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26621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荔枝情缘/王 雁

点击率:1453
发布时间:2022.05.24


荔枝,在水果之中,是我的最爱。每年的荔枝红时节,也是我最幸福的季节。

那时,我的冰箱里总是塞满了荔枝。早上起床,清甜的荔枝是我最好的早餐;中午午休起来,脆甜的荔枝是我最美味的午点;晚上睡觉前,滑甜的荔枝是我最回味的宵夜。

其实,品尝并钟爱上荔枝,是因为父亲和奶奶。

父亲有三兄弟,伯父、叔叔和父亲。记忆中奶奶,是和叔叔住一起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奶奶搬过来和我们住一起了。那时,我们院子很大,房子很多间,奶奶住在靠大门围墙的一间房子里。

父亲虽然脾气有点紧,但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儿子。冬天,父亲总怕奶奶冷冻着,被子一床一床的,又是铺又是盖,甚至晚上总是钻进被窝里帮奶奶把被子先暖和。夏天,乡下的蚊子特别多,又闷热,父亲又是点蚊香,又是拍蚊子,又是扇蒲扇,一个晚上进进出出,直到奶奶睡着。总之,一年四季,父亲对奶奶的起居,总是忙个乐乎。

记忆中的父亲,是不吃零食的。但是父亲每次进城回来,必定带着零食或时令的水果。给谁呢?当然是给他最敬爱的母亲,奶奶啦!母亲说过,父亲自行车头上挂的水果或零食,是给奶奶吃的,不许要哦!那时候的我,特别羡慕奶奶,觉得奶奶好幸福,父亲把她宠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啥零食好吃的都舍得买。

有一次,父亲又进城回来。只看到父亲从一个红色袋子,拿出一簇红红的果子,浑身长满了小疙瘩,好可爱。这又是什么水果呢?只见父亲洗干净了手,轻轻地剥开水果的皮,露出了透明的果肉,水灵灵的。我在门槛上不禁流了口水,父亲把果肉轻轻地送到奶奶嘴里。奶奶看见了我,叫我过去,抓起几个红红的果子给我。我看了看父亲,不敢接,连忙说:“奶奶,您吃吧,我不要。”奶奶硬是塞给我,父亲说,奶奶给你,就接着吃吧。我嗯了一声,接过奶奶手中的果子,问父亲,这是啥水果?父亲说,这是荔枝,这个季节的水果。

荔枝?我双手紧握着荔枝,悄悄地退出了奶奶的房间。我的手感觉到像是放在砌满鹅卵石的小道那样舒服。我往鼻子一嗅,果肉的香味早已穿透皮壳,散发出丝丝的香甜味,不禁又流了口水。连忙跑到院子里的井边,打了半盆水,把手洗干净。学着父亲轻轻地剥开它,清凉甜甜的汁水溅得满口都是,果肉软软的,滑滑的,顺着汁水进入了我的心田。那一刻,我沉醉了,我爱上了它。

母亲告诉我,荔枝很贵。但是,我看见父亲几乎是每隔两天都会带回一小红袋荔枝,一天剥几次给奶奶吃,但每次奶奶只是吃上几颗。父亲对奶奶说,荔枝虽好吃,但一次不能多吃,会上火。奶奶很听话。

后来,逢上夏天荔枝季节,若母亲去赶集市,也会买些许荔枝回来给奶奶和我吃,但我总觉得吃不够。我总想着,若有一天能够美美地吃上一顿荔枝,不问多少,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呀!

记得高一那年的夏天,放学后我和一个同学骑着自行车去新华书店买书,恰好新华书店旁边就是南湖。我们说逛逛湖边吧,于是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走。在湖的中间有一座桥,桥的边上有一位阿姨满头大汗地推着三轮车,车子上满满的荔枝,红红的,一簇簇。我摸摸口袋,母亲昨天给我的五十元,一个星期的伙食费,还在。我对同学说,我们中午不吃饭了,我们吃荔枝吧。

阿姨用袖子轻轻地擦去额头的汗水,说荔枝一斤十元。我抓了一簇又一簇,同学说够了,我还是坚持再抓了一簇放进去。阿姨称了称,说一共四斤多一点,四十三元。我慢慢地从口袋里摸出五十元递给了卖荔枝的阿姨,她给我找回了七块钱。我攥着剩下的七块钱,紧紧地攥着,恍惚了一下,这七块钱可是我这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了!可是转眼看到一大袋红红的荔枝,属于我的荔枝,突然觉得特别开心幸福,今天我终于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荔枝宴了,剩下几块钱的事早已被抛到脑后,管不了。

那个中午,南湖边,湖水映着长长的柳枝,很美,很美。我轻轻地剥开荔枝,透明的果肉甜甜的汁水,香味扑面而来,忍不住吃了一个又一个,很爽,很爽。直至多年以后的夏天,每当荔枝挂满枝头,我的追忆,不由得又回到了那柳枝倒映在南湖边,那桥边有一辆载满红红的、一簇簇荔枝的三轮车。

周末的早上,女儿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学习,我带着儿子去市场买菜。当我们买完菜往回走时,路过一辆三轮车,满车红红的荔枝,一簇簇,我不禁停下脚步。儿子说,妈妈,我们冰箱里不是已经满满的荔枝了?我笑笑,还是抓称了五斤。“荔枝的季节快过了,妈妈喜欢吃呢。”

下午把女儿送去学校,在回来的路上,给父亲打了一通电话。我和父亲讲起,冰箱里满满的荔枝,红红的,很清甜。父亲叮嘱咐,少吃点,会上火。我笑笑,答应父亲。可父亲不知道,荔枝早已和女儿融化一体了呢,吃多少都不上火。

晚上和几个朋友一起品茶,聊起时令水果,当然话题又是荔枝。我满足开心地聊起冰箱里满满的荔枝,聊起早中晚要啖上几斤的荔枝,聊起荔枝的故事里有父亲和奶奶,聊起当年南湖边为了满足一次荔枝宴,硬生生是用剩下的七块钱过一个星期。那一个星期怎么过呢?我记忆犹新,乐乎乎地给她们算起了当年这笔账:早餐不吃,中午和晚餐约各花八毛钱,三毛钱的饭,五毛钱的菜,还可以买到两种青菜呢,一天大约花一块五毛钱……

这账一笔一笔算着,仿佛又回到了高中的那一个星期。我认真的样子,惹着老钟哈哈大笑,他说,原来你的幸福这么简单呀,吃荔枝居然吃出了幸福的感觉。

是啊,幸福本来就是很简单,喜欢就是幸福,有爱就是幸福。就像我和荔枝,父亲和奶奶。

——选自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