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0642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冬去春来数九谣/惠远飞

点击率:1415
发布时间:2022.02.24

“一九二九冻破石头,三九四九冰上行走……”母亲嘴里念叨着,从院子里抱着柴禾进屋,哥哥也会把从山上挖出来的老树根搬进屋中,放在火塘里,引火点燃,不一会儿,屋子里冒起一阵火光和浓浓的烟雾,经久不散,哥哥和我因为点火,弄得满脸烟灰,烟雾中不断地有人在咳嗽,还有打闹声传出……

阵阵寒气被慢慢逼退,屋子里的烟雾也逐渐散去,大家围着火塘大声说笑,哥哥把红薯掩埋在火塘的炭灰中,过一会儿,红薯的香味飘散开来,我的口水就流了下来……

一九二九悄然拉开了鄂西北寒冷冬天的序幕……

冬天的鄂西北,还是比较冷的,这里虽然处在中国南北方的分界线上,但这里的四季还是显得那么的泾渭分明,该冷的时候绝不含糊,凉飕飕的风无孔不入,吹过萧索的原野和那些凌空而出的光秃秃的树枝,呜呜作响,被吹破的窗户纸呼啦啦地响,更有一些鸡毛蒜皮吹得满天都是,人们畏惧冬天的寒冷,都猫在家里过冬。地里基本也没有什么农活儿可干,除了冬小麦和油菜以外,剩下的就是收割了的大豆地,一些人趁此机会把地里的玉米秆和杂草放火烧了,既省事,来年又是很好的废料,可以为田地增加不少肥力,所以,初春来临之际,原野上不时有烟柱升起。那是20世纪我少年时代的事情,现在为了防止造成污染,已经明令禁止在田地里燃烧农作物秆茬了。

农事没有了,我们作为小孩子的事情也少了起来,不再去放牛放羊,但砍柴还是必须的,尤其是要挖些老树根(老家叫“疙瘩”)回家,冬天烧火塘的必需品,我和哥哥一起去花一天时间才能挖一个大的老树根回家,然后就是安心地围着火塘烤火,玩耍。

北风呼呼地吹,父亲还要关心自己菜地里的菜,萝卜已经收回来窖藏起来了,白菜地里,因为太冷,很多都卷不起来,蔫不拉几的。卷不起心来的白菜是卖不出好价钱的,父亲总是免不了唉声叹气,但又无可奈何。其实白菜还是好的,菜园里其他的菜早就冻死了。母亲和姐姐们这个季节更是没有闲的,都在赶工为我们纳鞋底做过年的新鞋子,一家人大部分时间都基本是窝在家中。

三九、四九最冷的时节,家里人都闷在屋子里,没有青菜吃,仅有的大白菜,父亲还有些舍不得,大家只能吃春季晒干的香椿芽或者秋季晒的萝卜干、萝卜丝之类的干菜,甚至还有一些腌制的酸菜之类的,主食以玉米糊、红薯、南瓜为主,间或穿插吃一些细粮,我和哥哥姐姐也是吃得津津有味。

不管怎样,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不用去放牛羊,并且每逢这样的天气,十有八九会下雪,我就可以玩雪了。雪下下来,山川河流,白茫茫一片,光秃秃的树枝上也会积上一些,我就会用棍子去捅,一捅就是一大片落下来,落得头顶、脖颈里到处都是,凉飕飕的,手也冻得像个红萝卜,但总是乐此不疲。堆雪人是老节目了,早已勾不起我的性质了,雪后,屋檐上和很多树枝上倒挂的晶莹剔透的冰凌,才是我的最爱。低处的,小心摘下来,堆积在一起,任意着自己的想象力,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来;高处的,搬来梯子,更是小心翼翼地生怕摔碎了,完整地采摘下来,堆成冰林,在太阳下反射出美丽的光芒,冰林堆在那儿,两三天都不会融化……

整个冬天,父亲和母亲都是数着九过的,不时听到他们说,已经几九了,大人们关注着节气的变化,关心着农事和一年的收成,只有我们这些小孩子总是没心没肝地过着每一天,热也好,冷也罢,总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

过了春节,再往后,五九六九差不多也快要到了,料峭的风也开始有了一丝温暖的感觉,太阳的光芒也显得不再那么犀利了,我知道,蛰伏的漫长的冬天,开始要退出了,真正应了后来才学到的英国诗人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一九二九冻破石头,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河沿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终于等来了五九、六九,春天苏醒过来,万物开始复苏。七九、八九时节,南方的大雁开始在天空排列成各种队形向北飞翔,杨柳依依,河水淙淙,草长莺飞,桃花、樱花各种花次第开放,争奇斗艳,蜂蝶群舞,俨然要把大地装扮成四季最美的盛宴。

父亲早已把冬天里修理好的各种农具准备好,布谷声声,就要开始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农事了——春耕和播种,“清明前后,种瓜种豆”,养精蓄锐的农人们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田野里农人在耕地,扬鞭吆喝耕牛的声音响起;小孩子们吹着各种用新枝做成的哨子,砍柴放牧;那似乎久违了的炊烟再次在村庄上空升起,显得更加风韵婀娜……

数九天气一过,大家又回归到生机勃勃的生活中来了!

少年时光故乡的数九盼九的岁月离我已经很多年了,身在南方多年,已经很少有机会品味故乡鄂西北的数九天气了,但父亲在冬日的忙碌和无奈,母亲那经年不变的念叨声:“一九二九冻破石头,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河沿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却时常在我耳边萦绕,久久不散……

——选自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