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40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野草的猜想/郭俊峯

点击率:1328
发布时间:2022.02.24

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像很多刚长大的小男孩一样,也向往大山外面的花花世界。时常梦想着能有机会走出老家那个小山村,看看祖国的地有多广,天有多蓝,物有多丰,人有多美。十二三岁的年纪正是心怀梦想的阶段,受当时的社会环境影响,我曾梦想将来成为诗人和书法家;看国道上来回奔驰的各色车辆,我曾梦想着将来要当个大大的万元户,腰缠万贯,纵横商海。看一辆辆汽车里的人穿着干净时髦的衣服,我也要坐这种高级货,买上四五身毛呢西装,配上最高级的确良白衬衣,出入官方招待所,不用干农活。即使坐在村口土地庙门前的台阶上听一帮老头抽旱烟说古今,我也在想这种“人生大问题”。看着自由的小鸟飞过头顶,心想,难道这就是我这一生最终的结局了吗?

值得庆幸的是,没等我自己闯荡世界实现梦想,走南闯北做小买卖的父亲终于下定决心,等到我小学刚毕业,就举家外迁到宁夏的一个县城。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大城市,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城里人的生活!尽管这座小城当时只有几万人口。我们小学老师讲的那种“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已经近在咫尺了。尽管我们还租住在郊区一户人家后院的小破屋里,尽管那个后院里还有猪圈和猪粪堆,猪粪的恶臭味道和无数的黑苍蝇都丝毫没有影响我,对这座“大城市”的憧憬和向往。但相对于我们老家那个小山村,就已经生活在相当于赵本山讲的“大城市”铁岭一样的地方了。那时的我就在想,一个人,必须有梦想,如果梦想太大的话,至少要有志趣,这样,生活才会有希望。

可生活还是给我们全家人狠狠地上了很多课,小小年纪的我就已经切身体会到,人在这个社会上闯生活,就必然会被生活操弄,被某些人操弄,时间长了,就感觉是在被命运操弄。

那时我刚上初中,因为外地口音问题,经常被同学调侃,我性格内向又胆怯,有些坏小子就变本加厉地找茬欺辱。终于有一次,坐在前排一个家境优越的男同学对我几次辱骂,点燃了我心中的小火炉。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攥紧拳头在他的后脑勺上、后背上打了很多拳。那个男孩被打的半天没回过神来,不知道是我下手重了,还是被打蒙了,反正他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呆呆地坐着,也不说话也不还手。我心虚了,同学们都惊呆了,大惊失色地说出血了!有人光速跑去班主任处打报告,两分钟左右老师来了。毫无意外,我见到了亲和力很好的女老师的惊诧眼神,那种眼神射向我,把我射成了刚降落地球的外星怪物。毫无悬念地,我被警告批评,但是没叫家长。好景不长,那个前排的男孩约了社会上的两个人高马大的混混,把我堵在放学的学校门口,用胳膊夹着我的小脖子拖到墙边。当时的我活脱脱就像当年日本鬼子进村时缴获来的一只小鸡,内心除了深深地恐惧,还有望向四周无助的眼神。毫无意外的,我被揍得鼻青脸肿鼻血直流。

到了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同学,倒是见过几次打我的混混,有些苍老,脸色黑得像包公,神色复杂得不能言说,他别扭,我也尴尬,面对面见到了就故意装作没看见绕着走。初中时最好的同桌考上了吉林大学无线通信专业;一起玩过的插班生游泳时彻底告别了这个花花世界;与我交往不多的同学却与我别别扭扭地同在两个商场经营多年,若即若离直到现在;对我有意思和我对人家有意思的女孩们都嫁了人,见面都成了半老徐娘,欲说还休,天凉好个秋……

不能不感叹说,造化弄人。有些人曾经被人操弄,有些人曾经操弄过别人,有些人可能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被人操弄。最悲催的是第四种,有些人被人操弄上瘾,或者摆脱不了被人操弄,欲说还休,欲罢不能休。这些人里,可能有朋友关系的,可能有情侣关系的,可能有夫妻关系的,也可能有兄弟姐妹父子关系的,环环相扣、洞洞相连,既厌恶至极又相离不开,也可能看似水火不容,实则相互依赖。到底是谁操弄了谁,谁又被谁操弄,很难说得清楚。这个复杂的迷离的、虚妄的痛苦的、伤心的温情的世界,真的是一团永远都理不清头绪的乱麻。看开些吧,看人家苏东坡老先生,屡次被贬谪外乡,人家不还是乐呵呵地作诗、悲戚戚地作文,没心没肺地吃肉。每天能吃三百颗荔枝,差点做了岭南人。换做我肯定不行,不齁死也得憋屈死。

再讲一个故事,还是我的事儿。

我喜欢读书,是那种除了课本一类的书读不好,课本之外的书格外痴迷的类型。因为喜欢读我的这些“书”,中学毕业后我的所有零花钱几乎都买了书,就不列书单了,总之读过的书非常庞杂。老父亲看我胡乱看书没个章法没有头绪,怕我误入歧途,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聊天说,我儿子喜欢看书,但是一点都看不出这孩子将来能干啥,想干啥。他看一些做生意的书,那还好,将来能做生意,那挺好的。有时他又看养生一类的书,这么大点儿的小孩,看什么养生的书,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朋友说这倒奇怪,这个孩子有点意思。我父亲说他有时候还看书,那不是咱们在公社里的时候见过的书吗,这么大点个人,我看他是狗看星星呢,看不出个稀稠来。我当时站在远处听到他们的一些对话,老父亲虽然是在说我,但还能看出,是有一些炫耀的意味的。

说归说,做归做,老父亲和我谈过很多次话,让我不要乱看书,将来一定要接他的班做生意,不能分心搞别的。我当然不愿意了,顶撞说我读书和将来做什么有什么关系啊?将来做什么只能将来再说,现在我哪知道将来会不会做生意。我当时就这么随便一说,没想到父亲认真了,瞪大眼睛大声斥我——不准再看书了。要不然我一把火全都给你烧了。我当时完全没当回事,可是在我几天后一个下午回家时,所有的书,好几十本呢。有的被撕得粉碎扔的满屋子满地,有的居然真的塞到炕洞里烧了,一本没剩!我哭着喊着到处翻到处找,问妈有没有见到还有没有剩下的书,问哥嫂有没有剩下的书。妈支支吾吾不敢说,哥嫂更不敢说。我感觉自己身上的肉被割掉了好多好多,伤心地离家出走,大半夜地跑到没人的黄卯山下的砖厂那里,一个人伤心地用手拔草,用脚踢土疙瘩,伤心地听夏夜的蛐蛐叫。蛐蛐越叫唤,我越生气,感觉它们都在笑话我,吱吱吱,你个呆子、吱吱吱,你个呆子。很晚了,妈到处找我,终于远远地听见声音沙哑的母亲在喊我的名字,心里一阵酸楚,鼻子一阵酸,心里一阵堵。我跟妈回去了。

看书是因为自己原本打算开广告公司的,因为看中这一行业。想想那是一九九八年的时候吧。那时我们当地县城没有几家像模像样的广告公司,我就已经在计划做路牌广告,建筑效果图这些高端业务。就因为父亲不懂不支持,硬生生没能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望。要知道我为了这个愿望,自学平面设计、3D动画设计,现在的效果图设计基础就是那时候打下来的。从3DSTUDIOMAX2.5英文版开始开始,背单词,练操作,一台奔腾东芝笔记本就能被我榨干性能,装上英文版的早期工作站移植到windows平台的大型软件,被极低的笔记本显卡虐到受不了,内存才32MB的笔记本运行大型图形设计软件,简直就是极其不可思议。最神奇的是,我居然在这台笔记本上安装并运行成功当时最先进的3D设计软件SOFTIMAGE|3D(中文名是苏门答腊)。虽然点一下按钮就要等一二十分钟才能反应过来,也不可能做成任何作品,但对于对成功的极度向往,促使自己如饥似渴地探寻这一未知世界。可就是这样的条件,我还是一天天一月月地学会了操作。要知道那时候,我们县城里就是连拨号上网都是刚开始推广呢。就是放到现在来看,自己当时的眼光也是超前的,很有前途。父亲的阻止,终究还是没能如愿进入广告行业,我很多年都不理解他,时常会有怨言。

很多事情乍看起来很不正常,但放到大的社会时期和范围来审视,又觉得是正常的。或者换个角度也能理解成合理的。我们的世界既有好的事物,有相对坏的事物,也有不好不坏或时好时坏的事物,就像中国的太极图形一样,阴阳相互滋生循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父亲的去世,使我进入了另一个人生重要阶段,回过头看以前的很多事物,认知又完全不一样了。想做的事就应该竭尽全力去做,哪怕会失败,哪怕会碰得头破血流,站在自己人生的全局来审视,未尝不是好事。没有风雨哪来的彩虹,没有磨炼哪来的成长,一帆风顺可能就是慢性毒药。没经历过危机哪有能力处理危机。当初父亲的苦口婆心,现在同是为人父的我来回味,不能说完全对,但一定不是错的。只是我们彼此都不善于沟通和表达,我把这种隔阂当成了操弄。

毫无疑问,我还是接了父亲的班。就像中国绝大多数的男人一样,失去了父亲这座坚强的靠山,一家老小的生存责任我还得担起来。按现在时髦的说法来讲,我们也算是很早一批的进城自主创业一族。无论是哪一种,自家的生活相比以前确实是有所改善了,也确实是实现和超越了当初走出小山村时憧憬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朴素的梦想实现了,但同时又感觉失去了很多,而且失去的那部分很珍贵的东西已经永远地拿不回来了。正所谓有所得必有所失,这也是这个世界运行的必然规律,无所谓谁操弄谁,有可能金融资本自身也是被其他因素控制的,他们也不可能绝对保证自己没有被谁操弄。

郑板桥讲过一句话: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活法,高等人有高等人的活法。智者的开悟是一种活法,小人物的钻营计较也是一种活法,傻呵呵地过一天算一天也是一种活法。阴滋生阳阳滋生阴,阳中有阴阴中有阳,这是事物的基本运行规律,无所谓对错。有可能存在那么一个瞬间,洞悉世界的某位智者也可能羡慕一个精神病人的潇洒,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表。意不尽言言不尽意,击鼓传花也可能是一种罪过。我认同曾国藩的一句话:凡人才高下,视其志趣。卑者安流俗庸陋之规,而日趋污下。高者慕往哲盛隆之轨,而日即高明。人人都需要一个爱好一种独享的痴迷,活着本来就不易,独享的痴迷也是一种自我的奢侈品,乐呵呵的活着就是一种福分。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