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中国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1926728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西部散文选刊》正在征稿中
  • “库布其酒业杯”第九届中国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 云南双柏分会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望昆仑

>

正文

望昆仑

点击率:1584
发布时间:2016.02.15

                                                                             望 昆 仑

                                                                                                                                        王 族

  我已记不清踏上昆仑山多少次了,作为一个虔诚的人,每次似乎都是第一次。

  站在昆仑山下,望着那些骨刺般的褐色山峰,我知道,我一面已陷入一座山延绵的生命脉势,一面却又被它的博大和雄浑抛弃。  

  所以,望着望着,就觉得连绵的一群山仿佛是一座山,山山相连,绵亘不绝;它们仿佛无休止地在向着蓝天延伸,慢慢地,就离开了沙漠,成了一座山。

  雪仍然大面积地堆积在山坡上,山坡上有时呈现一条谦卑的小路,那是羊群常年来回踩出的一条石路,羊在上面走来走去,像干净的石头。牧羊人也同样像石头,经年累月移动在这条小路上;他们的目光显得陈旧和浑浊,雪在他们脚下发出清细的声响,这大概便是这非冬非春的季节惟一的声音了。如果起风,是卷着沙土的风慢慢席卷过来,除了为一座山留下一些能证明岁月的尘埃之外,再没别的什么。

  昆仑就这样被集合成了一种寂寞的山国吗?

  而我仍然看见,凹陷在山丘深处的村落和夹拥农户的土墙同时又被杨树夹拥,住在里面的人们十分安静,任那些沙砾随风。

  沙向前涌去,风停之后,他们随便清扫出一路瘦路。而沙砾在每天的风中依然起伏,每一次风起都将使它们像马匹一样疾驰。而人呢,在平静的生命中犹未还原的是怎样的心情?

  那天,我望得眼睛发酸,心里有空洞麻木的感觉升起,它们游移,碰撞,使我的内心变得郁闷。我再也不能思索了,甚至恍若不可能再产生思想。肩膀有种沉重的失落感,似乎什么都不能再想,什么都不可再得……只有苍茫之中的空洞压迫着我,我麻木地转身想返回。

  刚转身,就与一位维吾尔族老汉打了个照面。他先是蹲着,看到了我,便站起身看着我。我朝他走过去,近了,他表情凝重地笑了一下,用手朝一块石头指了一下。

  我走到那块石头跟前,停下,也没发现什么。我回头又去望那老汉,他丝毫没有表情地走到我身边,用手又指了一下石头,说:“石头。”

  “是石头呀”,我有点奇怪这个老人。

  他再次用手指了一下后边说:“去年它在那个地方,今年走到了这个地方。”

  我一下子兴奋起来,蹲下身细看这块石头,它光滑,浑圆,细致的花纹呈现着天然的美。它是怎样从“去年”的“那个地方”走到“今年”的“这个地方”的呢?

  我细细地寻视。

  忽然,我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条痕迹,那完全是一块石头滚动时压出的,似乎还有流水的痕迹;这些欲隐不隐,欲显不显的迹象,浑浊而又硬朗,像一张在沧桑中平静下来的脸。

  我由于完全没有准备,也由于郁闷和空虚,被忽然呈现的、如此惊人的事实给震住了。

  我坐在石头旁边,再次抬头向远处张望——

  正前方的群山依然巍然耸立和对峙,犹如用清一色的石块塑造而成的大型雕刻。被铺了厚厚一层沙砾的戈壁,已经渐渐向上升起,厚墩墩的,像一件裹住了大沙漠的羊皮袄。空谷无声地竖起裂口。风挟裹着尘土涌起了漩涡,向眼帘扑来,如湍急的水流,又像阳光稀释的一种液体,远远地,就有一种撩人的快感。远处,山脚的一条细小弯曲的小河在积雪的反光中闪着白光,它是那么细柔和幼小,却含有风尘仆仆的锐气;它被搁置在如此巨大雄浑的背景里,居然清吟曼唱,像一位纯情的少女,迎着风沙,还有我的目光,潺潺有声……

  “石头会走到什么地方?”我问老汉。

  “不走到什么地方,”老汉自信得俨然一位考古学者。

  “那它——”

  “它为了成为昆仑山。”

  昆仑山!啊,昆仑山是被一块石头完成的?

  我一下子又被震住了。内心充满大地震般的那种动荡。

  我知道这是神奇的一刻,昆仑山像是伸出了一双大手,紧紧地抓住了我。除了这块石头外,谁还能从赤野千里的昆仑山脉看出它的移动,它已经走过了好多个世纪,所以,它是拥有时间的。它的移动,甚至是时间也不能阻挡的,时间不死,世界存在,它又有何忧?

  还有这些走不动的山峰,尽管它们因为谦卑和陈旧不能给你明朗的感觉,但它却守着脚下的这块阵地,等着你有一天心境明朗时,才与你对话。它是昆仑山的故乡,是诚恳的小兄弟;它满怀祝福,经历艰苦磨难而终不改忠诚守望的态度。

  一座山,长成了启发你灵魂的箴言。它经历了时间,并从时间的缝隙中留下母性的感情。从一块石头到最终的一座大山,演变了最为真切的正负两极的美,它真是够包容,够概括的了。

  现在我身边的这块石头就是昆仑山最初闪光的泪珠。

  “妈妈托起初生的婴儿……”

  我在风中痴痴地唱着。我觉得一块石头是在为昆仑山唱歌;一块石头,有一种细柔,弱小而又坚实的情调在里面。

  也就是一座山的形象。

  每时每刻,一座山在原地,在一块石头上,开始运行。

  是昆仑山。


Copyright © 2015 中国西部散文网 Power by www.cnxbsww.com
中国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彩云(书画艺术总监)1360477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