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573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妈妈是位“绣花匠”(张 娟)

点击率:4874
发布时间:2018.07.02

    妈妈这一生没有什么爱好,但她会做女工。绣花、做鞋、缝衣服,她样样在行。我小时侯穿的鞋子、衣服全是妈妈亲手给缝制的。妈妈是我们村出了名的“绣花匠”。

    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那时很年轻,妈妈就喜欢做针线活,我记忆最深的是做绣花鞋垫。夏天温度很高的时候,她常常会把平日里剩余的碎布片找出来,抹上一层面糊,再铺上一层布片,这样重复几次,布片就有些厚了,拿到阳光下烤得硬实坚挺。夏天她就会把一年用的“底料”准备好。母亲从箱子底下取出合适的鞋垫样,贴在厚布片上沿着四周画好轮廓,剪下,这样一双鞋垫就初具成型了,然后在鞋垫上蒙一片白布,用针线固定好,在上面铅笔画好图案。万事俱备,就剩绣最美最好的图案了,如同一幅成形的画,等待你绘上缤纷的色彩。然后,妈妈就在上面画上各种各样的花,还有动物图案,好看极了。

    听妈妈说,很久以前,缝制绣花鞋垫,是女子必修的一门“女红”,她们用五颜六色的丝线,在鞋垫上绣出各种各样的花、鸳鸯、竹子、石榴、蝴蝶以及山石等象形表意的图案,谁绣得鞋垫针脚均匀整齐,色彩艳丽,图案漂亮,就表明她聪慧能干,心灵手巧。绣花鞋垫上普遍绣的是花草鱼虫,还有娟秀如流水般倾泻的祝福文字,一切都是那样灵动富有生机,栩栩如生,无数根彩色的丝线在鞋垫上穿梭,这似乎意味着脚下的道路也绚丽多彩,五彩纷呈。

    从我记事起,妈妈就是村里做针线的巧手,翻开她的针线包,就会发现里面五颜六色的丝线,缠绕着母亲无尽的爱。母亲绣鞋垫是不拘场所和时间的,村口的大槐树下、场院里,邻居家的大门口……随处都可以看见母亲。过去,村里的女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堆,一边拉家常一边绣鞋垫。她们低着头,小小的绣花针在手中轻快的飞舞着,一针接着一针,看的人眼花缭乱,倾听着大槐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的歌唱,嗅着场院里扑鼻的花香,穿针引线的空隙里,其中有人调侃些酸话,大家不由就笑了,粉扑扑的脸蛋顿时笑成了一朵花,比鞋垫上绣的还要美丽。以前的女子基本上都是“女工”的巧手,我的阿姨、姑姑们皆是。

    曾经,绣花鞋垫是乡村堆砌出的最朴实的颜色,深深藏着一股浓烈而又婉约的中国民间风情,牢牢根植于人们的心间。就连农村姑娘出嫁时的嫁妆里绣花鞋垫也必不可少,亲手绣制一双代表女孩子一颗真心的鞋垫送给心上人,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千针万线纳出的鞋垫,带着她们的祈愿和情思,将一腔热情和祝福移于亲人脚下,让他们平安、稳健、盈盈地走过漫长的岁月。“七彩花线细又长,奴家日夜绣花忙,黄连怎知相思苦,万线千针寄鸳鸯”。

   斑驳的儿时记忆中,深夜,当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常常看见母亲还在灯光下全神贯注的绣鞋垫,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针穿过鞋垫“嗖嗖”的声音。很多时候,邻居的姑娘要出嫁了,都要来找妈妈帮忙绣喜字门帘、窗帘盒被褥什么的,妈妈总是很热心的帮忙。小时候我们表姐妹穿的衣服总是比别人好看,我的小裙子,小外套和小书包上总是有很多漂亮的花,很招人喜欢。尤其是每年春节时,那是我最期盼最得意的时候,我总是早早盼望让我幸福骄傲的与众不同的新衣服。如今那些往事已经成为我记忆中最温馨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如今,母亲已经快六十岁了,头发白了,眼睛也有点花了,但每次当我们回家时,她不仅会将绣好的鞋垫送给我们,还有做好的棉鞋和拖鞋,现在她还赶时尚绣起了十字绣,她不仅把这份特殊的爱给我们,还给快要结婚的弟弟也绣了十字绣,每每把崭新的鞋垫放到鞋子里时,总有种说不出的暖流在心间荡漾。原来,远在他乡,如蒲公英一样飘了这么多年,一直是踏着母亲亲手做的绣花鞋垫一步步走过来的,经历了太多的煎熬,悲欢离合,失败和挫折,不论是平坦还是坎坷,让我走得如此平安、健稳、从容。因为我知道,那绣花鞋垫里有母亲的爱,千针万线里寄托着母亲的祈愿和情思。

    现在人们的生活已大大提高,几乎没有人再这么费事的绣这些“工艺品”了,花上几元钱就可以买一双不错的鞋垫了,花几十元钱就可以买一双很不错的棉靴和拖鞋,而妈妈依然守着这份执着与真情,真是不容易啊。小时候不知道妈妈的辛苦,只知道别人夸母亲的手艺,心里就高兴,而现在,每次看见这密密缝织的手工,幸福骄傲的瞬间,分明感到有种玻璃碎在心里的疼蔓延开来。

    时光如水,似水流年淡去了我们多少回忆,匆匆的光阴里我们失去了多少曾经的友谊与爱情,却唯独妈妈的爱她永远站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呼唤着我们,永远也不会离去。细细咀嚼生活的况味,我才真正明白,无论我们飞得多高多远,也永远像风筝一样离不开母亲的视线,母爱就是系在女儿心头的那根线,如果这根线断了,那风筝就再也飞不高、飞不远了。想起了妈妈,羁旅漂泊的游子就会萌发起一个心愿:快放假了了,回家看看。 

    莺归燕去,春去秋来,母亲在一天天衰老,而她的爱却像永不枯竭的甘泉。结婚的时候,妈妈亲手给我俩每人做了10双绣花鞋垫、8对绣花枕套、被单和一些大大小小的家用饰品刺绣,双手紧握着妈妈的绣花手工,舍不得用。耳边传来电视剧里正在唱的一首歌:“是不是离开家才会长大,直到我走到了海角天涯,抖落了身后一路的繁华,我仍然走在你思念的天空下……”我的心一阵暖流在汩汩流淌。我亲爱的“绣花匠”妈妈,我永远为你自豪和骄傲。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