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521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祭奠黑河(赵永全)

点击率:3893
发布时间:2016.12.29

十多年以前,城北的黑河大桥就是我们一家人常 去的地方。下午吃过饭以后,踏着黄昏的夕阳,迈着细 碎的步子,走近大桥,这条不知从何而来又向何而去 的大河就实实在在地被我们踩在了脚下。那张父母至 今还保存的洋溢着幸福的老照片里定格了一家人的 身影,也定格了脚下干涸的河床,身后已没有了夕阳, 身边的红柳仰着红穗子直指苍穹,周边的暮色沉浸在 亘古的苍茫里。

十多年以后,城北的黑河大桥依然。只是,全家人 各自奔忙,只有我一个人静静站立在桥头。并不宽阔 的河道里,漫漫秋水迎着圆圆的落日软软流淌,落日 一点点下沉,长长的河水就跟随着一步步流淌。暮色 渐渐逼近,那一幕老照片里的亘古苍茫又浮现出来的 时候,我的内心竟起伏不平,望着这干瘦的微波细流, 我的眼前却是一片滔天的洪波巨浪……

相传,上古时候,古老的羌人悠然地生活在这片 土地上。再后来,也就是治水英雄大禹生活的那个年 代,天下洪水泛滥成灾,民不聊生。祁连山下也一样, 洪水四溢,波浪翻滚。于是大禹跋山涉水,察遍九州地 形,左手拿规、右手握矩,风尘仆仆地来到祁连山下黑 河流域治水,他还没有来得及欣赏祁连山皑皑白雪、 合黎苍葱古木,就静静站立在黑水河畔的制高点,怅 望凶波恶浪,恣意横流,四野高坡上苦苦挣扎的难民 双膝跪地,两掌合一,祈求上苍,踌躇满怀的神情赫然 印刻在了他清癯的脸上。一路走下去,先劈开山丹的 龙首山,但水溢到了合黎山还是四处流淌,无法前行,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大禹循规蹈矩,匆匆顺流而下, 又劈开合黎山,河水咆哮西去,终于,使水流畅通无 阻,《尚书》中记载:“禹导弱水于合黎,余波入于流沙”。滔滔流水一路向西直奔古时称流沙的居延海。在 这传说之后的五千年漫长岁月里,黑河流域神秘恒 荒、幽远丰富、浩壮多彩的历史画卷就跟随三千弱水 的波涛洪流奔腾而来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功 绩泽被了黑河流域世世代代的百姓,广袤荒垠的青葱 草木,悠然缥缈的飞禽走兽,西风流云、朝霞残阳久久 驻足回望,陶醉于此,千秋百代不曾眨眼。如果说祁连 山是河西人的父亲,那么黑河水就是河西人的母亲, 巍巍祁连,浩浩黑河,哺育一代代的儿女,延续一代代 的血脉。乌孙。大月氏。匈奴。突厥。吐谷浑。吐蕃。 回鹘。党项。蒙古。这些已经远逝飘零的民族,曾经挥 舞着胜利的猎猎狼旗,跃马疆场,往来驰骋,垂涎于这 苍茫大地雄浑俊美的颜色,铁蹄过处,草木啾然。我 想,他们除了狠劲吸吮牛羊的殷殷鲜血,或许可能就 是肆无忌惮排山倒海地以天为盖以地当床恣意妄为 地繁衍生息,膘肥体壮的牛马,桀骜十足,野性勃勃, 在娇艳炎炎的烈日下,无垠空旷的草地上憋足了劲歇 斯底里地发情、嘶鸣。湛蓝的天宇,苍寒的山岳,幽古 的黑河,依然静穆在洪荒的岁月里,任时间随意流逝, 任天地岑然枯寂。

如今,这些民族随着华夏农耕文明的延伸黯淡地 谢幕了,在历史的烟尘灰烬里,乌孙、大月氏、匈奴、突 厥、吐谷浑、吐蕃、回鹘、党项、蒙古,就像罗布泊一样, 仅成了一个个史书上的陈旧名词,一个个抽象的空壳 概念。一座座废墟,一个个遗址,孤独而又冷清地站立 在西风残阳中瑟缩发抖,它们似乎还想诉说点什么, 似乎又欲言而止,最后,也只是低低垂着披散的头发 咻咻地叹息,发出旷世的幽怨,游离着隔世的荒凉诗意,恍惚中胡茄凄怨声声,琵琶苍哀铮铮…… 

山,还是祁连山,河,还是黑河,天空,依然湛蓝。 

可,我们缺失了什么?我一脸茫然。 

千年无语。 

千百年后,望着随沉沉日暮西流而去的瘦弱的黑河,回想着曾经的曾经,有史以来的黑河,成了泛黄的 史书中已然模糊不清的记忆,但我还是清晰地记着这 样几个不为人所熟悉的人的名字,和他们所做的一些 事情。

明代庞尚鹏曾多次向朝廷提出:对黑河要加以保 护,黑河有林才有雨,有雨好积雪,赖积雪之水,资灌 溉之利。可那罪恶滔天的清代川陕总督年羹尧,在追 剿罗卜藏丹增时,为赶出祁连山深处的叛军,下令放 火烧山,黑河上游原始森林、草原惨遭灭顶之灾!从那 时起,黑河就像一头伤痕累累喜怒无常的野兽,水流 时而呼啸狂奔下山,席卷无数的良田,时而踪影全无, 只留下干渴河床上将死未死的鱼痛苦呻吟,虽然后来 年羹尧曾在黑河流域大搞均水制度,但这些微不足道 的做法又能挽回什么呢?之后,清将岳钟琪征讨谢尔 苏部番族时,在桌子山、木茂山,又以惨绝寰宇的纵火 焚林,取得赫赫战功,留下遗荒千古木草不生的祁连 山在身后默默哭泣。为此,甘肃提督苏宁阿曾撰《八宝 山森林积雪说》,科学论证森林与水源的关系,并奏请 嘉庆帝批准,用万斤生铁铸八宝山碑“圣旨:妄伐一树 者斩”并派人入山护林,想以此保住黑河的命根子,救 济苦难中的苍生黎庶。可苏宁阿刚死之后,八宝山森 林又被奸商大量采伐,一幕幕悲剧繁复重演。光绪年 间,甘肃提督周达武为修府衙,派人在黑河口大量砍 伐参天古木。民国时期,马步芳军队牧马无度,所到之 处,草木为之一光,为修公路、营房破坏大黄山原始森 林近 40 平方公里,部下韩起功在黑河上游大堵麻、小堵麻、大河口肆意砍伐破坏大片天然森林。焦土无言,天地有泪。如今,这些功臣,或者罪人都已经随滔滔的 河水作古,遍体鳞伤的黑河静静承受着刀削斧砍的这 一切。我,除了钻心彻骨的疼痛之外,还能说什么?

历史永远向前的脚步一刻都没有停留过。沿黑河 一路走来,遥远蛮荒异族的单于和阕氏的身影荡然无 存,叱咤风云的张骞、霍去病、赵冲国、沮渠蒙逊、左宗 棠早就灰飞烟灭,北固城、黑水国、骆驼城、黑山城已 将千古文明长埋黄沙戈壁之下。或许,出现在海市蜃 楼里美丽的楼兰古国在向它们招手。那么,现在由谁 来见证这一切呢?天穹满眼的苍凉与静穆,穿透四起 的狼烟,苦苦追寻,从祁连雪峰到古居延泽。是白雪熠熠荒寒了千年万载的祁连冰川?是读旧了滚滚岁月红 尘的红柳丛?是饱经沧桑变幻轮回的沙枣林?是看穿 了地老天荒痴心不改的芨芨草?还是千年屹立傲然荒 漠的神树胡杨?还是眨着蓝莹莹眼睛的马莲花?还是 在大漠中追寻丝绸之路旷古悠悠的骆驼?亦或是依旧 朝着日落残阳软软流淌的黑河水?一串串问号,就像 精光裸露的合黎山上的石头一样,数之不尽,又看不 清,它是来自秦汉烟尘还是唐宋风雨。可能,只是那刀 光剑影、沙场枯骨、残陶断瓦、瀚海烈焰、戈壁秋风、大 漠孤烟、长河落日,悄悄隐没了一切,覆盖了一切。

曾在一本书上读到,水文地质专家通过卫星航片 对古河道遗迹研究发现:史前,黑河曾是一条水量丰 沛横流河西走廊平原、穿越巴丹吉林大沙漠、漫过居 延海三角洲、纵行蒙古高原、抵达呼伦贝尔盆地古河 道、汇入黑龙江、倾注太平洋的与黄河长江不相上下 的外流河。惊叹于此,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改变着黑 河的命运。也还就是在几百年前,受不了沙皇奴役折 磨的十六万土尔扈特人,衣衫褴褛兴致冲冲地从山水 遥迢的伏尔加河畔来到水草丰美的居延海的时候,是 碧波荡漾的黑河水,古韵参天的胡杨林又重新唤起了 这个民族的再一次新生。可仅仅在几百年后的如今, 他们的后代却被狂风和荒沙迷离了眼睛。居延海在哭 泣,土尔扈特男人不再俊朗,女人不再憨笑,黑河水不 再一路欢歌、奔腾不息的流注到他们的家园,飞鸟绝 迹,干涸、枯竭、死亡的脚步越来越近。千万年不倒的 胡杨带着梦想倒下了倔强的身躯,风沙一路刮到北 京。历史又像古老少数民族图腾里的谶语一样再一次 重演,一个土尔扈特很老很老的族长穿着隆重的祭神 服装,双膝跪地,两掌合一,在满目荒凉的居延沙海 边,怀揣着虔诚的灵魂,额头深深地埋在了黄沙里,祈 求上苍。天地为之悲恸!此后,一路又一路的专家走进 了这片沉寂多年的土地,问天索地,寻根究源,尽力弥 补着前人的罪过。

我们的家园还会飞鸟翔集、云环水绕、蒹葭苍苍 么?古老的在风中摇曳着沧桑的甘州木塔喃喃自语, 它仿佛从那大佛寺睡佛朦胧的睡眼中又回到了芦苇 飘漾的云水世界……

我,遥望远远逝去的黑河,也谦恭地双掌合一、闭 目冥祷,用身上滚烫的血液作牺牲、心里呐喊的哀伤 作祝语,深深地祭奠我的母亲河,长流万古。

选自 2014 年 5 月由线装书局出版的赵永全散 文诗歌集 《黑水河畔》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