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20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天下黄河/黄 浩

点击率:1925
发布时间:2022.02.24

此刻,我与女儿就站在马镇的黄河岸边,看一条浑黄的长河流动,巨大的水响,似从天边涌来,带着颤动的音符。是谁拨弄着这条万古而伟大的河流,不舍昼夜地奔流。

六岁女儿的那双小手,不由自由地伸进黄河里,任那黄色的波浪涌来,淹没她的小手,又退了回去。她小小的手开始触摸黄河,金黄色的沙滩被水浸湿,沙波纹黑黑地隆起,极像一幅沙画地图。她从未见过这么大的一条河,满眼都是飞奔的水流,让人感到一阵眩晕。她是否摸到黄河坚硬的骨头,摸到了五千年奔流不息的狼烟,我知道她什么也没有摸到,她只是感受到黄色温暖的水温,漫过她的全身。她还太小,她还不懂这英雄的颜色,黄河就是一部中国的史诗。“爸爸,黄河为什么是这种颜色?”我说:“因为它携带着黄土,携带着故乡,携带着中国。”女儿似懂非懂地看着我,她蹲在黄河的岸边拉着我的手,我拉着黄河的那双大手,挺起高贵的头颅。



我的家乡就坐落在黄河几字弯上,我是听着黄河船夫调长大的。“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几十几道弯上有几十几条船,几十几条船上,有几十几个艄公把船扳。”每当听到这悠远的歌声,我就想起黄河,想起故乡,想起生活在黄河两岸的这个民族,它曾是苦难的,也是新生的。黄河的清晨,是钻着裤腿的风儿的专场。站在黄河岸边,看天空的鱼肚白,卷起灿烂的朝霞映红水面,有几只飞鸟滑向水面,在水里啄着金豆,那是黄河每天蓬勃的早朝。黄昏夕阳慢慢地掉进了黄河,连木船和艄公也染成金色,我分不清人、船、水,谁在谁的上面,它们都跌进金色里。有黄河的四季,就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像多彩的几件单衣,披在黄河的肩上,无论是春天还是冬天,都有白天鹅扇着翅膀落在水里,起飞助跑都旋转在黄色的水流里。黄河的水流是那样湍急,水面上到处都是漩涡,它与风浪一起跃动,掀起小木船倾斜的秋千,再老的艄公也有失手的时候,它的流动躁动着一种可怕的力量。

黄河的源头在青海省的卡日曲,有五个泉眼汇成,只有碗口粗的水,清洌洌在水草间汩汩跃动,草原之上就是白雪皑皑的雪山。原是圣山下一股清澈的溪流,谁也无法想象,一条小溪能汇成长河。五千里路云和月,就有几百条大小支流都奔向你,投向你神秘的路径。伟大的黄河创造了九十九条弯的路,它找到了一条奔海的正确方向,于是从小溪蜕变成大河。

晋陕峡谷层峦叠嶂,怪石嶙峋的土石山区有高大河床,两省鸡犬相闻,锁着滔滔的一条黄水。在中国的版图上,最醒目的长河是黄河;醒目的不只是它浑黄的颜色,还有那像山峰一样竖起的几字弯。中国的长江、黄河都是从东流向西的河流。然而当你面对黄河,面对几字弯时,你发现黄河从南流向北,又从西向东流,然后又从北流向南,这是极为少见的现象,它不断地改变方向,一定要在辽阔的大地上刻下几字弯的形状。那是母亲生你时的胎记,你的一个弯绕得好远,让我找不到你的流脉,你在崇山峻岭之中跟我捉迷藏。在飞机上,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几字弯,黄色的身躯像一条孤独舞动的飘带,缠在几字弯巍巍的群山间,这里是黄河最惊心动魄的河段。我看见暮色中黄河飞翔的翅膀,扶摇在晋陕峡谷,几字弯上的天河,下了一颗红色的蛋黄,浮在群山万壑之中,在你之中,就在这广阔之中。你是那么的壮美、辽远、咆哮而深情,与黄土紧紧地相依相偎,你对家园的回望,更多的是带走黄色的泥沙,让自己彻底变色,雕刻上高原生命的深深烙印。



《诗经》中曾有许多诗句是对伟大黄河的记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河水洋洋,北流活活。”一条长河是一个民族成长的记忆,也是孕育一个民族文明发展的不竭动力。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五千年汤汤之水如母亲的乳汁,滋养着一个伟大的民族生生不息。任何一个民族的繁衍都离不开一条伟大的河流,无论是印度的恒河文明,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的两河文明,还是黄河文明,大河早已成为人类走向未来的依靠。上古时期,为什么人类总是在靠近河流的地方生活,因为水是生命之源。伟大的黄河与中华民族共存共生,患难与共,她如一位饱经风霜的母亲,将她涓涓的细流流进辽阔的大地。这条横贯中国东西部的长河,飞速涌动着强大的活水,涌动着巨大的力量,大河是有翅膀的,它的飞翔紧紧依靠着生存的大地。

龙羊峡上倾倒的一河之水,从天空断裂成白色的飞沫,像一场爆炸的天雨,跳涧的河碎成无数朵飞花,落入深潭,黄河获得了新生。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一条大河的依傍,必然是悲哀的。没有黄河就没有中华民族,黄河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源头。每当我看到黄河,我的内心就特别激动,特别自豪,那是令一个民族回到原初的伟大河流。当我在兰州市黄河的岸边,看到巨大的黄河母亲像时,我流泪了。黄河母亲慈祥的眼神看着孩子,那个趴在母亲身边的婴孩,是温暖而幸福的。那眼神流露的是对母亲的一种依恋,婴孩的头发是卷曲的,母亲是中原人,孩子是混血的,象征着我们是一个多民族的大家庭。十分幸运的是在兰州的黄河码头,我有幸坐了一回羊皮筏子。八个羊皮袋子,用气打起来成为一条简易的船。每个羊皮筏子上可以坐五个人,包括一个艄公。黄河上的小木船我曾坐过好多次,只有羊皮筏子让我感受到了风险。由于面积小而轻,每一个浪打过来,皮筏都要摇摆,生怕掉进那汹涌澎湃的黄河。自从坐上羊皮筏子,叫喊声就没有停过,尤其是女人,而坐在笩子上的我从没有那样镇静过,在与湍急水流的对视中,看到了黄河母亲的强大力量。从没有离黄河这么近,可以说屁股底下就是滔滔不绝的黄河,那巨大的涛声,那浑黄的水流,卷着浪花奔跑着,成为水面上万朵盛开的泥花。绵延不绝的满岸水流,在河床上撒欢,一些漂浮的杂物在漩涡中打转,你能看到宽阔的河面像一面变了色的镜面,闪耀着流动着的青春,一泻千里。



在黄河文明的两大新石器时代的重要遗址中,陶氏遗址和石峁遗址的发现,无疑是石破天惊的大事。巍巍石峁把中华文明又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尤其是石峁遗址的皇城台发现了巨型的阶梯金字塔和宏伟的宫殿,让我们对4300年前的黄河文明,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石峁古城充斥着数量庞大的精美玉器,价值连城的玉人头是石峁的镇城之宝,令人惊奇的是石峁的玉器不但插在城墙里,还插在石头里,石峁遍地都是玉石。考古学家发现石峁玉器有一部分是和田玉,新疆的和田离石峁是如此遥远,和田的玉石是怎么来到石峁古城的。考古学家把目光投向黄河,他们认为和田到石峁有一条玉石之路,而且这条路走的就是黄河水道。我们从石峁皇城台的挖掘中发现,皇城台上有大型的玉石制作作坊。如果有一条玉石之路的水道,这个推测是正确的,那么上古时期黄河的水量特别大,黄河的一级支流秃尾河也是可以行船的,和田的玉石经黄河流域就能到达石峁古城,黄河黄金水道真正变成了玉石之路。这样的玉石之路,古老而久远。

站在神木西津寺的长廊上,长风习习,从晋陕大峡谷而来,从黄河的水面而来。西津寺柏树叠翠,石狮长啸,群山呼号,左扭柏依然长在聚宝盆里,西津寺不就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吗?老和尚云游去了,小和尚变成了老和尚,他也云游去了,都到了时间的深处。晨钟暮鼓声里,天地悠悠,悲伤的不仅是西津寺,还有时间老人。兴盛一时的东津寺,也因一把大火烧成废墟;悲伤的不仅是东津寺,还有那呜咽的黄河,日日滚动着黄色的眼泪。五千年的汤汤之水滋润着世世代代的华夏子孙,逐水而居的房屋建起来了,渐渐地聚成了村庄、城市,这是黄皮肤民族的家园,沃野千里的冲积平原,引黄河之水而成粮仓。在晋陕峡谷的沙洲冲积扇上,茂密的枣林成为黄河滩涂的一道风景线。一颗枣就有一种情怀,站在高高的枣树上,日日沐浴阳光听涛,它的成长是与涛声连在一起的。黄水、峡谷、绿树、奇石、红枣咖啡、蒙汉天书、神木神奇,神山神往,成为陕北高原最遥远的壮丽风景。

一山飞秦晋,二水锁夕阳。天台山是黄河流经晋陕峡谷的一座名山。它的知名在于此山有闻名仙界的大天台,有情侣石,有鹊桥,更重要的是此山巍峨、险峻、挺拔而富有诗情画意。让你大开眼界的是天台山的左边是狂野的窟野河,右边是滔滔的黄河,两河夹一山,让天台山紫气东来,云吞雾绕,常常出现两河瑟瑟锁夕阳的圣景。当天台山罩在一片烟雨中,你看到黄河上的那艘老木船,从雨雾中飘出,那个老艄公就像神仙一般飘来,从黄河来,从白云上飞来。这条河记载着这个民族的苦难。无数次的战争、杀戮,外族入侵成为黄河这部民族的史诗,最悲壮的色彩。黄河的颜色是我们民族的起源色,更是无数英雄的底色,那是一个民族血管里的血液,是鲜红的鲜血。陕北这块土地,是没有被日本侵略者占领的净土,是黄河天险阻挡了侵略者的铁蹄。这个民族不屈的精神,你就能从这条伟大河流中听到,听吧,那巨大的涛声迸发出巨大的力量。

在凤凰山的黄昏俯瞰黄河,黄河像一条蜿蜒在群山中的黄色巨龙,远处天水相接,消失在橘红色的霞光里。那在暮霭里,涌动在川口上大河的气息,弥漫在晋陕峡谷间。黄河中游之水平静地流淌着,不动声色地向二碛奔流,等待它的是十米的落差、是险滩,还有更大的断崖壶口,等着它跃身龙槽,而脱胎换骨。冬日里黄河,河中间常常停留着一片沙洲,暖阳丝丝扣扣地打在沙洲上,一只鸟飞翔在长河上,缓缓地滑翔在沙洲上,倾听河水的欢唱,仰望着这条长河。裸露在河中央的这块沙洲,成为孤岛,成为飞翔中鸟雀们停留的驿站,晒晒冬日的暖阳,听听涛声,沙滩上伸伸腿,眯一会儿眼睛,是飞鸟的幸福,更幸福的是能啄水中的一条小鱼,给它茁壮的希望。它就站在水中央凝望着这条长河,那是最好的角度,氤氲的水汽弥漫在水面,黄皮肤是骨子里的颜色,那就叫中国。这条奔腾不息的水流,是聚起了万条支流的性格,再狂野的河流,只要汇入黄河就变得安静起来,围绕在母亲的怀抱它懂得了胸怀和辽阔,黄河的方向就是中国的方向。

秦晋两岸的黄河儿女,一代又一代黄河人,驾驭着小木船迎风逐浪,摆渡着两岸的一代又一代人的荣辱兴衰。秦晋之好源远流长,拉不断的秦腔,唱不完的晋剧,鼓乐之声就融入那巨大的涛声中经久不息。那个唱着《黄河船夫曲》的老艄公,随时光已远去了,他的子孙们依然在黄河里驾着船,唱着那九十九道几字弯。昔日抛一网,万鱼蹦跳,水清鱼肥;而今抛一网,没有黄河鲤鱼,其他鱼类也很难捕住。昔日纯净的黄色的水流已变成青黑色,千年黄河变色了。艄公们埋怨着这条长河,断了他们的财路,黄河悲伤地流着,她也想听那辽远的船夫曲,但她无法阻止滤过黄金的毒水的侵入,她的躯体已感到剧烈的疼痛,她带泪的哭泣从水面夜夜飘来,惊醒了丰盈的大地,黄河病了,这一次,病得不轻,需要猛药,需要刮骨疗伤。



山西省的河曲县是黄河中游闻名的古渡口。新中国成立前,民谣里唱:“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这是对黄河岸边人们贫困生活的描述,河曲也是晋陕蒙老百姓走西口的起点。当黄河上的木船载着人们离开家乡的时候,苍茫的黄河是否知道,大千世界哪里能容得下我们,哪里是我们的立身之所。没有人想离开故乡,离开故乡那天,心里明白故乡再也没法养活他的儿女,天无绝人之路,走西口成为人们寻找生命的出口。想当年,越来越多的人,沿黄河溯流而上走西口,那是时代强烈的印记。山西的碛口古镇,黄河中游重要的水运码头,也是中国北方油料的集散地。想当年古镇是多么的繁华,镇子里有百多家油料手工作坊,油老板们走南闯北,成为晋商又一支重要的力量。碛口古镇的纤夫是黄河上远近闻名的一个牌子,当年进出码头的商船特别多,溯流需要纤夫拉船,纤夫们大都是壮汉,他们赤裸裸的身子暴露在黄河边的瞬间,我看到了一种力量,看到了平日里藏在衣服里的身子,突然展现在天地之间,黄铜色的皮肤闪耀着一种人性之美。宽阔的肩膀拉着一条长绳,弓着腰使劲地向前,绳子勒进肉里留下深深的痕,那是生活之负,还是命运之负,压得纤夫们喘不过气来。此时的纤夫的号子,从黄河水面传来,深沉而有力量,特别能鼓舞人。黄河号子,是一群赤裸之人,向天的呐喊和呼号。面对黄河,他们看不出一点羞涩或难为情,在他们眼里黄河就是亲人,就是儿女们伟大的母亲。在母亲面前,他们没有秘密。我常常为黄河上这种赤光光的暴露震撼着,从此他们再也不遮遮掩掩了,那是天地间闪亮的一次放纵,从此,你就彻底地融入黄河,渐渐成为它的一部分。

站在吴堡川口那高大的纪念碑下,我看到壮阔的晋陕峡谷,随平静的水流躺在黄河两岸,一条大河终于松开了它的肩膀,开始了缓缓流淌。今天我们不得不佩服毛泽东,找到了陕北这块好地方,它紧靠的是黄河天险,这是最大的阻隔,越过它难上加难。对黄河的理解没有人能达到毛泽东的高度,这种高度让毛泽东在陕北住了十三年,这十三年也是定天下的十三年,黄河功不可没。日本人曾试图越过这个天险,但多次被国民党和共产党的部队阻击在黄河岸边;国民党胡宗南三十万大军进攻延安,毛泽东在群山中转战陕北,没有离开陕北,没有离开黄河。1948年毛泽东为什么要选择吴堡的川口,而不是其他地点东渡黄河,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伟人的一个举动足可以影响一个时代。那艘船连同船上的那些人,都被我们复制成雕像永久地放在川口,可惜那代人已经远去,远去的还有载着伟人的那满河的黄河水,大理石是供后人瞻仰的。川口本没有什么,只是一个渡口的名字而已,而伟人的气息和精气神还留在川口,那才是值得我们追逐的存在。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今天我站的川口也是伟人登船的地方,但那黄河之水已不是当年的水了。当年毛泽东在黄河的船头回望川口,其实是在回望陕北。陕北的十三个春秋,给了毛泽东更多回旋余地,让他得以养精蓄锐,腾出手来为未来的中国布局,黄河天险给了毛泽东一种巨大的庇护。那船上还有扳船的艄公,还有举枪的士兵,那船底的浪花让你能感受到当时行船的风浪,主席说还是照一张相吧,那是对黄河的眷恋,还是对陕北的眷恋,其实川口的那艘船不就是中国之船吗,行走在滔滔的黄河之上。大山巍巍,大河滔滔,手挽着手,肩靠着肩,中国人枕着它的涛声迎来日出。毛泽东也一样,他就在黄河边上与敌人兜着圈子,最后把敌人装进了精心布设的口袋。它总是隔着重重的远山,凝望这条大河,这条浑黄的河流是那样富有力量,它流淌了五千年,依然像少年一样,能带给他无穷的力量。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河流能与黄河相比,坚毅而勇敢,吃苦而耐劳,怒吼而前进,咆哮而斗争,泪流满面而不屈不挠,那是骨子里的中国啊。

吴堡黄河二碛是有名的险滩,险滩多石头,被浑黄的水流冲刷了多少年,那石头已经有了灵性,成为一块时光机。水擦着石而鸣,就成了震天的涛声,而看不见石,这些石是听着涛声才有灵魂的。石在河底相拥着,夏朝的、商朝的、周朝的、唐宋的、明清的,还有没有更久远的年代的。青色的那块石头,据说是黄帝时期的石头,顺着黄河冲到了二碛,卡在了石缝里,再没有出来。他是二碛黄河奇石滩年龄最大的长者,白发童颜,飘飘欲仙。仙石的树枝有两只鸟站在上面,彼此嬉戏,特别逼真,犹如鸟类的活化石;你看红色的那块,像阴阳两块太极图;那块石头上有一个明月,明月下有一个跳着胡旋舞的嫦娥;在海面上,我看到了帆,看到了夕阳;在那些石头上,我还看到树木、狗、老虎、星星、太阳的图案,人间万象都蕴藏在黄河的石头里。米开朗琪罗说:“我从大理石里看见被禁锢的天使,只有不断雕刻才能把她解放出来。”千百年来,一块块顽石被黄河水流推动着,在这条长河上滚动着、冲刷着、描绘着、塑造着,那条河就是一支大笔,为那些石头涂抹着酸甜苦辣,阴晴圆缺,悲欢离合,这些水下的黄河奇石,也有被禁锢的天使,只有不断地雕刻才能把她解放。

陕北歌王王向荣把黄河船夫调,晿得回肠荡气,千转百回,那真的是九十九道弯上转过来的黄河长调。在陕北每天都能听黄河长调的县城有三座,府谷、佳县、吴堡。而在这三座县城中,我独钟情于吴堡。吴堡的美在于深闺中的小城,仿佛静寂的时光还没有走远,那是慢节拍的生活。吴堡的美更在于黄河之美。一座小城挂在黄河边上,极像黄河的一串耳坠,喧闹声里也有黄河的气息。吴堡的滨河人行长道,可一边散步,一边观柳,一边眺望黄河。尤其是夕阳熔金的河面,细柳看长河,野鸟驮夕阳,成为一个景观。吴堡的每颗枣都有情怀,听黄河的船歌,听纤夫的号子,看那赤裸的汉子是怎样的卖力地拉船。滨河路离黄河那么近,一条大河成为这个小城的一条河,它占据了多么大的优势。临水而居,窗前扑面来的就是黄河,是夜遮住了你的容颜,我只能听到长夜弥漫的水声。只有星星、月亮才能打开一个缺口,让我看到你夜色里的声音。你的流动从未考虑白天黑夜,不停地奔流是你伟大的梦想。



一把大壶装了一条汹涌澎湃的长河,这是多么富有诗意的一件事,任何事情喧闹之后,总归要回归平静。通过这把壶的一收一放,旋出龙槽的水流就开始平静下来,因为在跌落龙槽的路途中,它释放出了强大的能量,散发出巨大的水雾笼罩在壶口。一条彩虹横挂在水雾里,像搭在龙槽上的一座仙桥,爱情在这里相遇,彩虹的深处就是天堂。从陕西看壶口的黄河,那是天崩地裂,毁灭一切,摧毁一切,撕裂一切的感觉;从山西看壶口的黄河,那是一种飞翔的感觉,天地间的一切毁灭,都可以重塑。跨越壶口,就是跨越黄河,不管你用什么方式,你都是英雄。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民族,不管你承受了多大的伤痛,请你来看看壶口,看看黄河从绝壁中断然落下,是渡人,也是渡己,从起死回生的一幕里,你就会获得无穷的力量。看一回壶口就淋一场雨,那是在蓝天、白云、太阳下,创造的一个雨季,是黄河这条长河独有的帝国。

在堪称民族史诗的《黄河大合唱》之《保卫黄河》一章中,“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让我们感受到伟大母亲河带给我们的震撼,那声音里有屈辱、哀号、抗争、怒吼、复仇,那是中华民族奏响的最强音。“保卫华北,保卫黄河,保卫全中国。”当诗人光未然在民族危亡时刻,第一次面对壶口,面对狂泻的黄河时,写下了著名的《黄河》组诗。黄河组诗是中国人不愿做亡国奴的一次声嘶力竭的呐喊。如果说《黄河》组诗只是黄河的皮肤,那么经冼星海谱曲的《黄河大合唱》,就是黄河的魂魄,是青纱帐,是打击敌人的疆场。当一百多人背靠滔天的黄河,擂响了黄河史诗:朋友,你到过黄河吗?你听过黄河上的船夫曲吗?你见过裸体的拉纤汉子吗?如果你没见过黄河,那你就去壶口吧。那是一个民族的百年的疼痛,黄水汤汤,黄水巍巍,黄河之水天上来。站在她的面前,你从未自卑,你多像她的孩子啊。她是那样的辽远、悠长,任何侵略者在她面前都会发抖,枪炮之声,将被汹涌的涛声吞没,把侵略者赶进巨大的壶口,赶进沸腾的龙槽,那是黄河为他们准备的坟场。

冼星海在延安演奏《黄河大合唱》时,毛泽东与周恩来亲自观看过,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延安离壶口瀑布并不远,我不清楚毛泽东当年是否去过壶口,他看过飞天的黄河吗,如果毛泽东在陕北没有去过壶口,那将是毛泽东一生的一件憾事了,也是壶口的一件憾事。黄河的精魂与骨脉和伟人毛泽东擦肩而过,真是壶口的不幸。那个中国大诗人毛泽东,错失了写壶口的机会,而壶口也失去了登上毛泽东诗词的那双辽阔的翅膀,而名垂青史。光未然看到壶口而生《黄河》组诗,而成民族的史诗,若毛泽东看到壶口瀑布,他必诗兴大发,他的诗气势更高,他的诗定会成为黄河的一座丰碑,可惜这样的假设让我们难过,毛泽东做诗人的时间太短了,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上。黄河失去了一个诗人的赞美,而成就了一个新的中国。谁也没有想到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毛泽东选的根据地离黄河的壶口瀑布并不远,他甚至可以嗅到黄河的气息,甚至可以听到壶口惊天的巨涛,黄河始终成为他的左膀右臂,成为保护他的天然屏障,让他得以在陕北休养生息并发展壮大。



一条五千多公里的长河,逶迤在遥远的地平线,那闪亮的水流像蜿蜒的镜面,山川和大地都是她的倒影。在飞机上看黄河,只有陕北的黄河是流在皱纹里的影像,像那密密的木版画,多姿而悲苦,那大地的皱纹是五千年的忧愁吗?壶口是黄河的伤口,只有在壶口你才能看到黄河的横断面,你才能看到骨子里的黄河。无论是惊天的大涛,还是拍岸的千堆黄雪,那耸立的危崖,飞翔的水流拍石而粉碎。氤氲的水雾幻化成大地的露珠,滚动在龙槽的上空,如万千条水龙在争抢龙珠。轰轰之声如巨雷,几千年从未停息,黄河之水不是天上之水,她是从中国人的血管里流来,跟着战乱、瘟疫、洪水、地震、侵略、杀戮而来,涓涓清澈水流会变成鲜红的血液,无数的生命在河流中枯萎了,羊皮筏子在怒涛中奋勇突围,集小溪而成支流,集众多支流而成大河,没有一条大河不奔向海洋。为了梦想就得付出代价,忧郁、伤痛、青春、眼泪、生命,让黄河变成了浑黄的水流。在壶口我打开了黄河一层层的伤口,五千年你从未喊过一声疼痛。

见到壶口,我们才能更深刻地洞察黄河这条伟大的河流。伟岸、魁梧、豪迈、奋勇奔流,像无数个前赴后继的英雄,英勇地一跳,就擂响大地的鼓点。只有亲临黄金般瀑布的咆哮,被那狂奔的水汽窒息,你才能懂得黄河,懂得黄河的博大与壮阔。离壶口二三里路,你就能听到巨大的回响,轰隆隆地扑面而来。当地人说:“黄河最大的响声是在流凌的时节,那声音大得怕人,可以惊醒夜晚睡觉的人。”成群结队的流凌向壶口涌来,在河面形成一个巨阵,终于开河了。河面上漂着白花花的冰层,极像浮在水面上一朵朵白云,随水流的冲击而不停地摇摆,翻个滚是常有的事,冰块与冰块不停地撞击,咔嚓,咔嚓之声响彻云天。当冰层跨越天空,砸向石床时,整个壶口都奏响了黄河的谣曲,无论是扳船调,还是艄公调、船夫调,都是黄河之歌。停下你的脚步吧,一个人静寂地坐在壶口,看一河之水东流,看太阳东升西垂,河面洒满金粉,月圆月缺,花开花谢。夜深了,满天都是星星,燃一堆柴草,火光中的水声是最温暖的叮咛。每次回眸黄河的一瞬间,我都要流泪,那是儿子对母亲的情感,我们迟早都要离开,但黄河将奋勇奔流。

佛陀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只有到过壶口的人,才有资格说“我似乎懂得了黄河”。扑面而来的爆炸中心的水声,像千军万马擂响了千面大鼓,震得我耳膜生疼。黄河之水刹那间从天际涌来,黄黄的汹涌着整个河床,谁能想到一条大河流到这里,突然就无路可走了,前面是断崖、深涧,没有路的时候你就是路,勇敢地跳下崖去,迎接死亡。那个可以吞没一切的龙槽,深不见底,一条河无路可走时,选择集体自杀,是令人敬畏的一种生存哲学。那条巨大的水龙,在高空被摔成粉末扑向龙槽,滔天的大浪翻滚着水沫,在龙槽里沸腾不已,飞翔的水汽龙腾虎跃,沾湿你的眼眸。仰望这挂在悬崖上的瀑布,像硕大的黄色玉珠撞响龙宫的玉盘,敲打着铁石般的大地。龙槽被千钧之力探着底,水底被水翻转着,像满槽都是滚烫的热水,可以让一切都消失,一切都重塑。天下黄河一壶收,这壶是多么广大,它能装下黄河,也能装下黄河的伤痛,这把壶让这条黄色的河流凤凰涅槃,得以重生。这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胸怀,我总认为黄河的大气沉潜的气质,不屈不挠的信念,苦难之中奋勇的吼叫、呐喊,更像中华民族的性格特征。面对壶口,我深深地被震撼着,这条河给了我们力量、勇气和不屈的精神,它像神一样地存在,守护着这个伟大的民族。



隆冬,在晋陕峡谷的土石山区,我在高山之上眺望黄河,黄河是一条青绿色的河流,那是流凌中的黄河。满河满河漂着望不到头的白玻璃,汹涌而来,扶摇在青绿色的水面,像一艘艘小小的白船,无数块冰凌摇橹在黄河,河面上形成了巨大的方阵,它们涌动在青绿色的一面镜子之上。它们拥挤着、摩擦着、碰撞着,不时地从水面传来声响,此起彼伏。那是河流上力量的接力,也是声音的一种传承,它们都是黄河的船夫曲。我知道这些漂在黄河水面上的冰块,最初也有巨大的体形,是不规则的方块,在数千里的漂流中,它慢慢地磨成了圆形,它会遇到无法想象的险境,冰凌与冰凌,冰凌与河岸,还有险滩、断崖、巨石的碰撞,你看到漂浮在河面上的冰凌,都有它的生命故事,而且每块冰凌的故乡都不一样,它们是从不同的支流汇入黄河的,带着故乡的味道和芳香,它们都是有血有肉的群体。

一条青绿之水缠绕在灰黑色的大山间,亮翅的黄河更加耀眼,转眼间,就变成了黑灰色,阳光是河流的调色板。那是一条通天的水道,从这里一直伸向遥远的天际,弥漫着丝丝河流湿润的水汽。水从天边来,漂来的还有李白、杜甫、岑参、高适、孟郊赞美伟大黄河的诗句;漂来的还有十四个王朝,四百多名皇帝,他们都随黄河之水远去了。黄河流凌,如此壮美,像站在天地间的无数个盘古大帝,洪荒而充满无穷的力量。站在晋陕峡谷,红色的酸枣挂在树枝间,特别明丽、耀眼,红果裹在芒刺间,那红色的尖刺总要刺向采果人。我以酸枣树叠黄河为背景,拍了一张黄河酸枣流凌图,献给伟大的黄河。

沙峁头是黄河与窟野河交汇的一个古村落。历史上村子有三条街,其中一条街就在黄河畔上,那可是古渡口,店铺林立,商贾云集,是晋陕峡谷有名的商品集散地。沙峁头的人说,每年初春的流凌,那冰裂、冰塌的响声,更具冲击力,让村庄彻夜未眠。窟野河是狂躁的一条河,它把巨大的石头推向黄河,但它汇入黄河就宁静起来,再野的孩子在母亲面前都要归于平静。今天当我站在沙峁头古渡口上,看那大石,看那天边漂来的一河流凌,铺满了水面,像一朵朵开放的并蒂莲花,那一朵朵并蒂莲就是一个爱情故事,它们在黄河的冬天结缘,航行在爱的河流上。当一颗金豆吐出万道金光,黄河熔金,我看到了满河莲花的心灯已经全部点亮,晶莹剔透的是新娘美丽的婚纱,被金色染成了一抹绯红,那是黄河上千万个新娘举行的一场盛大的婚礼。我被流凌的黄河震撼了,这磅礴之势,世界上没有一条大河能与它相比,我跪倒在黄河岸边,这厚厚的冰层,曾经就是水面上漂动的流凌啊,你的博大、壮阔;你母性的柔美;你父亲的广阔和力量,你雄伟的气魄;你坚定的信念和意志,让我一生都高山仰止。

黄河是流经黄土高原的一条河流,它狂野、彪悍、倔强、坚强,它的韧劲是任何河流无法比拟的。一河清水向东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中国人伟大的梦想。黄河两岸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植树造林还林还草,是保护母亲河的重大行动。我们惊喜地看到黄河两岸,已被绿色的林草覆盖,草不但保持了水土,红色的木枣已成为沿岸农民的致富希望。让黄河两岸形成蜿蜒中国的两条绿色长龙,让山绿水清人富成为大地的绝配,丰盈的两岸成为滋养民族成长的粮仓。

滔滔的黄河,滚滚的黄河,不屈的黄河,战斗的黄河,五千年就这样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我伤痛的母亲河,生生不息,闪耀着灿烂的文明之光。

天下黄河,万古奔流。

——选自《中国作家》2021年第7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