术古韵味的殿堂中得到抚慰。

每每当时钟敲响七点时,古意浓厚的石板街,又 充满了神秘的气息,从街道仰望湛蓝的天空,在天空 底下做一个浅浅的梦,是多么幸福啊,置身其中,恍 如走在一条时光的隧道,记录着岁月的斑驳陆离。吱 吱作响的开门声、咚咚回应的踩梯声、沷水声、锅炉 生火声……疯狂的吆喝声:卖烧饼的、卖麻团的、卖 豆腐脑、卖糖葫芦……热闹、兴盛,犹如过年赶集,撕 裂了原有的静谧和朦胧。

在东大街,尤其入眼的是那座晚清建筑群——— 闻名遐迩的“韩公馆”。公馆的主人叫韩国钧,字紫 石,号止叟,光绪举人。民国初年曾任过江苏省省长。 故居坐北,朝南,系一组完整的四进式宅院。公馆内 斗拱飞檐、粉墙黛瓦、花红草绿、古树参天。临街大门楼气派庄严,上有“天官赐福”、“麻姑祝寿”、“鹿鸣梧 桐”等 9 幅镂空砖雕,透满神韵。门的两侧分列着一 对雕有“暗八仙”和“狮子戏球”图案的白色长方石鼓。载入华中抗日战争史册的“苏北联合抗日座谈会 会址”,依旧保留在这座西式洋房中,供游人参观游 览。

穿过东弯子口,就到了最繁华的地段———中大街。

近看!那一间间造型别致、古色古香的建筑多数 是平房,只有少数带有阁楼,坐落于街边,与对面遥 遥相对。有的店铺、起居室合二为一;有的前间为店 铺,后做生活用房;有的就是纯住房。在白天的时候, 所有主人都将自家的大门敞开着,好让行人扫视一 眼或几眼,这或许是主人想展示一下家境吧!

远看!那两华里长的石板街上,几乎是店铺相 连,商贾云集。饭店、豆腐店、洋货店、百货店、五金 店、钟表眼镜店、裁缝店、照相馆……人进人出,顾客 不断,整条古街都沉浸于喧闹、忙碌之中。小小的石 板街啊!从远古到今日,不知有多少商贾,往返在这 条街道上,将南北货、土特产、茶叶、烟酒运集此地, 分散销售,竟然成了商品流通的集散地。

中午十二点左右,人气最旺要数那些传统的小 吃店和饭店。西侧有一家是海安古镇上最大的饭 店———三合饭店。门面并不大,也没有装修,但生意 特别好,店内坐满了人,门外站着人还在等坐下一 桌。这里没有高档的饭菜,有的都是本地传统的小 吃。早上有骨头汤面、油条、烧饼、馄饨、稀饭……中 午有花生米、猪头肉、大蒜炒卜页、红烧肉、鱼……可 口好吃,价廉物美。

走出巷口,那是西大街的入口之处。让我印象最 深的是一家布店。两间门面,门的上方招牌是“公私 合营海安棉布商店”。据主人介绍,平时店里的生意 只能算可以,不是很忙。特别是到了年底,乡里人、镇 里人一齐来买布置办新年衣裳,店里的人手就明显 不够用了。让我感到好奇的是,收银员高高地坐在店 里东南角,头的上方有一根根铁丝通向台下的各个 售货员。售货员售完布后,不断地将钱、布票、单据用 夹子夹好,伸手将夹子挂到铁丝上,然后用力将夹子 沿着铁丝方向“嗖”的一声传过来,收银员取下夹子, 结好账,盖好章,找好零,又“嗖”的一声传过去,一笔 笔交易便在欢快的“嗖、嗖”声中成交了。

太兴奋了!石板街有如此多的诱惑。以它独特的气场,吸引、包容直至融化八面来客,如诗、如幻,把 你带入充满古老而又新奇的另一世界里!


十年后,你仍然敞开慈母般的怀抱,拥抱远道而 来的客人——我。古镇变化不大,只是多了一条中心 大道而已。这条大道看似比石板街少了些青灰色,明 亮了许多。但说不上喧嚷、繁荣,只是局部的路段人 来人往,车水马龙。

就在走进石板街的那一刹那,不知为什么?我的 整个身子,咯噔!仿佛又见到一个多年的旧友,尽管 岁月沧桑,还是那样的温暖、亲切、可爱!

石板古街,依然如故,灰色古朴。只有少数且规 模大的商铺搬迁到前街的人民路上。那些传统的小 吃店、中药店、手工制衣店、小百货店、布店、刻字社……以及旅游景点,依然都在。

然而,眼前的这条石板古街,虽然离我第一次过 来只相距十年,但看似又苍老了许多。整条街几乎没 有平整的地段,走起来高一脚,低一脚。有的麻石已 经如同打碎一地的玻璃,绽开如花。索性有少数地段 连石块也被搬走了……这也许是经过文革“洗礼”后 而留下的伤痕,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街道两侧的建筑保存还算完好,房门上仍然用 着当年的门吊锁,商铺的板门依然还是那种窄窄的, 早上开门时,一小扇一小扇的取下,晚上关门时,再 一扇一扇的装上。屋顶上因瓦片的残缺换上了新青 小瓦,当然也有些大青瓦,相比之下,显得有些不协 调。有的商铺、居民住房,木制门窗,被岁月剥蚀得没 有了原来的颜色,未能跟往年一样,及时地刷上油 漆。而我,已隐隐约约地预感到,它留下的不再是当 年古意盎然的青砖黛瓦建筑,只是……

当快走到尽头时,天也逐渐变黑了,虽说不如当 年闹热、风光,但整个街内依旧欢快、奔放!还是充满 了激情与活力。

老板们和往日一样,天幕降临时,将点亮的灯笼 低悬高挑,“酒”、“客栈”……随风飘幌,引人、耀眼。 大大、小小的桌凳摆满店内,等客入座。迎往送客声、 划拳吆喝声、酒杯碰撞声以及上街“遛遛”混杂声响 成一片……

 

可是,那是昨天的海安,而不是今天的情形。当我再去那条古老的石板街,让人既有一种深切的怀旧,又有一种失落与无奈。 

这条石板街已变得不仅仅是坑坑洼洼,而且铺设的石块也是残缺不全了。依旧躺在那里的一块块 麻石,似乎显得越来越随和、温婉,往日的风采黯然 失色,成了百年沧桑的古籍。此外,麻石的两侧也从 青砖的夹缝中长出了一丛一丛的青草,连成一小片, 郁郁葱葱,安详地享受着这古老街道的阳光,看似没 有被任何脚印踩踏过。它,已如同失去水分的花朵慢 慢的凋落,这多少有点让我寒心!

街道的两旁,那些饱经风霜的古宅,有些已歪斜 不堪;有些闭门紧锁。往日的吆喝声、酒灯飘幌声、喧 闹声……随便在街道的哪个地方静静地站上一会 儿,都会有亦真亦幻之感,今日这些烟火都已过去 了。做生意的店铺也寥寥无几了。不过那些旧式存在 的理发店、茶室、刻字社、小百货店、裁缝店、老虎灶(炉子烧水的地方)、照相馆……依然还在营业,它成 了石板街上唯一能让人驻足的旧式景观!


几百年来,你曾以其独有的出众风貌和人文风 情,坚守着一个亘古不变的传奇。如今,历史的烟尘 已滚滚而去,只有古老的石板街却还在,变得静寂、 冷清。虽然留给人们只是狭窄幽长的记忆,但上百年 的老街,那一块块石头就像走过的一个个年代,记 载、收藏着一切,人类也就在这其中一代又一代地传 承和生存着,这里的人们也从心灵上真实地感悟到 生命的真谛。同时,它又是一部历史大全,见证了时 代的发展与变迁。

而今,这条沉睡、古朴、典雅、宁静的石板古街, 已被扩建成二百一十平方公里的现代都市,带走了 繁华与人气。不过,你是古镇海安发展的基石、功臣! 没有往日的繁荣昌盛,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兴旺发达。

今日!我站在这栋三十层高的办公大楼上,只要 望着远处跟一条线似的,那条石板古街,心中就会油 生一种虔敬。如同虔敬大地、天体、黄河、长江、先贤 圣哲一样,我虔敬石板古街上的每幢建筑、每块麻 石!

你———石板古街,是海安的骄傲!

选自《散文选刊•原创版》2013 年第 9 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