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522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关于古玩 (李小鹏)

点击率:4418
发布时间:2018.07.02

古玩圈里故事多


    在商言商,在行说行,在古玩圈里转游跌打滚爬了十余载,道不尽吃了多少防不胜防的亏,记不清领了多少独占鳌头的骚。出入大大小小的古玩城、古玩街、古玩店铺、古玩摊点数以百计,每每看到货架上、柜台内、摊位中所喜爱的每一件古玩,形形色色的店主,南腔北调的语音,都会兴致勃勃地引出一串有关这件古董的故事。古玩市场充满着诱惑,也充斥着赝品、仿品,稍有不慎,就会打眼,坠入陷井。“懂的人不玩,玩的人不懂。”那些商贩对似懂非懂的收藏者瞄得准,蒙得狠,因为懂的人不会吃进假货,不懂的人对真货也不感兴趣,惟有似是而非的人容易把假货当真货购进,还自我陶醉庆幸不已!古玩商贩们天天都在为自己的压手货、打眼货、高仿货编造故事,然后让藏者由他的假故事中再生新的百感交集的故事。所以,古玩界奉行不信耳朵,只凭眼力。其实我之见听听真真假假的故事也无妨,闻者足戒嘛!

   A矿长从古玩界有“老假”之称的B处吃进不少假古董,而浑然不觉。某天,A从手指上捋下一枚38克24K金戒指换得B一只“大明宣德年制”铭款的宣德炉,以为捡了便宜,A略知宣德炉的行情。真品的确价值不菲,一时喜出望外,时不时拿给同行们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知是仿品的某行家,只好不厌其烦地给A讲述明宣德炉的来龙去脉……所以,明末天启年间,真正的宣德炉就已绝迹,大慨十件“宣炉”九件假。就连明万历年间,南京的甘之堂与苏州的周文甫所造的仿制品,因与真品相差无几也被人搜购一空。之后清朝历代几乎均有仿制。现在地摊上,民间传世的所谓落款“宣德炉”可以说十炉十假。这一回,A听了终于大梦方醒,被B宰得目瞪口呆!

   两年前,C君在郑州古玩城散摊上看到一只双圈款“大明成化年制”的青花松竹梅大碗,完整无缺,不免心动。再看这位商贩老实巴交,他结结巴巴地给C君讲了此碗的故事,说此碗是豫南修筑高速公路时,一个民工在工地上的古墓里挖的,此墓还有碑文云云……他得知后赶到,由于民工不懂,当场被他用两条香烟,一箱方便面所换得,并向他赌咒发誓。C君信以为真,最终以1300元购得。商贩还给他戴高帽说:“你是大玩家、大藏家,好眼力,此碗非你莫属。”回来后,C君越看越生疑,便拿给我看,无须多看,纯属高仿,断言他又缴了学费。此物现在地摊上多不过几十元,少则十几元即可买到,你想想若是真品13万元能轮着咱买吗?

    去年秋天,D局长捧着一个口径33厘米的康熙五彩庭院人物大盘来找我,让我掌眼,没等接过盘子,我就把它的贼光贼色看破了。再看,盘底四周的磨痕是用砂轮、钢戳打的,青花六字款为电脑款,盘外“宋”字记号,是用钢针新刺出来的,又因埋土数日,使其火气略消,多少给人以陈旧感。听此D局长一下子懵了,他说这是上个月出差在北京潘家园古玩城花大价钱买的。他说那日天色阴暗,摊位不多,游客稀少,他在一家店铺里看到此物,十分可人。本意只是想欣赏一下,刚拿过来端详,旁边一位衣着楚楚、满头银发,一副学者风度的老者凑过来说让我瞅瞅,便大谈这是典型的康熙五彩……又说我好眼力架,可否让给他?店主趁机咬价不放,一唱一和,妙不可言。D局长此刻头已晕,生怕到手的宝贝被别人买去,鬼使神差般立即付钱。可不是,若不是这位“老学者”拉托敲边鼓,D局长又怎会跳进圈套,破如此之大财呢。

    今年春节刚过,应朋友邀请一起到E经理家筹划搞古玩沙龙一事。我与E是熟人,常在古玩市场碰面,碰面归碰面,从不谈收藏,只听说E是个大腕藏家。事毕闲聊之中,E心血来潮,从内屋拿出一只高仿明洪武青花大罐,颇为得意,翻出专业书谱指着说:“看正宗的货色、胎釉、造型、份量,还有缠枝花纹,底部的火石红,与图中的一模一样。”朋友笑曰:“老兄你理论钻研的不错,但此物确实不对,青花发色有偏差,铁绣斑是做上去的,底部火石红也是后涂的。不信你让鹏老弟看看。”见E经理剑拔弩张,坚持辩解其藏品是真迹。我只好转换话题:“如此明早期青花大罐,实属难得,价值可不菲呀!”E趾高气扬地说:“底价30万元,若是有盖子完整的话,少说也得80万。”接着他情绪失态,赌气似地一连拿出几件“名贵瓷”、“官窑器”,有粉彩、青花、单色釉,让我们评头论足,说个所以然。碍于情面,朋友只点出其中一两件仿品,听得进与否全由他了。听E说为购这些“高档货”已投资近百万元了,但遗憾的是几乎没一件真品。像E这样照书收藏,埋头拉车不问路,自以为是不听劝之类的收藏者,还大有人在,真令人着急,让人担忧,不知他们何时才能大彻大悟,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所走过的路,曲直否?错对否?

    自古以来,古玩因利大而作伪不断,赝品、仿品层出不穷,上当受骗者不乏其人,为之倾家荡产的也不鲜见。古玩行里,有捡不完的便宜,吃不尽的亏,觅不够的宝贝,缴不清的学费。目前古玩市场上,毫不夸张地说,真的是“大路货”、“破烂货”,多的是“伪赝品”、“高仿品”,凡是所谓明清官窑瓷器,十有十假,万不可轻信,每一个商贩都会给每一件古玩随时准备一个动人的谎言和故事。要想杜绝买假,最好的方法是: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同步,炼得火眼真经照妖识金,不通的收藏门类不轻易下手触玩,有疑点的藏品不去撞运试命,别指望天上会掉下馅饼来,莫贪图幻想一夜暴富日赚斗金,方可免遭“数日血汗之薪,转眼席卷而去”之灾、之苦、之恨、之悔。

    但愿人人成为赢家,而非是屡屡的输家。


打眼常在熟人处


    在古玩圈里买货,因为互相太熟悉,有的还是多年的朋友,因而对藏品的真伪往往放松了警惕,不去慢辨细审,不去挑疵求证,疏忽大意又听信故事与谎言,所以,就常常栽在熟人手里。正像行驶在山中的汽车,道路崎岖坡陡路滑时不易出事,而事故多发在开阔平坦熟悉的路段上。

    多年前,有位晋南的藏友,在当地古玩界颇有名气,我曾慕名专程拜访请教过他,亲眼目睹了他琳琅满屋的中国历代古陶瓷佳品和领教了他博古通今侃侃而谈说陶道瓷的才学,很是让我佩服。之后,我与他交往甚密,时常有电话相互打来,或交流收藏信息,或询问近期收获。有一天,他打来电话说明日要到长治看货,我便邀他顺路来晋城一叙,他爽快答应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次日下午我早早在实习饭店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恭候为他接风。酒足饭饱后,虽夜色还早,因他连夜还要赶路,就一起来到我家。我俩促膝而坐,欣赏着藏品,品尝着咖啡,谈吐着投机。他说:“我们晋南老窑瓷和明晚期青花罐、碗之类的东西比较多。”我说:“晋城主要是传世品和清前三代民窑青花盘、罐、瓶比较常见,尤其是过墙断龙盘比比皆是。”说着,我捧出一摞五个全品相大龙盘让他看,他详端细观,爱不释手,口中连连称好。见此状,我看出了他的心思:你若喜欢,送你一个。他说:“岂敢,岂敢,这样吧,我路过翼城时在摊点上买了一个明天启青花花鸟罐,就是个头小点,权作友情,互换吧。”随后我为他包好盘子,送他到车前,他让司机从后备箱里取出一个小袋子递给我,话别而去。第二天,洗去罐上的泥土一看,嘿!是件地道的高仿品。顿时,我的心底泛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我想是我把他的鉴赏水准看得过高了,还是他把我的古玩水平估量得太低了。但愿是前者。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事后,虽然彼此仍有电话联系,谁也没提及此事,但它却像一团阴影,时常笼罩在我的心头,挥不去,抹不掉。

有一次,一位相当要好的藏友打来电话,说他有一件清道光时期的粉彩花鸟纹大号将军罐(他知我偏爱粉彩)因家里遇事急需钱用,想转让给我。我赶忙凑钱过去,嗬,真棒!个大、色正、图案、纹饰、品相没得说,确实诱惑可人,价格当然也不含糊。正准备付钱打包时,忽然斜着窗户射进来的一缕阳光,看到图案的下面隐隐有几个黑字印迹。原来,这是一件利用民国时期的器物,二次绘画上釉,入窑烧制而成的老胎新工货,俗称“二尾子”。真悬,差点喝下这坛老罐装着的新酒。

    前不久,在一个打交道多年的老商贩家中买回一个豆青粉彩九桃盘,口径约8寸7,底铭青花印章“嘉庆年制”款。因为常与他做生意,彼此都很了解,他说此盘是他下乡收货时在点上发现的,见品相不错,合我的胃口,顺便给我带了回来。并说1000元拿的,照价给我。听后很令我高兴、感动,在昏暗的灯光下粗粗过眼后,立即给他付了款。他把我送出门外,我自觉心里过意不去,拉开车门顺手将刚买的一条“阿诗玛”香烟扔给了他。回家后我兴致勃勃地洗去盘上的污垢,坏了!盘底到盘沿有一条长长的冲,是只破的。

    有人说商场如战场,就是你死我活。亦有人说商场是把刀,宰着谁算谁。初听此言,令我毛骨悚然,这太残酷、太无情、太可怕了。回首漫漫收藏之路,我深感到真情与友谊被金钱和古玩搓成了碎片,踩在贪婪者的脚下践踏,贬高雅为庸俗。古玩界有条不成文的运作规则:当面钱、当面货,出门两清,各奔西东,如果谁找帐,不仅承受退赔损失,付出代价,更要丢人现眼,嘲你没水平,讽你阴气重,被同行们小看,难在圈子里抬起头来。因此,只好全当缴了学费,打掉门牙往肚里咽。这伤筋动骨、出血割肉、撕肝裂肺的剧痛给人一个警示:宰熟难宰生,再熟的人,再好的朋友,再铁的交情,从他手上拿货更要慎之又慎,坚持就货论货,识货不识人。

    听说北京、上海古玩圈子里,没有谁在圈子里弄假耍奸,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摊,人人不齿的行为。而在我们这片天高皇帝远,天不应地不理的小城市,何谈职业道德、修养素质?反而,谁用假货打了行家的眼,砸着老手的头,谁就能耐高明。常言道:树大招风,盛名之下其实名不符实。只想忠告,刚涉足入道的那些经验不足,资历稍欠的藏者、玩者,买货时要倍加小心、特别是向熟人、朋友买货时,更须多一份清醒,少一份天真;多一份冷静,少一份冲动;多一份挑剔,少一份温情。扎紧自己的篱笆,拴好自家的门,等待机遇,看准目标,该出手时再出手。

    古玩好玩,玩好难。发现、鉴定、辨别是一门深学问,遭遇不测,平衡心态,镇定自若也非是一门浅学问。你想生活在现代高科技如此发达,所从事的行业又是如此幽深,人们的赚钱意识如此迫切欲烈。要明白“天下没有常胜将军,只有从奴隶到将军”的道理。所以,莫怪人家魔法高,只叹自家道行低。


掌眼为得他人乐


    一位下海经商的朋友,发煤发了财,兜儿的份量把个儿压矮了一截。他找我闲聊,想选个新项目投资经营。我建议他玩古玩,谁知正中他意,一拍即合。他带足了银两,我擦亮了眼睛,陪他上了路。整整一个夏天,时尔开车,时尔乘车,长短途连轴转,走市场、串藏家、跑摊点、入村寨,边学习边操作,一趟接一趟下来,三四万现钞换来了十几件瓷器、玉器,个个上档次,件件称佳品。俩口子乐不可支,腾出了书柜,陈列上古董,左看右看越看越欣慰,越干越起劲,越玩越上瘾,时不时地催我出发。

    给人掌眼比自己买货更难。要有十分把握,要有责任心,既不能买残的,更不能买赝的,要箭箭中靶,才能不负所望。人家拜你为师,鞍前马后捧着你,岂能令他失望。他初涉此道,不辨真伪,更不识年代,不知行情,更不会砍价,一切均有我包办。他套用广告词对我说:“鹏兄,不怕贵的,只要对的,这不是你告诉给我的收藏原则?”我自认眼力不足,造诣欠深,惟恐看走了眼,购得几件假货。他说:“没事,谁也不是神仙,十件中有六件是真的,我就不怪你。”但我要争取百发百中,凡有疑点的东西,宁可放弃,也不敢大意,绝不让他购买没有把握的藏品,从而达到培养他收藏的兴趣和提高自己鉴赏能力的双重目的。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久而久之,他不仅在实践中勤学苦练,基本上弄懂了釉色,晓得了名称,分辨出器型,略知了断代等一般知识,而且他还购买了大量专业理论书籍,如《中国陶瓷》、《明清瓷器鉴赏》、《清代瓷器赏鉴》等大型工具书,订阅了《收藏家》、《收藏》等权威刊物,足足在软件建设上投资五千多元。理论有了,方法对了,加上爱心和渴求,坚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在收藏这条扑朔迷离,机关四伏的险途上,径直上了路。当初凡我看中的,就是他所收藏的,每收一件就给他剖析讲解一件。现在他发现收回来了,才叫我过去掌眼,瞧:清前三代的青花瓷,中晚期的粉彩釉,精美别致的明早期螭龙扬子玉佩等都被他独具慧眼一一收入囊中。替人掌眼买货需用心、尽心、细心、耐心,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回去后他将藏品分类陈设出来,分别邀请圈子里的人逐一上门欣赏,隐去了我为他掌眼的内幕。玩家们对这些藏品评议不一,众口难调,见仁见智在所难免,但“货真价实”的评判却使他喜出望外,狂喜不已,倍增了他对收藏的自信心,他能这般的满意和执著,正是对我尽心尽力的肯定和回赠。

    玩物丧志,玩古上瘾。这话一点不错,你瞧这阵子俩口子不分昼夜成了我家的常客,他一言她一语地说收论藏,一二再地请我再次随他出征,盛情难却,只得奉陪。这一轮下来,竟然挥金如土地购得四大两小件藏品,有明代德化窑烧制的观音瓷塑像,个头大、面目清、品相好;有清代康熙时期的青花大笔筒,青料幽蓝倩雅,蓝分五色,品相尚可,款识亦好;有战国时期的黄玉龙凤佩,虽品相欠佳,但造型特别,双面工,包浆好,他还给它们分别做了锦盒,编了藏号,打印了说明卡。这一轮进货确实让他兴奋不已,更让闻讯的众行家惊诧不已。消息不径而走,事又凑巧,外地一位古玩商不期而遇,开价购买这些藏品,出价竟是他进价的三倍。他神似弥勒,颜如乐仙地宣称:“一件也不卖,我要成为本市名符其实的精品大藏家。”豪气冲天,壮语可嘉,但却有点不知天高地厚飘飘然了,那点资深和财力,岂敢枉夸海口?看来我该给他服点“镇静剂”了,要知道凡事无谓的枉妄和张扬是无知无味的,此更乃收藏之大忌。

    看看,麻烦来了吧,他所获之宝,惊动了省内外几位大藏家和大玩商,他们闻声而动,寻根刨底,找到我头上,敲门摁铃声此起彼伏……恳求说情观赏者、劝卖者、加码者使我家中的电话、身上的手机整天响个不停。

    给人掌眼,也为我提供了一次次极好的深入学习和实践的机会,既丰富了收藏知识与积累了专业经验,也开阔了收藏视野以及大开了造假制伪的眼界。要么怎能耳濡目染用硫酸液侵蚀新瓷祛光法;边火烧加温,边浇水冷却,产生伪瓷开片法;利用高锰酸钾化学反应,一夜之间能使高仿青铜器长满苔藓法;借用古墓老坑,放置高仿新货,故弄玄虚,制造剖腹取卵法;将纸币正背面揭开,然后倒装粘好,冒充错版残币等等,只有你想不到,却没有做不到。这不正是一种潜移默化、意领神会的意外收获嘛!还有那藏在箱底的,锁在铁皮柜中的,埋在院里地窖的,塞在猪圈鸡窝的中国历代老窑名贵陶瓷、民窑高档瓷器、商周汉唐时期带有铭文的陶器、青铜器,宋元明清朝代各种玉质的物件佩饰,大小铜鎏金佛像,名贵的紫檀、黄花梨、金丝楠木器大件和象牙、犀牛角、黄杨木巧雕小件……纷纷浮出水面,任我得以摩挲把玩,讨价还价。这类东西过去只能在收藏图谱书中或博物馆里隔着围绳和玻璃看到。由此,我深深感到,泱泱五千年文明古国之博大精深,“藏宝于民,利国利民”不是一句空话,民间确实是取之不尽,收之不竭的藏宝之地,是大浪淘沙,沙里澄金者的用武之地。


夸货塌货皆是策


    “哎!师傅,师傅,你掂掂这手头,再看看这成色,不怕货比货,就怕不识货。声音从古玩店里传来,入耳便知,这是卖货者在夸货。

    夸货是一种宣传,是一种促销手段,是一种乞求善价的行为,是一种普及收藏知识的过程,也是买卖者心灵的沟通、交流,对藏品认识上的完善和补充。聆听古玩商贩夸货是一种享受,是不买门票看表演,不缴学费听讲座,有时令你茅塞顿开,有时让你捧腹大笑。听古玩商贩夸货,你能品味出诸位仁兄义弟的学识水平,人品修养,艺术情趣,泾渭自然分明。古玩好玩,听古玩商人夸货更好玩。

    古玩铺里,货主正在兜售一只红釉瓶子,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红釉发展的历史,并从柜台里搬出实物,阐述什么是祭红、郎窑红,什么是豇豆红、胭脂红、什么是珊瑚红、朱砂红、牛血红……还能如数家珍般一口气说出各种红釉的别称:抹红、积红、宝石釉、美人祭、胭脂水、桃花片、杨妃色、娃娃脸等,并不断穿插轶闻典故,令顾客频频点头,从心里佩服这位商家的学问涵养。好一节精彩的陶瓷课!

    也有些商家只顾夸货,对藏品分析研究的不透,对历史更是茫然,不知汉、唐、宋、元到底孰先孰后,什么“张飞打岳飞”,“貂婵戏乾隆”,“宋江月下追韩信”,驴头不对马嘴信口雌黄,什么“景德镇生产的均瓷”、“正宗的明代粉彩釉”、“唐代哥窑百圾碎”等风马牛不相及地胡言乱语,令人啼笑皆非,实难苟同。

商人夸货,不仅手上有货,肚里更要有货。旧时的古玩铺里,内设雅座,客户来了,伙计斟上香茗,老板陪坐共赏古物,那种夸货的本领绝不显山露水,谈吐绝无粗俗之气。

    夸货要夸出水平来确实不易。对藏品的因为所以不仅要娴熟于心,更要触类旁通,既要于情于理,又无卖弄之嫌。如果对售品只知皮毛,不知核心,夸货反而弄巧成拙,倒不如不夸更好。

    “喂!伙计,伙计,你看看这条冲,再摸摸这粗砂底,仨核桃俩枣不值几文钱。”走进喧嚣的古玩市场,一听便知,这是买货者在塌货。

    塌货就是贬货,就是指出这件藏品的缺点,挑出其毛病,刮肚搜肠地把这件藏品数落得不成样子,一无是处。聪明的商家遇到塌货的客人,不仅不恼火,反而心中暗喜,因为他是真正的买家。如果客人对你手上的货,口若悬河地赞不绝口,甚至眉飞色舞,口沫四溅,一准他肯定不买。塌货者有种“惺惺作态,醉翁之意”,有种“项庄舞剑,老谋深算”的意味,这不是目的,是一种购物艺术,是一种抵达目标的手段,也是一种可以理解的大众心态,真正的目的是说你的货有毛病、有缺陷、有瑕疵,不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想便宜点嘛。

    塌货要塌到点子上,要一针见血,直奔要害,使卖家认同,这确实大有学问。收藏者最喜欢的是捡漏,捡漏的前提一是卖家对手中的货确实不懂不知,二是买家独具慧眼,成竹在胸,凭借经验,能言善辨会塌货。人们说:“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在古玩市场上,此话却要大打折扣。玩古玩,就如竞技场上一样,拼技艺,靠智力,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虽然“声东击西,偷梁换柱”之类,算不上什么谋略,充其量不过是些小把戏、小伎俩,然而若是时机、场合、对象运用的恰到好处,照样能在古玩行里大显身手,收到绝好效果。例如:有一次我到高平与陵川交界处,在一个古玩二道贩子家看到一个清顺治时期的青花八仙过海人物香炉,口径约5寸,高1.5寸左右。由于顺治朝是清代第一朝,时间短,器物少,见此物完整无疵,我心中暗喜,正要问价,货主毫不在意地说:“光绪货,没啥看。”他指着桌上那个青花博古纹罐说:“那是个地道的雍正货。”我灵机—动,将目标转移到罐上,我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之后,向他讨价还价。最后,他说一口价1200元,行你拿走,不行留下。我故作遗憾地说:无所谓行不行,主要是银子不足。他灰心地沉默了片刻说:那你拿走香炉吧。我问多少钱,他说三百元收,五百元卖。我还价四百元。他不耐烦地说:四百就四百。这样我无意中玩了他一把“声东击西”,几百元买了个几千元的货。再如:去年在西安一家古玩店里,碰到一个清乾隆炉均釉7寸8左右的盘子,可弥我收藏之缺,细细过眼之后,便与店主讨价。店主很平和,眼镜后面那双眼睛笑咪咪的,经过几番讨还价,他终于向我耸起了两根手指说:“老弟,再不能低了。”我只好点头接受。在我数钱付款时,他很自然地打了个手势唤来妻子,妻子拿来个锦盒,用彩条带子将锦盒扎好。店主掏出一支“中华”烟给我燃上。我拎起锦盒,他憨态可掬地吐着烟雾说:“你慢走,慢走你。”回到住所,我性不可耐地打开锦盒,糟糕!一不留神,竞被那女人玩了个“偷梁换柱”,两千元买了个破鱼盘。当然学费不能白缴,虽说今天吃了堑,却给明天长了智。

    总之,无论夸货与塌货,都是矛盾双方利益的辨证关系,无论双方如何斗智谋策,贫嘴溜弯,消磨锐气,最终两者在金钱的杠杆下统一起来,达到“亏者不卖,买者不亏”的双赢目的。因此,夸货与塌货皆是策。正如一代伟人毛泽东《论持久战》一文中所言:“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开展阵地战、运动战、游击战、消耗战……去夺取抗战的胜利。”不过,对于为人处事,工作事业,经商玩古,我更欣赏他老人家在《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一诗中的那句名言:“人间正道是沧桑。”


——选自李小鹏散文集《万种风情》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